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腰肌勞損

腰肌勞損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25 04:16  字數:2593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注意。」連吉最先起身,老臉上有些羞赫。

「沒事,請坐下,兩位今天準備吃些什麼。」袁州語氣淡淡的,並沒有生氣的感覺。

「這,這看他的!」連吉看著這價格,支吾了一下,然後氣憤的看著謝俊。

「請給我來一個清湯麵套餐,燈影牛肉,蛋炒飯套餐,金陵草,東坡肘子和燒鵝。」謝俊倒是不客氣,開口就點了好幾個菜。

而且都是按著貴的點,一旁的連吉臉上都有些漲紅,這一頓下來可差不多就一萬了!

「燒鵝今天沒有。」袁州自然的說道。

「沒有燒鵝就來個鳳尾蝦。」謝俊也沒多做糾纏,轉口就換了菜。

反正今天來就是為了證明他有錢,說白了就是裝逼。

當然是指著貴的點嘛。

「好的,請稍等。」袁州點頭,然後轉身準備餐點,負責收錢的就是周佳。

周佳收完錢,人一走,連吉就忍不住了,臉色很是難看。

「你說你充什麼胖子,這得多少個月的工資!」連吉氣急敗壞的指著謝俊,壓低聲音說道。

「師傅,我的工資就是天天這裡吃也可以,不過存不了錢而已。」謝俊這語氣也是淡淡的。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天天的不務正業別叫我師父。」連吉說著又忍不住拍了桌子。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是吃飯的地方,兩位能否小聲點?」食客之一的蘇沐皺眉看著兩人說道。

這兩人實在有些吵鬧,從排隊開始到現在都沒有停歇的意思。

「就是,關係不好來吃什麼飯。」立刻有食客順著蘇沐的話附和。

「可不是,影響我們吃飯。」這樣嘀咕的不在少數。

畢竟有人這樣一直吵吵嚷嚷的確實影響品嘗美食的心情。

「哼。」這次連吉沒有道歉,而是非常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不會了,我們馬上就吃飯了。」謝俊彬彬有禮的歉意說道。

「那就好。」蘇沐點頭。

說完話,周佳就送上了兩人點的餐點。

「兩位親用餐。」周佳客氣的說道。

語氣里還有些慶幸,有吃的兩人肯定就不會吵了,周佳對於袁州的菜非常有信心。

「師傅,我們先吃飯?」謝俊對著連吉認真的說道。

「吃,當然吃,喝你小子的血肉,我還是受得起的。」連吉照樣冷哼一聲。

「師傅,我在寶格麗精修部,已經快一年了。」看著連吉氣憤的模樣,謝俊嘆了口氣說道。

「什麼,你真去了?」連吉本來舀起的炒飯,一下子又掉回了碗里,驚訝而不解的問道。

「是的,他們的薪資讓我無法拒絕。」謝俊認真的說道。

「無法拒絕?你來學藝的第一天我就告訴過你,手錶不是一個物件,修手錶也不是一個生意和交易,你要把它當做是修補完善的事情。」連吉指著謝俊,語氣很是痛心。

「嗯。」謝俊點頭,只是表示他記得這話。

眼見謝俊只是不輕不重的點頭,連吉更加生氣。

「去那種地方,你說你總不能把養的狗也當做物件吧。」連吉冷不丁的想起謝俊很愛養狗,舉例說明道。

「對,但是現在會養狗然後賣狗的也不少,那只是給它找個好主人,養狗也是一門手藝。」謝俊很是平靜的說道。

「你這小子!」連吉一下子被堵的無話可說。

「以您的手藝,去那裡做個主管級別還是沒問題的,師傅您看?」謝俊一臉認真的看著連吉。

「上次我就拒絕了,這次也不會例外。」連吉一口回絕。

「您就是太固執,手藝不就是用來吃飯的嗎。」謝俊皺眉說道。

「我現在沒飯吃?」連吉瞪著謝俊不滿的說道。

「但是吃的不好,而我可以在這裡隨意吃這樣的餐點。」謝俊指著袁州小店的精緻餐點說道。

「老子過得開心。」連吉一瞪眼,看著謝俊就反駁。

「您的手藝這樣就是浪費。」謝俊嘆氣。

「我說了修手錶不是生意或者交易,你不過就是個半吊子。」連吉冷哼一聲,顯然看不上謝俊的手藝。

「您說的對,但是我靠著這半吊子能請您來這裡吃飯。」謝俊聳肩。

「吃飯吧,聽說這裡是非常有名的好吃。」還沒等連吉飆,謝俊緊接著又指著餐點說道。

「這麼貴不好吃也好吃了。」連吉對於價格還是耿耿於懷。

「您嘗嘗就知道了。」謝俊把菜往連吉那裡移了移。

這次連吉不再說話,而是拿起勺子開吃。

「原來表師徒兩人。」袁州聽見這些對話,然後心裡嘀咕了一句。

「貧富差距還真明顯。」看了看兩人的衣著,袁州做了這樣的判斷。

不過袁州猜的也沒錯,兩人確實是修表的,不過位置不同,一個在國際奢侈品手錶的維修部門,一個則是街上擺攤維修鐘錶的。

這樣兩人的貧富差距當然非常大。

畢竟一個工資是講年薪,一個剛剛糊口而已。

吃起飯的時候,還算和諧,兩人也沒有再爭吵,還時不時的說些話。

美食一入口,連吉臉上的表情就沒有那麼緊繃了,謝俊有時候問的話,也會答上一兩句了。

「師傅,您說這機械的齒輪錶盤……」謝俊問的都是一些精深的手錶問題。

「一天到晚都想著偷師。」連吉鄙視的看了一眼謝俊,然後才回答。

謝俊聳肩並不在意,該問的還是問。

連吉一般會在品嘗一口金陵草或者鳳尾蝦之後,才慢條斯理的回答。

不過每次都會嘲諷一番,說謝俊學藝不精之類的。

是以這兩師徒的一頓飯吃的那是熱鬧無比,還好後來大聲說話的時候少,其他食客也就沒多說什麼。

吃完後,兩人又肩並肩的走出袁州小店,依稀還能聽見謝俊勸解連吉去寶格麗上班的聲音,不過照樣被倔強的連吉拒絕。

嗯,還是毫不客氣的那種。

「還真是奇怪,三觀、理念都不和,看著關係也不是特別好,但是又好像不差。」蘇沐費解的看著兩師徒離去的樣子嘀咕。

「事情又不是非要有對錯,或者非要說服對方才行。」對此烏海是深有感觸的。

比如他覺得他和鄭家偉就三觀不合,但不影響鄭家偉是他的妹夫。

世界上好多事情,就是這樣的模模糊糊。

ps推書,老牌大神的神級巫醫在都市喜歡的小夥伴可以去看看喲

ps2不好意思,這兩天菜貓因為腰肌勞損需要理療,所以才這麼晚,看在菜貓這麼可憐的份上,給點月票安慰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