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二十七章 精品燒鵝

第四百二十七章 精品燒鵝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5 18:57  字數:2731

「師傅,師傅,今天可以收我為徒了嗎。」吳宏的聲音由遠及近,特別大聲。

單單只是聽見這聲音,袁州就忍不住想扶額,但想著自己塑造不易的高冷男神形象也就生生的忍住了。

只是眉頭狠狠的皺了皺。

「小袁師傅收徒弟了?」老大爺看著莽莽撞撞跑進來的吳宏,驚奇的問道。

「哈哈,對,就是,袁老闆你的小徒弟又來了。」這是明明知道袁州怕麻煩,卻毫無同情心的烏海。

「別這樣說,萬一袁老闆想不通收下了,那不就耽誤時間了。」還是凌宏稍稍有點良心,雖然也是為了吃。

「不,我沒有收徒的打算。」袁州嚴肅的開口澄清。

「而且有資格叫我師傅的人不多,但絕不包括你。」袁州這話說的很認真。

「師傅……」吳宏臉上一熱,有些微怒,但還是急忙開口準備說些什麼。

只是被袁州皺眉打斷「不好意思,我想我昨天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我暫時沒有收徒的打算。」

「師傅你也說是暫時沒有,說不定一會就有了呢。」吳宏不為所動,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

「現在是本店的營業時間,如需用餐請排隊,如不用餐請出門。」袁州並不理會吳宏的說話,直接開口趕人。

「小夥子,就算小袁老闆一會有收徒的想法,你也不能現在就叫師傅。」袁州還沒開口,老大爺就語重心長的開口了。

「你是誰?」吳宏問這話到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好奇。

「我不重要,只是個食客,但你打擾到老頭子我了。」老大爺哈哈一笑。

「哦,袁州你看怎麼樣?」吳宏一聽只是食客,也就沒在多說,轉頭期待的看著袁州。

「別的不說,你來拜師為什麼還直呼其名?」凌宏揮手,再次打斷吳宏。

「不能叫名字?」吳宏一臉不解。

「當然不能,別問我原因,出去自己想。」凌宏一向自我任性。

「請問您要用餐嗎?」見吳宏雖然脹紅了連,但還是沒出去,申敏上前問道。

袁州默默鬆了口氣,畢竟和一個根本不聽你解釋的人說話還是挺累的。

「不不不,我吃了早飯。」吳宏搖頭。

「那不好意思,本店正在營業,地方狹小。」申敏很是委婉的說道。

「好,我去外面等。」吳宏並沒有放棄,握拳認真的說道。

「好的,先生。」申敏客氣的說道。

「看來袁老闆你麻煩不小。」凌宏搖頭。

「確實。」老大爺也認同的點頭。

「沒事,我確實沒有打算收徒,並且就算收徒也不會收他。」袁州認真的說道。

態度堅決的袁州讓食客們都放下了心。

同時袁州默默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一點眼色也沒有,比我簡直差的遠,就算孫悟空的跟斗雲都沒他遠。」

等到早餐時間一結束,袁州就「嘩啦」一聲拉上大門,直接沒有理會準備打招呼的吳宏。

「今天就好好的準備燒鵝。」袁州拍了拍手,自言自語的說道。

大門一拉上自然也就擋住了那些人的視野。

「居然這麼快就關門休息了。」吳宏放下舉著的手,無奈的說道。

「走吧侄子。」小姨吳倩現身,對著吳宏說道。

「好吧,我中午再來。」吳宏幹勁滿滿的說道。

「可以,先陪小姨去轉轉。」吳倩拉住吳宏就走。

另一邊袁州開始上樓洗漱,準備做燒鵝。

擦臉、凈手、換衣服,袁州很是鄭重的做完一切再下來的。

畢竟這個燒鵝做法複雜,還非常難,這一套下來也是為了寧心靜氣。

就好像武功高手在決戰前做的一樣,為了發揮自己最好的狀態。

「小店的第一道粵菜。」袁州吐口氣。

「等等,系統這次的鵝需要我自己殺嗎?」袁州打開柜子之前突然這樣問道。

系統現字:「不用,系統已經提供了凈鵝。」

「那就好。」袁州說完,一把拉開櫃門。

櫃門一拉開,裡面微微冒出一絲涼意。

「居然是冰櫃嗎。」袁州面不改色的拿出一隻鵝。

對於系統的黑科技,袁州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有時候總覺得生活在未來科技里。」一會之後,袁州吐槽的聲音還是從口罩里傳了出來。

系統現字:「本系統的改造是全方位的。」

不知道為什麼,袁州總覺得從這冷冰冰的字里看出了驕傲的感覺。

觀察食材,袁州也習慣一聞二看三上手。

「嗯,感覺宰殺時間不超過半小時,腹腔里還有些微溫,顏色也很漂亮。」袁州心裡默默的鑒別著案板上,光溜溜的鵝肉。

系統現字:「是的,此鵝於9:05分宰殺,宰殺到凈鵝時間一共十分鐘。」

「果然是這樣。」袁州看了看牆上剛剛九點二十的鐘錶。

這邊袁州在鑒別鵝肉,另一邊凌宏突然想起了那個聾啞學校出來的女人。

對於那天害羞男給出的回答,既在凌宏的意料之內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天問完之後,沒多久女孩就來排隊了,害羞男還是和往常一樣,快步走到女孩身後,默默的看著女孩,也不主動招呼。

但輪到進小店的時候又快速的坐到妹子邊上,速度非常快。

偶爾還像自言自語一般在那裡講話,但只要得到女孩的一個眼神又會非常的高興,臉色通紅。

「正好閑來無事去看看。」凌宏方向盤稍稍一轉,就去了那條街。

凌宏也只是好奇,他們會不會在一起,但說出女孩的問題這樣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一個渴望健全但害羞的男人,和一個開朗善良但是啞巴的女孩,這老天爺也真是有意思。」凌宏嗤笑一聲,又在前一個路口轉去了公司。

「這樣去看挺像變態的,還是免了。」凌宏很是裝逼的帶上墨鏡,車子一溜煙的開過馬路。

這些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也正在震驚當中。

「你說這個是浙東白鵝?」袁州拿起鵝,仔細的觀察。

「這浙東白鵝的飼養史非常長,得有1600年了吧。」袁州現在的記憶力特別好,一確定品種腦子裡立刻有了相關的資料。

「不過系統,你這鵝不像是象山和奉化那邊的,倒像是紹興的。」袁州肯定的說道。

系統提供的食材一向是極品,是以有時候袁州也會猶豫,但也是無形之中增加了袁州知識量。

系統現字:「本系統提供的品種為浙東白鵝,產自紹興,此鵝喙、脛、蹼幼年時為橘黃色,成年後則變成橘紅色,爪玉白色肉瘤顏色較喙色略淺眼瞼金黃色,虹彩灰藍色,色彩鮮艷漂亮。」

「其愛好喜食紹興黃酒。」

「吃西瓜的豬,喝酒的鵝……」面對這些袁州卻只想呵呵!

ps:還有一張,等菜貓吃了飯再來碼~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7-03-0409: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