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四十章 殺氣

第四百四十章 殺氣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11 02:23  字數:2562

早上一早,袁州照例在凌晨五點醒來,換上運動衣,下樓跑步運動。

眼看身體素質越來越好,就連握刀都感覺更加輕鬆自如了。

畢竟刀還是有那麼重的,何況還能增加自身魅力,袁州自然會持之以恆了。

跑完步回來,洗漱一番後,袁州看著鏡子里利落的人影很是滿意。

「頭髮剛剪的長短適中,挺乾淨利落。」袁州對著鏡子左右晃頭,看自己的髮型。

「臉色也不錯,看起來健康自然。」袁州看了看自己的臉上,滿意點頭。

「身材勻凈,有腹肌,好評。」袁州撩起衣服,滿意的說道。

回到房間,袁州開始選擇今天穿的衣服。

袁州的漢服早就做了許多,基本都是暗紋繡的荷花,附和店花的要求。

「今天穿這件。」袁州拿起一件漢服,直接開始穿。

今天袁州選擇的是一件袖口一圈綉著暗銀色荷花紋,領口是精緻的荷葉,下擺也是荷葉紋路,腰帶則是枝蔓,整體顏色是穩重的青綠色。

要說為什麼今天衣服都精心挑選,自然是因為,今天下午就是約定好的拍攝日期。

作為一個男神,自然要有男神的氣場,雖然袁州根本不在乎什麼拍攝。

一個小時的早餐時間,還真沒有人誇讚袁州帥不帥氣,畢竟眼前的美味才是吃貨們早起的理由,雖然袁州老闆也很帥。

午餐時間倒是被注意了,只是都是調侃。

「喲,袁老闆你今兒個,這麼帥,難道和我一樣,要去相親?」蘇沐眨著好看的桃花眼,一臉的調侃。

「不會,你小子因為太好看,女人不會選擇你。」烏海摸著小鬍子,先是反駁了蘇沐的話,然後才笑的一臉的不懷好意,對著袁州說道。

「我看袁老闆很可能是要去約會。」

「以我多年鑒定單身狗的專業眼光來看,袁老闆明明還是一條正宗的單身狗。」凌宏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說道。

「你知道的真多。」烏海看了凌宏一眼。

「你也是單身多年的單身狗。」凌宏毫不猶豫的拆台。

「關你屁事,喜歡我的小姑娘一大把。」烏海立刻爆粗。

畢竟凌宏這樣說,涉嫌看不起他的男性魅力,烏海自然要維護。

「恩,沒錯,我也是。」袁州緊跟著點頭。

許多小姑娘喜歡,這麼不要臉的話他說不出口,但有人說出口,他附和一下還是沒什麼的。

然後話題自然就從袁州的新衣服上揭開,開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熱鬧的午餐時間也就很快的過去了……

袁州習慣性的捋了捋衣服,這才坐下休息,就等著約定時間的劇組到來。

不過先於劇組前來的是特意晚來的展廚師。

「桃溪路十四號,在這個位置。」展廚師拿著手機,對照著低著。

看到地方,這才抬頭仔細的看袁州小店。

袁州小店還是在那條曾經不繁華,但現在已經熱鬧熙攘的街上,隻身下劉老闆的五金鋪,和袁州隔壁的童老闆乾洗店,其餘的都是袁州小店紅火起來後,再次入住的。

因為這三家沒變,也就是說這三家的招牌那是最舊的,看起來倒是有些物是人非,不過展廚師是感覺不到了,他可沒經歷這樣的變化。

他只覺得眼前沒有招牌的袁州小店很low,非常low。

「居然連個牌子都不掛,乞丐還知道在面前寫個親身經歷博取同情,這倒好,連個姓名都不要。」展廚師冷哼一聲。

又看了看門頭,還是和以前一樣,門外有個木架子,上面什麼都沒有,背後就乾淨的玻璃牆,透過牆可以清楚的看到裡面。

進深很長的廚房,看起來東西整齊,在外面看起來很是乾淨。

右手邊是一個兩人桌,然後就是一個弧形長桌,安著八張椅子。

另一側是個牆景,裡面養了些嫩粉色的小東西,一動一動的倒好似花瓣。

「地方狹小,座椅狹小,這樣的地方還能有好吃的美味?」展廚師嗤之以鼻。

在他看來有手藝的廚師是不會缺錢的,幾人屈居在這麼小的一個地方那就說明是手藝不夠。

「來都來了,我就看看能有多爛,也算是開開眼。」展廚師語氣傲然,很有前輩風範的走進小店。

「不好意思,本店的午餐營業時間已經結束,請晚上再來。」袁州以為是哪個新食客,客氣的說道。

「我是鵝瑾軒的展廚師長,聽說你這裡鵝不錯,你拿出來我嘗嘗。」展廚師根本不理會袁州的話,而是還算客氣的報出自己的名號,準備吃鵝。

展廚師自覺客氣,但袁州可絲毫沒感覺到,那驕傲自大的模樣簡直要滿溢出來。

論驕傲袁州可不輸人,這不也聲音冷淡的說道「不好意思,沒聽過,非營業時間不接待食客。」

「呵,小子我告訴你,裝沒聽過那是沒用的,老頭子做鵝一輩子,還從來沒輸過,你還不行,端上來吧。」展廚師大馬金刀的坐下,眼神嗤笑,語氣毫不客氣。

「我說了,請您出去,沒有鵝。」袁州這次皺眉了。

且不說態度問題,就是袁州的精品燒鵝還沒達到最佳,根本不可能拿出來售賣,這對龜毛的追求完美的袁州來說,這絕無可能。

更何況這人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模樣,哪怕他是個中老年人,袁州也只能當他智障處理。

「小子,現在害怕了?當初叫人去店裡給老朽找麻煩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怕?」展廚師可是一直認為伍洲和庄心暮是袁州派去找麻煩的。

至於姚青推薦這事,他已經忘的沒影了。

「請出去。」袁州站起身,皺著眉頭,嚴肅的說道。

「這對我可沒用,你既然沒這技術,那就該好好躲娘胎里再練練。」展廚師可不是怕大的,聞言也大聲說道。

「娘胎?」袁州一瞬間眼神犀利的看向展廚師。

「嘖,可不是娘胎,讓你回去呆著練練。」展廚師身高沒袁州高,氣勢卻不弱,往前一步,毫不客氣的說道。

「很好,想吃鵝是吧,那就滾回去乖乖等著,明天中午十二點準時過來。」袁州說這話的時候脊背挺的筆直,眼神犀利彷彿帶著殺氣,很是凌厲的看著展廚師。

父母那就是袁州的禁區,是以被觸動禁區的袁州,一下子就拿出了所有的氣勢,直接鎮住了展廚師。

而袁州看了看愣住了的展廚師,再次說道。

「對了,別忘記帶上錢,我的鵝很貴,就怕你吃不起!」

ps:求月票,菜貓都三十名了,拜託各位投喂一些月票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