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二十九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敗

第四百二十九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6 14:42  字數:2427

「今天的晚飯就吃燒鵝。」袁州看著表皮乾燥的燒鵝,很是滿意的自言自語。

說起來系統準備了一個小型的掛爐,就在廚房裡,有多小呢,大約就是一次只能掛一隻燒鵝。

袁州伸手習慣性的敲了敲烤爐的外壁,發出輕微的「砰砰」聲。

「這是瓦缸?」袁州以為會是磚頭加泥灰之類的,或者直接在地底的深井。

畢竟深井燒鵝的老式做法就是這樣做的。

而且以系統的能力就是有一口井用來燒鵝,袁州也不會驚訝的。

系統現字:「是的,其使用石英、長石、黏土等原料配合成的陶土,經過傳統的木炭燒製成瓦缸胚子,然後瓦罐坯子經木炭燒制而成陶罐坯,陶罐坯上釉後入爐重複燒製成瓦罐。」

「瓦罐具有通氣性、吸附性好,還具有傳熱均勻、散熱緩慢等等這些特點,極其適合用作烤爐。」

「當然本系統提供的乃是使用古法燒制,現代法燒制易變形或者炸裂。」

「又被秀一臉的知識。」袁州一邊吐槽,一邊認真的看著系統提供知識。

當然也沒有忘記一本正經的嘀咕「被系統秀知識,被伍洲秀一臉狗糧,真是充實的人生。」

「鵝尾針居然也是陶瓷的,一會的燒鵝鉤也是陶瓷是吧。」袁州拿起做成黑鐵色的尾針,一臉無語的說道。

本來袁州看著鐵色的尾針,以為就是鐵的,但沒想到系統還是很喪心病狂的,生鐵有味道,但是熟鐵就沒有了,當然合金的可能最大,但效果確實沒有陶瓷好。

袁州封住鵝尾的速度很快,快速的鎖住了香味。

拿起燒臘勾直接從鵝體亦下處部位勾入鵝腔,將鵝頭轉過來夾在燒臘勾中,如此夾住鵝頸以免漏氣,這期間袁州細細看了看,鵝表面並沒有出油的跡象。

說明前期處理的很好,這下袁州才把整鵝掛在一旁,開始點火預溫。

進行點火前,袁州猶豫了一下,畢竟拿在手上的可不是普通的木材。

「系統,你用黑檀來烤鵝真的不會被打死嗎。」袁州拿著木頭,一臉心疼。

系統現字:「用火烤制需按四時節令,參考五行學說,現為初冬,冬在五行之中屬黑色,而黑檀木材區別明顯,邊材白色至淺紅褐色,其為心材黑色。」

「其黑色的木心五任何特殊氣味,正好適宜烤制燒鵝,如此才不違背自然規律,如此有助於人類養生防病。」

「而且現在黑檀烤制用火的是宿主。」

「四時節令,五行學說,真是博學。」袁州感慨的說道,然後就發現了最後顯現出來的一句。

「等等,你的意思是點火的是我,要打死也是打死我嗎?」袁州一臉驚訝。

對於袁州的問話,系統毫無反應。

「系統你真是太壞了,那是因為你提供的材料就是這麼極品,所以主要責任在你,我只是個為了廚神目標進發的小廚師。」袁州一邊點火,一邊甩鍋。

「不愧是硬材還不好燒著。」袁州嘟囔了一句。

還好過了初期的點火階段,袁州就很快燒著,並開始增加溫度。

因為掛爐小,而且加熱速度快,很快就達到了最佳溫度250度,這時候袁州帶上防燙的手套,快速的把生鵝掛進了烤爐裡面。

然後「砰」的一聲蓋上爐蓋,開始烤制。

這一系列的動作袁州非常專註,做的既快速又準確。

因為烤爐很小的原因,很容易就掛到了烤爐的中線位置,袁州也算鬆了口氣。

「還好店內溫度是恆溫的,不然今天稍冷的天氣,還需要增加兩度才適合烤制。」袁州從後門感受了一下店內店外溫度的差別。

「嘩嘩」袁州打開水龍頭,開始仔細的洗手。

這個時候袁州就開始仔細的盯著時間,哪怕他預估的時間其實和鐘錶差不多,但每次第一次做一個新菜的時候,袁州還是會像初學者一樣一步步的按部就班。

當然其中的創新是一回事,中間過程的每一步袁州都會按照既定的計劃來。

「咦,這畫是歪了嗎?」袁州看完時間,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掛在天花板的畫。

袁州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噔噔噔」的跑上樓梯。

從二樓拿出一把極其長的尺子,下來了。

「啪」的一下按動用來採摘金陵草的腳墊,直接升高到屋頂。

嘩嘩的左右擺動手上的長尺子,直到畫的四條線和屋頂的四條線全部平行後,袁州才罷手。

「這樣看起來才舒服。」袁州仰頭滿意的看著回歸正位的畫。

不過要是烏海在這裡,恐怕會直接吐槽「袁老闆是個死強迫症。」

畢竟上次掛畫的時候,烏海可是被袁州指揮的團團轉。

眼力異於常人的袁州,就是一厘米或者半厘米的誤差在他眼裡都很多,是以烏海是極不喜歡袁州的強迫症,哪怕他是個沒好到哪裡去的完美主義。

「咚咚咚」再次跑上樓放好尺子,然後袁州回到了水池旁邊。

「時間剛剛好,還有五分鐘用來洗手。」袁州呼出口氣,一臉滿意的笑容。

緊接著袁州是示範了一次最為標準的洗手,足足洗滿了五分鐘,然後才擦乾。

「叮」袁州設置的鬧鈴也響了起來。

袁州立刻帶上防燙手套,直接拿出燒鵝,小小的打開尾針,正好露出一個雞蛋大小的口子。

「現在鵝的內部很嫩,不能使用尖銳物品破壞,那麼只能用手。」袁州深呼一口氣,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袁州已經是個成熟的,掌握非凡技藝的廚師,哪怕是程技師這樣的高級技師也想方設法的想拜入他的門下。

史上最年輕的米其林三星楚梟,也對袁州的天賦和手藝感到壓力,但是袁州現在卻錯估了一件事情。

剛剛烤到一半的鵝,不是凡人能忍受的燙,特別是在它肚子里。

「卧槽!」袁州這句粗話直接衝出口罩。

因為袁州被燙傷了,就在他使用手指伸進鵝肚子,夾出裡面的青梅的時候。

袁州手上肉眼可見的起了兩個光亮的水泡,非常惹人眼球……

ps:還有一章,嗯,菜貓去吃晚飯了,是晚飯~,對了菜貓的公眾號請大家加一下,裡面有各種有趣的番外和內容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