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六十四章新的雕刻

第四百六十四章新的雕刻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28 20:14  字數:2501

「你今天畫畫畫傻了。」袁州語氣肯定的說道。

「這個先不說,你和誰結婚,我們怎麼一點消息都不知道?」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的糾結。

「自己看請柬。」袁州沒好氣的說道。

「看到袁老闆你的結婚請柬,感覺一下子世界都變了。」烏海嘟嘟囔囔的說道。

「這是訂婚請柬。」袁州糾正。

「都一樣。」烏海揮手,不在乎是結婚還是訂婚,反正都很突然和驚嚇。

拿起剛剛激動丟在一旁的請柬正準備打開,烏海又突然大聲吼道「袁老闆你要結婚的話會關店嗎?」

「以後你就不需要手機,你可以靠吼。」袁州被烏海一驚一乍的話語驚到,心裡舒了口氣才淡定開口說道。

「不不不,先回答我這個問題,這個比較重要。」烏海一臉認真的看著袁州。

「你自己看請柬!」袁州語氣嚴肅的說道。

「難道請柬上還寫著請假時間?」烏海一臉疑惑的看著手裡的請柬。

「看了就知道。」袁州深吸一口氣,再次重複。

「哎。」烏海嘆口氣,這才打開請柬。

上面寫著幾月幾號是良辰吉日,訂婚者的名字,兩個名字都是並排的。

「袁老闆你什麼時候認識叫秦蘿的女孩子?」烏海打開請柬先看有沒有請假條,沒看到鬆了口氣,這才看女方是誰。

這才袁州權當沒聽見,男方名字就在眼前,烏海總能發現他剛剛的表現有多麼愚蠢的。

「咦,請柬還同時邀請了凌宏他們?」烏海愣是沒看到男主角是誰。

「看書安靜點。」袁州口氣很是認真。

「這是請柬又不是書。」烏海聳肩。

「等等,郭睿是誰?」烏海說完,低頭示意是請柬的時候,眼睛的餘光這才看到男方的名字。

「訂婚的男主角。」袁州言簡意賅的說道。

「原來不是你結婚,嚇死我了。」烏海這才放下心,自然的坐到椅子上。

「嗯。」袁州點頭,然後看著烏海。

袁州默默的看著烏海,就等著他羞愧,然而烏海一臉坦然放鬆,拿著請柬東看西看的,完全沒有這個表現。

然後袁州就無語了。

「就不該高估你的臉皮。」袁州忍不住扶額。

「嗯?」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純良的看著袁州。

「沒事。」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說起來不是袁老闆你結婚,你瞎發什麼請柬,害我誤會。」烏海一臉不滿的看著袁州。

「怪我咯。」袁州一臉平靜的說道。

「當然。」烏海摸著小鬍子理所當然的說道。

看著烏海的樣子,袁州有那麼一瞬間想打死他,最後為了形象又忍住了這樣的衝動,只是默默的低頭做自己,不再理人。

「既然不是袁老闆你結婚,那這是誰的請柬,還寫著我們幾個人的名字?」烏海一臉好奇的指著請柬說道。

袁州一片寂靜,好似根本沒聽見。

「袁老闆?」烏海一臉疑惑。

然而袁州還是毫無反應,只顧自的擦洗著水槽。

好在烏海還沒來得及再次開口,郭睿就帶著阿蘿回來了。

一進門看見烏海,郭睿就首先招呼道:「烏海大哥你好,我是郭睿。」

其實兩人都認識,只不過郭睿向來話少,還真沒介紹過自己的名字,這還是第一次正兒八經的說。

「嗯,很久不見。」烏海點頭。

「這請柬是你們的?」烏海很聰明,看到女孩的一瞬間就猜到了。

「是的,是我們倆的訂婚請帖,請務必要去。」郭睿一臉鄭重。

「你們的喜事我肯定去。」烏海不著痕迹的看了看女孩,這才回答。

「謝謝,那就麻煩了。」郭睿高興的點頭。

「不麻煩。」烏海搖頭。

不過他現在喝袁州一樣好奇這兩人是怎麼在一起的,只是烏海的性子也不是會開口問的那種,這時候袁州倒是期待起凌宏的到來了。

畢竟這傢伙百無禁忌,對於自己感興趣的,什麼都喜歡直接問。

不過先來袁州小店的卻是蘇沐。

「袁老闆,和我去買菜吧。」蘇沐開口就直接說道。

「不去,菜還沒吃完。」袁州乾脆的說道。

「我有一個絕好的主意,如果聽了你就陪我去買菜。」蘇沐並不在意袁州的拒絕,繼續說道。

「哦。」袁州一臉疑惑。

「今天疑惑的事情還真是多。」袁州心裡吐槽,面上還是一副毫不感興趣的模樣。

「真的是好主意,關於雕刻的。」蘇沐一副不勾起袁州興趣誓不罷休的樣子。

「你說。」袁州淡淡的說道。

「我說了你就去嗎?」蘇沐毫不吃虧。

「不一定,不過你的事情等營業時間結束再說。」袁州雙手抱胸,淡定的說道。

「好吧,那我一會說。」蘇沐一口應下。

不一會凌宏也到了袁州小店,看到站在門口,一副情人模樣的郭睿和阿蘿,直接就表現出了自己的詫異。

「你們在一起了?」凌宏陽光的臉上儘是疑惑。

「是的,我們在一起了。」郭睿握緊阿蘿的手,很是認真的回答。

「恭喜。」凌宏點頭,然後直接說道。

「謝謝。」郭睿道謝,一旁的阿蘿則是眉眼彎彎的,顯得很是高興。

「請柬我代為收下了,不過你跟我過來一下。」凌宏拿著請柬,準備放回車裡,還把郭睿叫上了。

「阿蘿,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回來,別想我。」郭睿說話還是聲音很輕,但卻自信了很多。

女孩只是點頭,笑著揮手。

「踏踏踏」凌宏帶著郭睿走遠,一旁的袁州和烏海也不好奇,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反正一會凌宏總會憋不住告訴他們的。

帶著人走了沒多遠,就到了凌宏的超跑面前,自然的放下請帖,凌宏才開口問道。

「你不是說希望對方和你一樣嗎?而她說不了話,也是事實。」凌宏這話問的直接。

「對啊,所以說我話變多了。」郭睿自然的說道。

「走吧,一會時間要開始了。」凌宏怔了一下,然後才若無其事的說道。

「好的。」郭睿點頭。

一路上兩人也沒再多說,凌宏也沒多問。

底線不是代表不能改變,而是值不值得改變。

你無言,我嘮叨,歲月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