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二十五章喝水送客

第四百二十五章喝水送客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4 01:05  字數:2499

「你看現在這個狗看起來真的有點像乖乖,要不我們領回去。」女人拉住壯碩男人的胳膊,語氣略帶撒嬌的說道。

「不行。」壯碩男人想都沒想的拒絕了。

「為什麼。」女人不解的問道。,

「這是流浪狗,肯定很髒的,我們去寵物店買,乖,就這樣。」壯碩男人安撫的說道。

「好吧,那我要喝酒。」女人嬌哼一聲。

「行行行。」壯碩男人無奈的應下。

「那你快去問呀。」女人示意壯碩男人上前。

店裡現在喝酒的早就已經上了酒館的二樓,一樓只有袁州在處理食材。

袁州的習慣就是每天把能整理的食材整理一下,以此來熟悉這些食材,加深了解,做出更好的菜色,現在這已經是他的樂趣。

所以現在店裡一共就三個人,小夫妻兩個和袁州。

「哎呀,這不是袁老闆,你好你好。」壯碩男人點頭,然後上前大聲的招呼。

「你好,現在已經過了晚餐營業時間,恕不接待。」袁州點頭,然後直接說道。

「這我知道,聽說你這裡有酒,所以我來打聽打聽。」壯碩男人點頭,然後委婉的說起了酒。

「是的,每天提供三壺酒。」袁州點頭,同時示意一旁牆壁上的菜單。

「那太好了,袁老闆的手藝這麼好,就肯定也好喝。」壯碩男人繼續誇獎。

「謝謝,天色不早了。」袁州客氣的道謝,然後委婉的送客。

只是說出這句的袁州一下子想到了古裝電視劇里的,端茶送客。

只見袁州默默的拿起琉璃台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

「喝水送客,也是挺優雅的。」袁州心裡暗自滿意的點頭。

「別別別,我們今天來就是想喝酒的,5888是吧,轉賬可以吧。」壯碩男人拿出手機笑眯眯的說道。

「不好意思,酒已經賣完了。」袁州認真的說道。

「通融一下,老闆你每天三壺也太少了。」壯碩男人邊上的女人,聲音嬌柔的開口。

「這是本店的規矩,每日三壺。」袁州淡淡的說道。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還是可以通融一下的。」壯碩男人也一臉笑意的說道。

「不好意思,小店的營業時間已經結束,兩位輕便。」說完,袁州再次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這下端茶送客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真的不行?」壯碩男人這下的語氣有些生氣了。

「這是規矩。」袁州淡淡的說道。

「哼,算了。」女人忍不住說道。

「那行,我們走。」壯碩男人不滿,但又不能做什麼。

畢竟現在可是法制社會,買賣自由這是通用的規矩,總不能強買強賣。

「嗯。」女人點頭,漂亮的臉上還是有些怒容,但是很好的壓下去了。

「踏踏踏」兩人邁著比來時鐘的多的步伐快步走出門,路過麵湯的時候,連頭都沒沒回,更別說想起要領養麵湯的話了。

而趴著的麵條則是看著兩人走遠,然後輕輕的「嗚嗚」兩聲,聲音很小,小到店裡的袁州都沒聽見。

不過這只是小小的插曲,只有麵湯和那小夫妻才知道,至於門口的吳宏則是上廁所去了,回來後,還沒來得及看剛剛到來的麵湯就被自己小姨叫住了。

「吳宏,你別鬧了!很晚了,回去吧。」吳倩看著站了許久的侄子,有些無奈的說道。

「小姨,我還沒成功呢。」吳宏不願意,但卻真的有些累了。

「明天再來,你看人家現在都準備關門了。」吳倩看了看空曠的小店,柔聲勸說。

「這樣師傅會不會有理由不收我?」吳宏一臉糾結。

「你都叫師傅了,肯定不會。」吳倩肯定的說道。

「真的嗎?」吳宏看了看毫無反應的袁州,在看看自己小姨,有些不敢置信。

「對啊,你剛剛不是叫師傅了嗎,說不定他只是想考驗你。」吳倩並不清楚事情,也就這樣順理成章的解釋。

「可是程門立雪裡,那兩人都等了很久。」吳宏想起自己的雄心,有些不甘心,說話的時候故意大聲了些,想引起袁州的注意。

「但你也等了快四個小時了,咱們明天再來。」吳倩深吸一口氣,繼續勸說。

「那好吧,明天再來。」吳宏再看了看根本不看門外的袁州,垂著頭說道。

「那就好,我們走。」吳倩高興的上前就拉著吳宏。

「慢點,小姨我腿酸的厲害。」吳宏驚叫一聲說道。

「你看看你,站了這麼就,回去吧,小姨買了很多好吃的。」吳倩很是心疼吳宏,立刻放慢了腳步。

而店裡的袁州卻鬆了口氣。

「終於走了。」袁州慶幸完又想起了吳宏最後的話。

「站三個小時就累了,有些嬌氣了。」袁州輕輕活動了下自己的腿,然後嗮笑一聲。

廚師這個行業本來就辛苦,忙起來站上一天那也是尋常的。

比如剛剛得到系統的袁州,一天基本都站了十二小時,還好小店是袁州自己的,而且現在袁州已經習慣了。

「哈哈哈哈哈!」二樓傳來一聲爆笑,聽這聲音就知道是烏海。

「哼,無趣。」緊接著就是小說家的冷哼。

「我就說贏的肯定是亞特蘭大贏,來來來,酒給我。」烏海一臉的得意,唇上小鬍子都要飛舞起來了。

「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小說家不甘願的端過一杯酒,很是嘴硬。

「對對對,2:0和2:1的死耗子,哈哈哈。」烏海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適可而止,繼續得意。

「哼。」這下小說家無話可說,只能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球賽完了,營業時間也差不多就到了,看了球賽心滿意足的酒客,紛紛離開。

覺得自己丟了面子家心裡很是憤憤不平,畢竟他一直喜歡的是佩斯卡拉。

直到回到家,洗漱完了,還有些不能接受,坐在床上想著比賽。

「算了,睡覺睡覺。」小說家嘆口氣,躺下。

另一邊的烏海卻很是開心的睡去了。

一夜好眠的烏海照例一大早的就去了袁州小店,等著吃早飯。

而小說家也是,一大早起來就往袁州小店趕去,現在基本每天這樣,就盼著能喝上酒。

袁州小店的就弄家的作息都規律了不少,畢竟睡晚了就起不來去抽獎,那就意味著喝不到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