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三十二章 特殊的售賣方式

第四百三十二章 特殊的售賣方式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7 07:21  字數:2730

「停,都別吵,我來問。」姜嫦曦中氣十足的大吼一聲。

「額……」這一下,所有食客都下意識的停下了嘴。

姜嫦曦滿意的看了看安靜下來的小店,這才轉頭看著袁州開口。

「袁老闆,你剛剛是在研究新菜嗎?」姜嫦曦直接問道。

「嗯,新菜。」袁州站在廚房裡,認真的點頭。

「是什麼新菜,什麼時候會出,可以售賣。」姜嫦曦對袁州的問話從來都是直來直去的,不然袁州可能回答的更讓人聽不懂。

「燒鵝,售賣時間還沒定。」袁州不著痕迹的看了看手上的水泡,肯定的說道。

「燒鵝,居然是燒鵝,好想吃。」第一個說這話的是漫漫。

「哎呦,這好像是袁老闆第一次出整個的。」一個食客好奇的說道。

「胡說,那鳳尾蝦不是整隻嘛。」邊上的食客毫不猶豫的反駁。

「誰和你說這個,我說的那是整雞整魚之類的,這燒鵝肯定是整隻嘛。」食客也笑眯眯的解釋。

「說的也是。」這下剛剛反駁的食客才點點頭。

「為什麼不確定時間?」姜嫦曦漂亮的臉上,滿是不解。

「我知道,肯定是要看鵝的心情。」漫漫俏皮的接話。

「哈哈,對對對,說不定鵝的心情不知道什麼時候好。」烏海摸著小鬍子,很是愉快的接話。

自從袁州說看蜜蜂的心情後,這個梗都要被他們玩壞了。

「不,是看我的心情。」袁州皺眉,認真的解釋。

「啊?為什麼。」烏海反射性的問道。

「燒鵝每月只提供四隻。」袁州說出了原因。

「這還真是看你的心情了,看你什麼時候做是吧。」烏海作為一個有文化的文藝青年都忍不住翻了白眼。

「袁老闆,生命在於運動。」凌宏露出肱二頭肌,激勵的說道。

「對,不能太懶,就沖這個香味,四隻都不夠我一個人吃。」烏海連連點頭。

「聽見這話,鄭家偉應該很高興。」袁州不動聲色的堵了回去。

畢竟從鄭家偉天上地下的追著烏海畫畫就能看出來了。

「藝術怎麼能催,那是靈感的碰撞。」烏海說起畫畫從來都是一臉的嚴肅。

「嗯,所以都一樣。」袁州贊同的點頭。

好吧,這下烏海無話可說了。

「各位營業時間到了,請各位點餐。」申敏見縫插針的說道。

這一下,也顧不得新菜,畢竟先吃午飯才是重點,剛剛那一陣陣的香味,可是勾的人饞蟲都冒出來了,當然口水也是咽了不少了。

「老頭子我今天可是要奢侈一把,東坡肘子一份,再來兩個清湯麵套餐。」老大爺特別豪氣的說道。

「那肘子你能吃?」老婆婆瞬間瞪眼。

「能能,這可是小袁師傅做的。」老大爺立刻堆笑的說道。

「只這一次。」老婆婆掐了一把老大爺,這才同意。

畢竟這肘子一聽就是大油的,老年人腸胃弱,老婆婆擔心也正常。

「燈影牛肉加白飯。」食客們今天點的還都是肉。

可能是剛剛酥香的味道讓人食慾大開。

申敏認真的傳達著食客的需求,袁州聽完就開始準備。

準備的時候,難免就被人看見了手背上的泡。

時間久了之後,袁州已經能習慣手上豌豆大小的水泡,也沒影響他操作。

「你看袁老闆這是燙傷了?」因為請客不想和袁州說話的殷雅最先發現。

「好像是的。」姜嫦曦從不做飯,還真不知道。

「那麼大個水泡,肯定是燙傷。」漫漫好歹是甜點店的老闆,一看就肯定的點頭。

「這……」殷雅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說。

「這種時候需要擦藥吧,我看他肯定沒擦,看那水泡光亮的。」漫漫轉頭看了一眼殷雅,皺眉說道。

「燙傷膏?」殷雅也不是很懂這些。

「那有什麼用,我那有朋友帶的貂油對燙傷好著呢。」漫漫眼睛一亮,一下子想起來。

「漫漫,你看要是袁老闆這個嚴重了,說不定又要休息,我們就沒好吃的了,你看是不是貢獻你的貂油出來?」殷雅聽完,立刻對著漫漫說道。

「可以,但是我可不拿給他,免得他嘚瑟,雅雅你去!」漫漫臉上的壞笑就連姜嫦曦都發現了,但殷雅還只顧著看袁州的手。

「沒問題,那吃了午飯你給我。」殷雅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這下也忘了上次吃飯的尷尬。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漫漫偷偷對著姜嫦曦眨眼,然後才一本正經的說道。

而帶著口罩認真做飯的袁州卻不知道,他手上的水泡被三個美女關心了。

有了殷雅這層,姜嫦曦還特意囑咐同樣發現的凌宏和烏海不要插手,就讓殷雅去送。

……

忙碌起來時間就過的很快,這不袁州都忘記水泡的疼痛,兩個小時一下子就過去了。

「謝謝光顧,晚上見。」袁州和每次一樣,站在廚房裡,有禮的說道。

這話也就意味著午餐時間的徹底結束。

「老闆,那我先回去了。」申敏送完最後一個客人,然後才說。

「路上小心。」袁州點頭。

「踏踏踏」直到申敏的腳步聲遠去,袁州才坐下休息。

只是還沒歇息幾分鐘,門口就探進來一個腦袋,正是吳宏。

袁州幾乎忍不住皺眉。

想了想袁州打開弧形長桌的一邊,走出店門。

「袁州師傅你忙完了?現在有沒有想收徒呢?」吳宏看見袁州出來,立刻問道。

袁州並沒有開口,先是看了看門口多出了一個小馬扎,再看吳宏絲毫不累的模樣,就知道這是他搬來的,深吸一口氣,袁州開口了。

「吳宏,我不會收徒,不管你是在這裡站一天、一個禮拜、一個月、或者一年,我都不會改變我的決定。」袁州這話說的無比嚴肅認真。

「為什麼!」吳宏睜大眼睛,臉色瞬間脹紅,大聲的問道。

「你缺少作為廚師最重要的東西。」袁州看著吳宏,並不為他的生氣或憤怒有所動容。

「什麼東西,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吳宏並不相信袁州說的。

「吳宏你要知道,鐵杵才能磨成針,而木材只能磨成牙籤,但是很顯然,你連做牙籤的努力都沒付出。」袁州意有所指的看著門口的小馬扎。

「你!哼!」吳宏這下綳不住了。

袁州一開口就是拒絕,現在還直接說他不努力,這讓吳宏完全不能接受,畢竟他真的覺得他很誠心了。

看了袁州一眼,轉身就準備離開。

「請把你的板凳也帶走,路上小心。」袁州在背後,淡淡的說道。

這下吳宏簡直是羞怒交加,「噔噔噔」跑過去拿起小馬扎,立刻跑走。

……

ps:請關注菜貓的微信公眾號,裡面有很多好玩的番外和其他的小東西~,大家看菜貓最近努力更新,能不能獎勵些月票呢?謝謝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