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本事你說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本事你說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10 04:58  字數:2502

「這是肯定的,您對於鵝的研究時間太久了。」廖經理這就是會說話的人,專說展廚師愛聽的。

「恩,那君子蘭的人有幾個?」聽了誇獎展廚師心情舒暢,開始問起了事情。

「是兩個人,來定婚宴的,不過這兩人是姚青介紹來的。」廖經理也不隱瞞,直接說道。

「原來是那個小丫頭。」展廚師點頭,表示知道了。

兩人不緊不慢的往包廂走,而伍洲和庄心暮則還在吃著甜品。

「還是袁老闆的甜點能讓我吃下去。」伍洲在心裡吐槽。

不過看著自己女朋友一臉幸福也就跟著一起吃,很是有男友力。

「咚咚」廖經理敲門。

「請進。」伍洲開口。

短旗袍女人在伍洲說完就上前打開包廂門。

而廖經理則是敲完門就自然的退到展廚師後面。

是以大門一打開,伍洲和庄心暮看到的就是穿著雪白廚師服的展廚師。

帶著廚師帽,身材幹瘦,眼睛炯炯有神,一臉的認真,此刻臉上倒是帶著溫和。

「兩位好,我是這裡的廚師,姓展。」展廚師矜持的介紹了一下自己。

「您好。」伍洲和庄心暮同時說道。

「我聽廖經理說兩位對於我這燒鵝有點疑問,是嗎?」展廚師對客人說話還是很溫和的。

「是的,我覺得您這天下第一名不副實。」庄心暮一個沒拉住,伍洲就說出了心裡話。

這話一說,就是廖經理都有些膽寒,開玩笑敢質疑展廚師的早就被懟到爹媽都不認識了。

「嘖,簡直是個愣頭青。」廖經理心裡哀嘆。

「我就說肯定發飆。」這是回來站好的女服務員小米。

「這傢伙,還真是不會說話,委婉點也好。」庄心暮這是對於自己男朋友的無奈,當然他的觀點她還是認同的,誰會比袁老闆做的好吃?比都沒得比。

只是事件的主人展廚師倒沒有立刻發火,而是轉頭看了看分毫未動的燒鵝,然後才開口。

「我看兩位還沒動過這燒鵝,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展廚師指著完整的心形盤子說道。

「因為香味都勾不起我的食慾。」伍洲理直氣壯的說道。

「也許是你自己腸胃不適。」展廚師立刻說道。

「不是,就是這味道讓我沒有吃的慾望。」伍洲搖頭,認真的說道。

程序員就是這麼認死理。

「聽你的意思你聞過更好的味道?」展廚師對於自己這個猜測嗤之以鼻。

「當然,前兩天在門外聞到差點讓我口水都掉下來,那可比這個好多了,也不對,不能比,不能相提並論。」伍洲說的自然是袁州失敗的那個燒鵝。

「呵呵,老頭子我做鵝多少年了,恐怕那時候你都沒出生,你有什麼資格評價?」展廚師這話說的很是肯定。

「我是食客,我當然能評定。」伍洲挺胸,認真的說道。

「那好,有本事你說說,我這鵝差在哪。」展廚師一拍桌子,氣勢十足的說道。

「說就說。」伍洲一口應下。

「我聽著呢,老子還沒聾。」展廚師中氣十足的回答。

「首先,你的鵝肉切好了端過來,香味都飄了一路,到這裡的時候都沒味道了,香味完全勾不起我要吃的慾望。」伍洲說的頭頭是道。

但是也只說香味,畢竟他連袁州做的鵝都沒見到。

「而,人家袁老闆的隔著整個店,都吸引了半條街,簡直是不可同日而語。」伍洲說的很是鏗鏘。

「說來說去你就是嫌味道淡了,想吃鹽還不簡單,去拿包鹽來。」展廚師嗤笑一聲,直接說道。

「不是,都說是味道,色香味,你這香都沒有,是冷盤不成。」伍洲指著完全不冒熱氣的燒鵝。

「今天就告訴你,有本事你把你說的鵝端過來,靠嘴皮子,老子還沒怕過誰。」展廚師一不注意又溜出了粗話。

「這不行。」伍洲乾脆拒絕。

「感情你小子玩我呢,說清楚,你是來砸場子的?」展廚師眼睛一瞪,頗有威脅的看著兩人。

「當然不是,人家店裡有規矩,不外賣,我可拿不出來。」伍洲聳肩。

「那行,你小子說說是哪個技師的手藝,敢讓你沒嘗老子的手藝,就指摘。」展廚師指著伍洲,一臉你說不出來,就打斷你腿的模樣。

「袁州袁老闆,那燒鵝我只是聞到了他做,還沒正式掛牌點餐呢。」伍洲站直身體,一點也不懼的說道。

「那是誰?」展廚師一時還真想不到很厲害,叫袁州的廚師。

「展廚師,應該是那個雕刻很厲害的廚師,那天咱們看的節目。」一旁的廖經理倒是知道,上前對著展廚師說道。

「你說那電視上的那個?」展廚師一下子想起,那神乎其技的刀工。

「應該是。」廖經理點頭。

「你們說的高手在民間節目是吧,那就是袁老闆。」伍洲一臉與有榮焉的模樣。

「哼,刀工厲害的多了去,燒鵝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展廚師冷哼一聲。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有了袁老闆的燒鵝,誰吃你的這個。」伍洲也驕傲的說道。

「有本事你讓那姓袁的來比比,別的不說,就燒鵝這功夫,我看他還得回去娘胎里練個幾十年。」展廚師對於自己的手藝那是絕對自信。

「你一個老廚師,肯定比不過袁老闆。」伍洲氣急,但還是肯定的說道。

「你去告訴他,想賣燒鵝,還得老子指導指導他,就他那毛頭小子,知道怎麼分鵝的公母不。」展廚師乾瘦的臉上露出嘲笑。

「袁老闆的手藝跟你比那就是糟蹋。」伍洲指著展廚師,很是生氣。

「有本事就來比比,別聽說是老子的天下第一鵝就嚇的不敢來。」展廚師是誰,那是為了鵝,可以懟天懟地懟空氣的存在。

「我是沒本事請動袁老闆,有本事您去桃溪路,親自去店裡,不過我看你還是別去,免得丟了老臉。」伍洲也是怒火上頭,直接就說道。

「沒錯,您要是這麼有信心,完全可以去袁老闆的店裡看看,畢竟我們只是那裡的食客,確實沒辦法讓袁老闆來您這吃飯呢。」庄心暮說話的水平就高多了。

一句話就把展廚師架了起來。

可不是這樣,他們作為食客覺得你的不好吃,就是覺得袁老闆的好吃,你一個主廚總不好讓客人給你約戰吧。

……

ps:求正版支持~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