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四十三章三觀盡毀

第四百四十三章三觀盡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13 05:27  字數:2634

「不可能,這不科學。」這幾個大字一直在展廚師的腦海里盤旋。

但就是這樣,展廚師夾菜的速度卻在自己都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就變快了。

一塊一塊的鵝肉接連不斷的被送進嘴裡。

「居然是隨著部位的不同,口感也不同,這怎麼辦到。」展廚師現在吃的是最沒有嚼勁的胸脯肉。

一般來說這好像一塊死肉,咬起來口感非常乾澀。

廚師用胸脯肉做菜都需要切丁或者薄片之類的,用來快炒。

而烤過的胸脯肉一般都很柴,畢竟胸脯上只有一層皮,並沒有厚厚的脂肪包裹,所以烤過後都會變柴。

而嘴裡這塊卻完全不是這樣的,薄薄的焦脆外皮包裹著的微帶嚼勁的胸脯肉,咀嚼起來就好似肉一絲絲的被撕開,香味也越來越濃,伴隨著烤到起泡的外皮,真是美妙無比的享受。

「為什麼這鵝的胸脯肉一點也不老。」展廚師不敢置信,再次夾起來吃。

一邊念叨不可能,一邊展廚師又吃的很是起勁。

「對了,我還沒蘸醬,說不定醬料很難吃。」展廚師突然看到面前的粗瓷碟子里琥珀色的梅子醬。

袁州的酸梅醬是裝在一個手掌大小的粗瓷碟子里。

它和展廚師增加酸味加入果肉不同,漂亮琥珀色的果膠裡面凝著一片片小小的,好似花瓣一般的小瓣瓣。

看起來清新又漂亮。

「是花瓣,花瓣可是有苦澀味的。」展廚師疑惑,但現在的情況也容不得他多想。

畢竟味蕾在催促著他趕快享用面前的美味。

夾起一塊鵝肉,展廚師就迫不及待的蘸食。

本來棕紅色的鵝皮,蘸上琥珀色,看起來更加光滑油亮,引人食指大動。

「吧唧吧唧」一口塞進嘴裡,展廚師卻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嘶」這是入口就被酸到的,人體的自然反應。

酸梅醬包裹在鵝肉的外層,一入口就是極酸的感覺,一下子激發出了大量的唾液,忍不住就咀嚼起來。

一咬開,在酸味的刺激之下,鵝肉里的肉汁瞬間爆開,有種香嫩可口的感覺,而這時候酸味也過去了,接踵而來的是一波梅子本身帶有的清甜味道。

因為還有一瓣花瓣被一起裹挾了進來,一起吃起來後,花瓣的清香,略帶苦澀的口感,讓鵝肉在嘴裡的口感層次豐富到了極致。

展廚師根本沒辦法拒絕這樣的美味,不知不覺間就吃完了整個鵝肉和所有的梅子醬。

「居然已經吃完了嗎?」展廚師有些怔愣。

「嘩啦」一聲,展廚師雙手撐住桌子,一下子起身,碰到了身後的椅子,發出了巨大的聲音,不過這個動作也就只引來了其他食客的主意。

畢竟這打擾他們享受美食了,而不在意的有展廚師,還有認真做菜的袁州。

「野小子,你到底怎麼做的,怎麼樣才能去除這鵝的油膩,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展廚師指著袁州,毫不客氣的問道。

「喂,你請教也得有個姿態,這話說的。」一旁等候的食客,很是不滿的說道。

「怎麼可能,你是不是用了什麼歪門邪道,這油膩的感覺怎麼能去除的這麼好,就連這花瓣的苦澀都是最好的味道催化,這怎麼可能。」展廚師根本不理會食客的話,死死盯著袁州問道。

「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去除油膩的。」展廚師跟著袁州的步伐移動。

「你說,你是怎麼辦到的,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展廚師伸長了脖子,看著袁州。

「蛋炒飯套餐。」袁州先端上套餐放到擺放的位置。

並不理會有些入魔的展廚師。

「就算你從娘胎里就開始做鵝,也不應該能超過我。」展廚師一把抓住袁州的漢服袖子。

「不好意思,我並沒有告訴你的義務,如果吃完了,請離開,店小不方便。」袁州盯著展廚師的手,淡淡的說道。

展廚師被袁州盯著下意識的放開手,聽完後卻沒有放棄的意思,又隨著袁州開始移動。

「你今天不說我就不走,你快告訴我。」展廚師不依不饒的問。

「喂,人家都說不告訴你,你還賴這裡幹什麼,你有什麼資格一定要別人告訴你。」烏海起身讓開位置,站在展廚師面前,懶洋洋的說道。

「老子的事輪不到你管。」展廚師不客氣的說道。

「確實不需要我管,但是你擋到我的路了。」烏海指著面前的展廚師說道。

見展廚師一臉憤怒,烏海繼續說道。

「怎麼,擋路還不能說,就因為你老?」說完烏海嗤笑一聲。

「對,你這樣走來走去的影響我吃飯了。」食客也抬頭說道。

「可不是,你討教人家憑什麼要教你?」食客紛紛開始附和。

「看你稱呼也是個廚師,想請教咱們袁老闆的廚師多著呢,你還是排隊去吧。」食客早就不爽展廚師,這下是自發的維護起袁州。

「沒錯,人家憑什麼要告訴你呢。」漫漫也在一旁點頭說道。

「展廚師是吧,我是程技師。」程技師也上前開口了。

「我想你影響了店裡的生意,而且袁老闆沒有義務和原因必須告訴你,我代表廚師協會通知你,你再胡攪蠻纏,協會會有響應懲罰。」程技師還是很溫和的。

不過還是讓展廚師走。

展廚師剛剛進來的時候有多趾高氣揚現在就有多狼狽,被店裡的食客群起而攻之,被如此完美的燒鵝所擊垮的所有自信。

這都讓他完全不能接受。

「不告訴我沒關係,我會自己研究出來,我可是做了一輩子的鵝!」這句話展廚師說的很是響亮。

響亮的背後卻透著心慌,一種展廚師也不知道的心慌。

說完展廚師就直接轉身出了店門。

車都沒開,展廚師直接打車到了鵝瑾軒,快步走過大門,來到後廚。

「小廚房我用,鵝全部送進來,你們不準進來。」展廚師如一陣疾風,一進門就這樣吩咐道。

「鵝都送進來了,都在那邊保鮮貴里。」廚工很快做完,小心翼翼的彙報。

「滾出去。」伴隨回答的是展廚師「砰」的一聲關門聲。

「這是怎麼了?」大廚房的好奇的交頭接耳。

不過這些展廚師是看不見了。

這一關就是一晚上,展廚師的烤爐可不像袁州的那樣,一次只能烤制一隻,而是一次可以烤制八隻的大烤爐。

「不行,還是不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展廚師嘴裡不停的嘟囔。

外面的天色微亮,圍繞在展廚師身邊的只有一些油脂凝固的烤鵝,和一些冒著熱氣的烤鵝,整個廚房都是燒鵝,而他就那樣坐在烤鵝的中間。

……

ps:請大家關注菜貓的公眾號喲~當然還有日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