|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八十八章 買茶

第四百八十八章 買茶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13 16:28  字數:2593

「噗噗噗」的水聲傳來,袁州放在紅泥爐子上的陶瓮里的水沸騰了起來。

「泡茶還得講究溫杯。」袁州一邊拿下陶瓮一邊說道。

「嗯。」暮小雲是很喜歡在袁州身邊學習的,看著袁州的手一眨不眨的。

「嘩啦」輕微的水聲,直接把玻璃的洗茶用具沖洗了一遍,當然那套珍貴的薄胎卵幕杯也沒忘記清洗一下。

這水倒出來的時候,微微發出一絲水汽,聞起來約莫有些極其淡的清香。

「感覺袁老闆泡茶也好專業的樣子。」暮小雲心裡自豪的想道。

這也是暮小雲第一次見袁州泡茶,她以為袁州是不會泡茶的,畢竟她在這裡的時候,老大爺因為祁門春茶被用來煮茶葉蛋的事,可沒少鬧騰。

那時候老大爺可是指著袁州鼻子說的「你這小子就是暴殄天物,不會喝茶!」

「袁老闆果然什麼都會。」暮小雲看了看認真的袁州,心裡想道。

袁州正在一絲不苟的溫杯,使用的是極品的水,最適宜泡茶的水,竹瀝水。

陸羽曾在茶經中說過:「煮茶之水,用山水者上等,用江水者中等,用井水者下等。」

而在唐代的張又新在煎茶水記中,把廬山康王谷之水簾列為第一,無錫的惠山泉水列為第二,薊州的蘭溪石下水列為第三。

至於竹瀝水則出自宋代,那時候名人雅士之間盛行鬥茶。

是以除了茶得是極品外,泡茶的器具也得是極品,那麼泡茶的水更得是極品,這樣才能相輔相成。

「嘩啦。」袁州把溫杯完剩下的水全部倒了。

「袁老闆,怎麼全部倒了?」暮小雲歪頭,不解的看著袁州。

「因為這個水我剛剛燒開了,開到了牛眼泡的程度,這樣的水就失去了氧氣,泡出來不好喝。」袁州對於不工作的小丫頭還是很有耐心的,細細的解釋了一句。

「哦,哦。」暮小雲連連帶頭,然而並沒有聽懂。

畢竟她可不會泡茶,牛眼泡什麼的,那是什麼鬼,但這都不妨礙暮小雲覺得袁州很厲害。

注入新鮮的竹瀝水,再次放到炭火上,開始燒水。

這次袁州緊緊的看著火,水開始沸騰,變成蟹眼泡的時候,就直接取下紅泥爐子,開始泡茶。

「嘩嘩」袁州這次沖泡是在玻璃杯中,這次使用的是富光這個老牌子特製的玻璃杯,專門為了泡茶而做,透光度和透明度超乎想像。

水一倒進去,裡面的明前龍井先是上浮,然後慢慢下沉,下沉的過程中有的好似一個嬌柔的美人,旋著舞姿便緩緩落入杯底。

其姿態之婀娜多姿,而且緩緩的散發幽香,隨著茶葉在杯中逐漸的伸展開來,一旗一槍,上下沉浮,湯明色綠,香味也越發的濃郁起來。

還沒喝就讓愛茶之人心醉了,畢竟這可是明前茶,御供的那十八株茶樹的明前龍井。

「這個看起來好漂亮。」暮小雲看著杯子里漂亮的綠葉子說道。

「確實美不勝收。」袁州嚴肅的點頭。

兩人靜靜的欣賞了一會,袁州才再次開口。

「好了,可以喝了。」袁州說道。

「嗯嗯。」暮小雲特別乖覺的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等著袁州倒茶。

「小丫頭倒是很懂事。」袁州稱讚道。

「袁哥哥也很年輕的。」暮小雲吐舌,調皮的說道。

「嗯,是的。」袁州煞有介事的點頭。

至於所有人都叫袁州叔叔這事,他已經選擇性的忘記了。

「呀,嘶。」暮小雲端起茶杯,直接喝了一口。

「這個好苦。」暮小雲白皙的臉都皺在了一起,很是不滿的說道。

袁州正準備笑話暮小雲,就被一個老大的聲音打斷了。

「苦?苦就給我來一杯,我不怕苦!我就特別喜歡苦的東西。」這話說的很是斬釘截鐵。

暮小雲和袁州同時轉頭,看著一臉熱切的中年大叔。

這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裡面是規整的白襯衣,打著領帶,腳上是黑皮鞋,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年紀約有五十左右,雙眼死死的盯著暮小雲的茶杯,時不時的還露出可惜懊惱的神色。

「你是?」袁州站起身,站到暮小雲前面。

「袁老闆,這茶賣不?」這人明顯是知道袁州的,但袁州還是不太記得這人。

「不賣。」袁州乾脆的說道。

「不賣?這麼好的茶,為什麼不賣,賣一點,賣一點。」中年男人再袁州面前伸頭伸腦的,直直往那茶具上看。

「茶確實不賣。」袁州說完直接坐下。

袁州也看出來了,這人表現的這麼急切,但都是為了桌上的明前茶,這點倒是和差點為了祁門春茶和袁州打起來的老大爺差不多,應該是個愛茶的人。

這人就是稅務局的林科長,今天路過,就想著來袁州小店看看,他總共也就來吃過兩回,這還是第三次,就是關心一下納稅大戶。

不過一走進小街一百米,林科長就敏銳的察覺到有人在泡茶。

現在當官的都愛喝個茶,養個鳥,養些花,附庸附庸風雅,也顯得自己逼格高些,不巧林科長就愛茶,還是特別愛茶的人,以至於別的聞不見,聞茶味道的本事幾乎不輸給鼻子特異的楚梟。

循著茶香,林科長就直接到了袁州小店門前,一來就聽見暮小雲抱怨茶太苦。

這下林科長顧不得別的,小丫頭怕苦,他不怕啊,這麼好的綠茶可是聞所未聞,就是連聞都聞到過。

「不賣也沒事,袁老闆那你請我喝一杯,就一杯。」要是別的時候,林科長還是要臉的,不可能這麼說,但是眼前這茶越看越讓林科長心癢,這可是從沒喝過的極品龍井,面子什麼的明天再找回來就行了。

「伯伯,你想喝茶?」暮小雲特別乖巧的問道。

「對啊,伯伯我別的不喜歡,就愛喝茶,這龍井的味道聞著真像是明前龍井。」林科長眼都不抬,直直盯著玻璃杯里婀娜多姿的綠茶說道。

「那你要問問袁老闆,不過袁老闆也叫圓規呢。」暮小雲調皮的笑道。

暮小雲當然看出袁州並不討厭這人,才會這樣說。

「確實是明前龍井。」袁州嚴肅的看了暮小雲一眼,這才一本正經的回答。

當然後半句,「貢茶」兩字,袁州還是很好心的沒說出來。

「老頭子真是太可憐了,一輩子別說喝了,見都是第一次見到明前龍井,小哥你就讓我嘗一杯可好?」林科長一把年紀,買起慘來,還是相當熟練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平時要經費的時候鍛鍊出來的。

……

ps:繼續立正站好挨打,求不打臉,菜貓都被打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