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三十一章 燒鵝的魅力

第四百三十一章 燒鵝的魅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7 07:21  字數:2603

「我覺得可能是小清新的菜,畢竟袁老闆是很難說的。」漫漫也開始猜測。

「這不是燒鵝的味道嗎。」還是凌宏最為熟悉,一下子就猜了出來。

「誰不知道,我們這是遐想袁老闆做的是什麼味道。」姜嫦曦白了凌宏一眼。

「沒錯。」漫漫點頭。

「袁老闆的做的東西味道,是想能想出來的?」凌宏白眼。

「難道沒人說袁老闆又在吃獨食嗎!」伍洲弱弱的問道。

「別說出來,我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拆門。」漫漫握拳,認真的說道。

「袁老闆袁老闆,快開門,到營業時間了。」烏海直接身體力行。

「現在的小夥子就是著急,一點耐心都沒有。」老大爺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你別拖著老婆子往前走。」老婆婆專業拆台。

「咳咳,這不是怕別人擠著你嘛。」老大爺一臉認真的看著老婆婆說道。

「得了吧,咋還是老實往前挪挪,這樣也能快點吃上。」老婆婆到是很坦誠。

烏海的大力敲門完全影響不了袁州,畢竟系統出品,必屬精品。

就算袁州剛剛取青梅已經失敗,但後面的工序卻是不能少的。

這就好像小時候袁州寫作業,寫錯字了,但卻非要把錯字寫完再擦一樣。

是以後面的工序袁州也是一步不停的按照規矩來。

瓦缸燒鵝最重要的就是溫度的控制,因為其散熱慢,加熱速度又快,是以比較難以掌握,要是一個不好,這鵝就和非洲逛了一圈似的全身黑漆漆。

「差不多了。」袁州聽著裡面輕微的油脂爆破聲,和「噼啪」的木柴聲音,肯定的說道。

帶上防燙手套,「呼啦」一聲揭開了烤爐。

「味道聞起來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袁州聞著燒鵝酥香的味道,皺著眉頭說道。

自從手燙傷後,袁州的眉頭就一直緊皺著,還沒鬆開。

伸手拿出燒鵝,烤鵝的香味更加的瀰漫開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系統的惡趣味,明明可以屏蔽聲音,卻沒有屏蔽味道,這不這味道讓外面等著更加無奈了。

「咕……」姜嫦曦的肚子發出響亮的抗議。

「姜姐,你的肚子……」漫漫拉住姜嫦曦的衣袖說道。

「該死的,還不是這袁州,時不時的就在裡面做吃的,好不賣,餓死了。」姜嫦曦是誰,她可是三失婦女完全沒有不好意思,還直接埋怨起袁州。

「哎,我也好餓。」漫漫捂住肚子,一臉哀嘆。

「這小袁老闆到底做什麼呢,這麼香,老頭子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老大爺著急的往裡看。

「袁老闆你這樣是不道德的,快開門,吃不到我們看看也好。」烏海則是一邊拍門,一邊委婉的說道。

「小敏,你有鑰匙嗎?我們只在門口看看做的什麼,絕不進去。」凌宏則一臉笑容,親切的看著申敏。

「沒,沒有,凌先生。」申敏暗暗咽下口水,緊張的說道。

「哎,那要等多久。」凌宏本來就長得帥氣,這樣口氣憂鬱的說話,對於申敏這樣的小女孩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那個還有十分鐘,十分鐘之後就會開門了。」申敏仔細的看了看時間說道。

「嗯,那謝謝敏敏。」凌宏心裡一片無奈。

他當然知道還有十分鐘,沒看到排隊的都以為扳著手指頭在數了嘛。

而袁州則在裡面觀察烤好的燒鵝。

本來燒鵝只需要烤到全身金紅色,頭部鵝眼微微突出,鵝身體表面的中間起縫,整個重量變輕就可以了。

現在袁州拿在手上的這隻就完全符合這個標準。

「表面看起來也不錯。」袁州一步步的對著這隻失敗的燒鵝研究。

算是總結失敗的經驗。

「嗞」的一聲,快速取下燒鵝勾和鵝尾針,裡面的鹵汁發出輕微的嘩啦聲。

袁州立刻把燒鵝伶起,把肚子里的鹵汁倒出來,盛放在一個繪著綠葉的小碗里。

小碗裡面是細膩潔白的白瓷,盛著棕紅色的鹵汁,上面冒著一顆顆的油珠珠,微微散發著熱氣,聞起來噴香可口,讓人忍不住想嘗一口的感覺。

進接著,袁州拿出神跡菜刀,趁著燒鵝還熱乎的時候,幾刀就把它斬成幾大塊。

「嘩」刀背一抹,一放,一下子就放到一個大盤子里。

整個盤子就好似一隻鵝,剛剛切好的燒鵝擺好之後,就好像在鵝背上,盤子的前面還有昂起的額頭,看起來很是優雅。

「嘩啦」一聲袁州直接淋上剛剛倒出來的鹵汁。

滾燙的鹵汁和香脆的外皮瞬間相遇,發出美妙的「滋滋」聲,一下子就激發出更加濃郁的香味。

「表皮光滑油亮,看起來像刷了蜂蜜,不錯。」袁州看著成菜,客觀的說道。

「只剩下味道了。」袁州拿起自己的專用筷子,準備開吃。

畢竟只剩下幾分鐘便要開門了。

夾起一筷子燒鵝,袁州也沒多做停留,直接塞進嘴裡。

只是燒鵝一入口,袁州就皺起了眉頭。

「果然是這樣。」袁州幾下咽下嘴裡的肉,語氣瞭然。

因為青梅破皮,一下子就把青梅本來帶有的澀味和苦味引發了出來,進入了鵝肉里,這一點點別人當然吃不出來,但是袁州可以。

所以袁州才認為他的第一隻燒鵝失敗了。

不過袁州也沒浪費,一隻3500克的燒鵝袁州吃下了大半,剩下的骨頭袁州則直接端給了麵湯。

完全不顧它是一隻寵物狗。

「喏,今天加餐,有骨頭可以啃。」袁州看著等吃的麵湯,認真的說道。

在他看來,貓吃魚,狗吃骨頭,這才是正常的,畢竟他可是喂麵湯喝麵湯的男人。

做完這些袁州才大開大門。

「嗯,這麼多人?」袁州眼睛睜大了一瞬間,一下子又恢復嚴肅臉,還是形象重要。

不過他心裡有些莫名,自從有了排號機,門口排隊的一般就只有最先能進來的二十人,現在門外黑壓壓的一片看起來可不止二十人。

只是這個疑惑馬上被烏海解開了。

「袁老闆,你太過分了,到底做了什麼好吃的,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烏海一進門就開始東看西看的。

「對對對,老頭子的口水都快到胸口了。」老大爺老當益壯,拉著老婆婆的就擠了進來。

「吃獨食通常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凌宏也開口說道。

「請各位排隊進入,請排隊進入。」這時候被擠到門邊的申敏才擠進來,大聲的說道。

而袁州則一臉淡定,腳步飛快的往廚房走去。

畢竟這些進來的人不像來吃飯,倒像是要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