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四十二章懷疑人生的鵝

第四百四十二章懷疑人生的鵝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12 10:43  字數:2578

「小姑娘人不大,話卻不少。」展廚師當然看出漫漫和袁州是一國的,說話也就不會客氣。

「我看您倒是年紀不小,卻少了些仁慈。」漫漫笑著說道。

「有也不會對你這個小姑娘有。」展廚師嗤笑一聲。

「那不仁不慈的老先生您慢慢等。」漫漫揮手,並不過多理會,她還有別的事情呢。

「哼。」回答漫漫的是展廚師的一聲冷哼。

「真是沒禮貌的老頭,現在覺得李研一都好的多。」漫漫聽到冷哼還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以前漫漫最不喜歡李研一,覺得他既要吃又要說,挺煩的,不過有了同是老頭的展廚師作為對比瞬間覺得李研一也可愛起來了。

時間越來越臨近十二點,人也越來越多,展廚師的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怎麼回事,這家店生意有這麼好?」展廚師的調查包括了袁州的身世為重點,至於生意還真沒特意調查。

不過上面倒是寫了非常不錯這幾個字。

但展廚師看見如此狹小的店面,自然就不會認為這個非常不錯會很真,畢竟店面的大小會很大程度上制約發展。

「喂小子,這裡很好吃?」展廚師忍不住問站在前面的烏海。

「你問我?」烏海摸著小鬍子,轉頭看著展廚師。

「不是你是誰?」展廚師的語氣中透著一種你廢話的意思,心裡卻覺得在這裡連續遇到的兩個客人都有毛病。

「我看你怕是吃不出味道啊。」烏海是誰?他的脾氣就沒好過。

「哦?不好吃?」展廚師一下子來勁了。

「那倒不是,卻是你嘴太忙,恐怕吃不到美味。」烏海聳肩,理所當然的說道。

「哼,現在的年輕人連敬老都不會了。」展廚師這次明白被耍了,瘦乾的臉上眼睛嚴厲的瞪著烏海。

「您不是也不慈愛嘛,我這敬老您也就用不著。」烏海一開始就聽見了展廚師和袁州、漫漫的對話。

只是他一個大男人卻不好幫著懟老人家。

袁州是老闆當然可以說規矩,他只是食客,自然不能插嘴,現在這是送上門,不懟白不懟。

「老子不和你說。」展廚師看烏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借著那邊周佳喊營業時間開始,丟下一句就走開了。

「不說就不說咯。」烏海懟完人心情舒暢,感覺一會都可以加個菜了。

展廚師一進門對著袁州就開口說道「讓老子在外面等了那麼久,最好是研究出值得等的燒鵝了。」

「您的燒鵝一共5888元人民幣,可以轉賬或者付現。」袁州並不理會展廚師的挑釁,而是直接說道。

這兩句話一說完,店裡點餐的聲音都安靜了一下。

「嘖嘖這人是來挑事的啊。」食客們瞬間轉頭看著展廚師。

「還真是有一個宰一個。」這價格讓展廚師心裡一驚。

不是5888元付不起,而是沒想到一隻鵝這麼貴,就是他親自做的燒鵝也不過888一隻,這得是自己的好幾倍了。

「您要是付不起,這樣我和您一人一半。」烏海立刻上前說道。

他的目的自然不是幫忙,而是燒鵝,開玩笑,這東西他早就想吃了,現在有機會自然要抓住。

「對對對,我們也可以幫忙。」食客這下反應過來了。

找茬什麼的袁老闆應付起來綽綽有餘,新菜燒鵝才是最重要的。

「就是就是,要是吃不完會被列入黑名單,下次想找茬都你都沒機會,這樣我們一人一半,不用謝。」另一個梳著整齊偏分的男人,言語誠懇的說道。

「就是,失敗不可怕,就怕沒有再次失敗的機會,這個忙我幫了,咱們一人一半。」這樣的勸解也只有袁州小店能看見了。

這些食客也是絞盡腦汁了,想吃燒鵝,但是討厭展廚師的態度,這用詞真是絕了。

說的好像展廚師不堪一擊,根本不可能贏一樣,雖然這是事實。

「別吵了,我不會做冤大頭,既然你們願意,那自己付錢。」展廚師自然是覺得花5888買袁州的燒鵝不值得,何況肯定沒有自己的好吃。

至於剛剛食客說的他必敗,呵呵,他展廚師可不是嚇大的。

為了讓袁州端出燒鵝,讓展廚師羞愧而逃,食客們在新菜前還是很統一的。

一致決定分成四份。

「先收錢後吃飯,就怕覺得你難吃跑了是吧。」等餐途中,展廚師就連這個規矩都沒放過。

「平心、靜氣,然後再吃鵝。」袁州並不理會展廚師的言論,端上鵝的時候這樣說道。

「野小子,老頭子品嘗的時候,你還在你媽懷裡喝奶呢。」展廚師嘲諷的說道。

「希望你吃完還有勇氣說出這話,做了一輩子鵝的展廚師長。」袁州對於這樣的廚師,自然不會忍耐,而是認真的說道。

「呵呵。」展廚師的回答說明了一切。

拿起筷子展廚師就開始了今天的試吃。

燒鵝講究皮脆肉嫩,豐腴不膩,這點是做鵝的師傅都知曉的。

但現在人們的飲食越來越好,那麼以前的不膩放到現在那就是膩了,展廚師的解決辦法就是做出更酸的梅子醬用來蘸食。

也算是一個解決的辦法。

畢竟鵝的肥瘦必須選擇那樣的,不然烤出來就太干太柴,完全沒有滋味可言。

「老子倒要嘗嘗你的手藝。」展廚師夾起的是鵝的頸部和****相連的那一塊。

一般來說那一塊是肥油最多的地方,吃起來簡直膩的不行。

既然來挑毛病,自然就不能蘸食酸梅醬。

「吧唧吧唧」鵝肉被嚼碎的聲音。

首先入口的就是鵝脆甜的外皮,外皮被烤的起泡,泡泡里包裹的卻不是油,而是帶有一絲極酸氣息的感覺,就是這酸味一下子讓脆的外皮變得一點不油膩,反而發揮了更加酥脆的口感。

牙齒咬到皮下的脂肪的時候,也不是油膩了,就連展廚師也不得不承認,這哪裡是肥油,簡直是豐腴美味還帶著清香氣息的某種好吃的、入口即化的果肉,就是帶著美味的肉味。

而脂肪下面則是薄薄的一片鵝瘦肉,一點也不柴,浸潤了油脂和青梅的清香,一下子讓嘴裡這塊鵝肉鮮美到極致,一點也沒有其他燒鵝的肥膩。

人類進化這麼多年就是為了吃肉,這句話讓展廚師深刻的理解了。

就是為了吃這樣美味的肉。

一塊最肥膩的鵝肉反而一點不膩,吃起來滿口的清香,富有咬感的外皮,酥酥脆脆的,清香的好似果肉又不失肉味的夾層,軟嫩到不可思議的鵝瘦肉,這就是展廚師現在的感覺。

這不科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