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要吃飯嗎?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要吃飯嗎?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02 23:21  字數:2558

「可以。」周佳微微一笑,然後點頭。

「已經給你轉賬了。」馬志達拿起手機示意。

「好的,請稍等。」周佳確認收到後,點頭離開。

「斯利卡經理就等著吃吧。」馬志達笑眯眯的說道。

「馬,你真是太聰明了。」斯利卡先是緊張的看著周佳,見她點頭,然後又一臉驚喜,最後才感慨的說道。

「對了,您吃一份夠嗎?」馬志達想起點的兩份素抓飯,試探的問道。

畢竟袁州的手藝肯定沒人嫌多,這不過是隨便問問。

「嘿,這兩份難道不是都給我嗎?」斯利卡理所當然的說道。

「當然,斯利卡你喜歡就好。」美女部長立刻瞪了一眼馬志達,然後才笑盈盈的對著斯利卡說道。

聽見美女部長的回答,斯利卡這才滿意的笑了。

「小美人,一會請把兩份抓飯都端到我這裡。」斯利卡還不忘囑咐周佳。

說這話的時候,斯利卡連臉上的絡腮鬍都散發著荷爾蒙。

「馬先生您看呢?」周佳是認識馬志達的,所以問這話的時候,帶著明顯的笑意。

「可以,都給他。」馬志達在美女部長威脅的眼神下,只能含淚點頭。

「嘿,小美女你聽我的准沒錯。」斯利卡對著周佳認真的說道。

「好的,您稍等,一會都給您送過去。」周佳笑眯眯的點頭。

「這才是我的好女孩。」斯利卡非常高興的點頭。

斯利卡這話說的周佳都有些臉紅,只能不做聲的忙著自己的事情。

「果然大鬍子的都是流氓會撩妹。」袁州端上抓飯的時候,正好看見這一幕,心裡嘀咕了一句。

斯利卡如願吃到了兩份素抓飯,滿臉的大鬍子都不能阻擋他的笑容。

「太好吃了,沒想到這裡也有這麼正宗的抓飯,不錯。」斯利卡一邊吃一邊不住的誇讚。

這下美女部長很是滿意,就連馬志達也很自豪,這可是他介紹來的,袁老闆的手藝果然不會讓人失望。

「吃飯。」剛進來的烏海,有氣無力的對著周佳說道。

「烏先生您怎麼了?」周佳好奇的問道。

「哎,我要吃飯,蛋炒飯一份,米百做白飯一份。」烏海先是低低的嘆了口氣,然後才點餐。

「好的,您這是?」周佳還是關心的問了一句。

這倒不是周佳多事,畢竟一向吃飯跑的最快的人,今天第三波才來,不合常理不說,還心情不好,這種情況下,周佳當然會關心一番。

就當是代替袁州關心一下。

「這還用問,當然是因為袁州。」凌宏在一旁得意的笑道。

「因為老闆?」周佳一臉疑惑。

「不用理他,下單。」袁州抬頭淡淡的說道。

「哎,我要一鍋麻辣鍋底。」烏海再次嘆氣,還不忘給自己加個菜。

「好的,請稍等。」周佳帶著疑惑下單去了。

「別這樣,不就是沒達到目的嘛,有什麼關係,下次你可以再接再厲。」凌宏一臉的幸災樂禍。

「你不懂。」難得烏海沒懟回去。

「咳咳,其實拉長的包子這名字還是不錯的,別人想要這樣做還不行呢。」凌宏掩飾性的咳嗽了一下,才憋著笑意說道。

沒錯,烏海低落的原因就是因為鴛鴦餅被袁州誤以為是包子,還是拉長的包子。

當然最重要的是,還忘記讓袁州帶他去買菜。

餅變包子就算了,關鍵是目的還沒說出來,所以烏海這些嘆氣都是給自己的。

「你可以繼續湯泡飯,我試了試,味道確實不錯。」凌宏說起味道,臉上滿是滿足。

「當然。」烏海沒好氣的白了凌宏一眼。

「我覺得你就知足吧,畢竟袁老闆沒套路你。」凌宏想起了可憐的蘇沐。

滿心以為可以成功,卻被袁州灌輸了一堆的買菜知識,關鍵是蘇沐可是個韭菜稻苗不分的主,聽再多也買不回來啊。

比如袁州說的「臍橙就需要選擇顏色亮麗,香味悠長,表皮有彈性,下面的小圓圈凹進去的,這樣的臍橙是新鮮甘甜的。」

蘇沐一臉懵逼「臍橙?不是都叫橙子嗎?」

沒錯蘇沐他根本分不清甜橙、臍橙,各種橙子的區別,這TM怎麼買。

「不是套路,這是等價交換。」袁州一臉認真的糾正。

「哈哈哈,對對對交換。」凌宏忍不住笑道。

「呵呵。」烏海趴下,拒絕和凌宏說話。

直到周佳端上烏海點的餐點,烏海才抬頭,拿起筷子直接開吃。

第一個吃的自然是麻辣湯泡白飯。

「居然只賣鍋底。」神出鬼沒的楚梟再次到來。

其實他來了大約一分鐘了,只是一直沒說話,直到麻辣鍋底端上桌,烏海開吃才說話。

「嗯。」袁州點頭。

見袁州點頭,楚梟才再次看著烏海的飯碗。

晶瑩剔透的白色米粒上面澆著一層洪亮的湯汁,熱辣的湯汁激發出米飯獨有的清香,麻辣的味道也不甘落後直往人鼻子里鑽。

「湯泡飯,沒有一點香料,裡面用的辣椒去掉了辣椒籽,卻保留了它獨特的香味。」楚梟目光灼灼的盯著那晚湯泡飯。

「嗞」烏海習慣性的護食,把碗往自己面前拉了拉。

「原來這香味不是芝麻,是辣椒籽,用來代替了芝麻。」楚梟認真的看著袁州。

「是這樣。」袁州再次點頭。

「既然炒的時候加進去,炒完之後又單獨挑出來了?」楚梟有些不確定。

辣椒籽才多大,在一堆大料裡面挑出它們,就好比灰姑娘惡毒的繼母讓她挑出灰堆里的黃豆一般,簡直是難為人。

「不,比那個還難。」楚梟肯定的說道。

而袁州看著楚梟一眨不眨的盯著烏海的飯碗,習慣性的開口問道:「你要吃飯嗎。」

「不,我現在不吃。」楚梟一口拒絕,然後直接轉身離開。

「怪人一個。」凌宏的評價。

「還好不是要吃飯。」這是慶幸的烏海。

「也許他想約您比試?」程技師不確定的說道。

「應該不是。」袁州搖頭。

「那是怎麼回事。」凌宏好奇的問道。

「可能只是他吃飯的時間還沒到。」袁州皺眉,這樣說道。

ps:實在對不起,昨天沒請假,一個是因為菜貓腰肌勞損的很厲害,不能久坐久站,理療了很久,其實就是扎針還有就是昨天菜貓的錢包還丟了,直到凌晨才找到,實在對不起,請原諒可憐的挨了好幾十針的菜貓吧,拜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