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二十八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敗

第四百二十八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5 18:57  字數:2482

「不用說,你這紹興黃酒也是不會給我喝的對吧。」袁州心裡還是挺想嘗一嘗的。

畢竟紹興黃酒實在是有名。

「你說這紹酒在南北朝時期,就已經被列為貢品,還有各種讚頌的詩句,其中花雕更是被譽為女兒紅,你說說你餵鵝的是哪種。」袁州好奇的問道。

系統現字:「紹興酒的優劣一個重要感觀標準為質厚薄與否,最開始花雕特指陳年紹興酒。」

「在古時紹興有風俗,在女兒出生之後,封存壇裝紹興酒以備嫁妝,至女兒出嫁時,將封存紹興酒取出,在壇面上塑雕上各種彩色花鳥圖案,隨稼而出,故名花雕又稱女兒酒,最後人們就將陳年紹興酒專稱花雕。」

「所以你說這鵝喝的是陳釀紹興酒!」袁州忍不住翻了翻鵝肚子。

大概是在找尋鵝肚子里還有沒有酒,這種好酒袁州也值聽過而已。

現在地域保護政策很多,就是說在在外地別說好的黃酒,就是正宗的都很難買到。

比如茅台酒,袁州就知道除了出產茅台的茅台鎮外,其他地方都釀不出這樣的酒。

據說有日本科學家曾經秘密偷過茅台的配方與酒窖泥土,用來自己研製,但卻失敗了。

只是因為茅台土壤里的細菌並不能適應那邊的環境,然後死亡。

所以說袁州很想喝一口嘗嘗。

系統現字:「是的,此鵝選自凈鵝剛剛達到3500克的鵝,並且每日食用優質稻穀。」

「作為宿主,我強烈要求這樣的飲食。」袁州一臉嚴肅的說道。

「而且我認為這是合理要求。」袁州想了想又補充道。

系統現字:「請宿主努力升級,以後會開放這樣的飲食條件。」

「我跟你說,一個廚師的心情很重要,我要是吃不到好吃的,心情不好怎麼能做出美味呢,對吧。」袁州習慣性的以為系統又是拒絕,就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然後才發現,好像和想像的不一樣。

「你居然回答不一樣,說好的套路呢,突然不按套路出牌我很不習慣啊!」袁州扶額,一臉無奈。

袁州說完,這才仔細看了看系統剛剛的回答。

這一看袁州就開心了,立刻問道「你這意思是升級後就可以了?那麼幾級可以?」

系統一片安靜,又回到了不回答的狀態。

「又是這樣,關鍵時刻就不回答了。」袁州一臉無語。

聳了聳肩,袁州不在關注系統,而是動手處理鵝肉。

一般來說清理乾淨之後就會斬去鵝掌及翅尖,但袁州並沒有這樣。

「還是先清洗吹氣。」袁州拿起清洗鵝,直接開始清洗。

「嘩嘩」的水聲在袁州小店裡響起。

系統提供的鵝,只在腹部有一道長約一寸的開口,內臟就是從這個小口裡取出,這樣也能最大限度的保證鵝身的完整。

而袁州就直接把微冷的梅雨水用來洗鵝的腹腔,當然這也是出自系統的提供。

一會兒這個鵝需要炭火炙烤,性冷的天雨水不可用,大寒的冰水自不可用,而露水味道雖然也甜,但卻性涼,也不適合。

只有梅雨水,味道微帶甘甜,性平,用來洗鵝最好不過。

直到血水全部洗凈,袁州把鵝直接架了起來,用來瀝干水分。

一邊瀝干一邊袁州用吸水的棉布輕輕擦拭鵝的表面。

「你說我要不要親自給它吹氣,反正是我自己吃的。」袁州好似在問系統,又好似在自言自語。

他說的自然是關於給鵝吹氣的事情。

燒鵝必須吹氣,然後使空氣慢慢進入入鵝體皮下脂肪與結締組織之間,使整個鵝脹滿。

就在袁州糾結的時候,系統突然現字了。

系統現字:「系統提供的氣槍在柜子里。」

「好的吧。」袁州聳肩,然後拿出氣槍準備打氣。

用手輕輕的將鵝頭向上揚,接著把氣槍的氣嘴從鵝頸殺口處伸入頸腔,再用左手將頸部和氣嘴一起緊緊握住,然後右手直接開始按壓氣槍,將空氣慢慢打入鵝的身體。

「呼呼」隨著空氣被壓入鵝的身體,本來干扁的鵝身開始慢慢膨脹,直到脹大到八分的時候,袁州才停下。

這時候大鍋里的水也「咕嚕咕嚕」冒泡,滾了起來。

袁州一手拿著鵝,一手拿著勺子,開始用滾水開始燙鵝,隨著鵝慢慢適應溫度,在整個下鍋,開始焯水。

期間袁州非常小心的不碰到鵝的胸脯,以免留下凹痕,破壞鵝的整體形象。

隨著鵝被燙熱,一絲絲鵝的香氣和極淡的酒香就瀰漫開來。

「還真香,不愧是吃酒的鵝。」袁州感慨。

不過馬上袁州就注意到另一件事情。

「系統你這空氣就是蓉城的?咱們這裡可是有霧霾的。」袁州稍稍一空閑就開始詢問系統。

系統現字:「此空氣出自有世界心臟之稱的塔斯馬尼亞洲島的惠靈頓山。」

「那裡靠近南極,卻不接壤,這片陸地也有世界盡頭的稱號,取自那裡冬季攝氏十度的空氣乾淨無污染,微微帶著一絲冷雪的味道,適應用來給鵝打氣。」

「早知道我應該先吸一口,看會不會醉氧。」袁州直接吐槽。

吃的是陳釀花雕,住的是惠靈頓山,這真的,袁州覺得自己活得不如一隻鵝了。

為了能超過一隻鵝,努力升級是王道。

還好這時候輪到鵝出鍋了,袁州也沒心思和系統說話,開始專心致志的侍弄鵝。

這時候,袁州用夾子拎出滾燙的鵝,開始在它身上澆上冷水,這樣熱脹冷縮之後皮質脆嫩,全無腥味。

等到冷水澆過,鵝肉不在冒熱氣,袁州才開始給鵝上自製的脆皮水和往鵝肚子里塞東西。

塞的時候,袁州用的瓷質勺子,一勺一個,快速而精準的塞進去。

塞完肚子刷表面,脆皮水必須要均勻的刷上一層,不然鵝肉烤出來後表皮色澤會不一致,從而影響美觀。

「現在就只剩下晾乾了。」袁州縫好鵝肚子,把塞進去的東西包裹好,就把鵝掛在了專用瀝乾的地方。

鵝肉需要吹乾後燒出來才會有「皮光肉滑」的絕佳效果,是以袁州絕不吝惜時間。

「這應該是工序最多的菜了。」袁州看著堪堪完成一小半的燒鵝,有些自豪。

……

ps:不好意思,愚蠢的菜貓修文沒注意時間,一下子超過了十二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