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二十四章 麵湯的身世

第四百二十四章 麵湯的身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3-03 04:22  字數:2510

晚餐時間結束的時候,吳宏還是沒走,等袁州一出來,他立刻開口了。

「師傅,請收我為徒。」吳宏這次的說話的力度沒有那麼大了,卻還是認真的。

而袁州先是詫異的看了看吳宏,確定是叫他後才開口「我記得我沒答應你。」

「是的,所以請收我為徒。」吳宏用力的點頭。

「那你叫我師傅做什麼。」袁州皺眉。

開玩笑這一聲師傅一叫,袁州差點以為自己得了老年痴呆,徒弟都收了卻忘了呢。

「你肯定會收我的,所以我就先叫了。」吳宏看著袁州,滿臉都是堅定。

「不好意思,我沒有收徒的打斷。」袁州再次說了一遍後就進屋了,也沒在出來。

回到店裡的袁州看著還在堅持的吳宏,略微有些苦惱的皺了皺眉,只是很快就自言自語道。

「他小姨應該回來勸他。」袁州想到這個又送了口氣。

「袁老闆袁老闆,能在你這裡看球賽不?」烏海一臉興奮的跑進來。

「今天有球賽?」袁州並不了解這些。

「對啊,今天有義大利杯的亞特蘭大VS佩斯卡拉,我很喜歡亞特蘭大的門將利尼,他可是可以用臉接球的男人。」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的興奮。

「足球現在可以用臉踢了?」袁州驚訝的問道。

「袁老闆我這只是比喻。」烏海一臉你不懂的樣子。

「可以看,自帶設備。」袁州並不理會烏海,而是回答了上一個問題。

「至於電費,今天心情好,那就免了。」緊接著袁州就繼續說道。

「也就是說,心情不好你要收我電費?!」烏海問。

「當然。」袁州坦蕩的回答。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袁老闆,我就看個球賽居然還想收電費。」烏海指著袁州,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次給你免了,不用謝。」袁州毫不心虛的說道。

「……」烏海內心台詞是:我還要說謝謝?

「恩,帶來的設備記得帶走。」袁州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一會鄭家偉負責送來,然後再送回去。」烏海揮手,一臉輕鬆的說道。

袁州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哎,終於趕上了,可以邊喝酒邊看球賽,還是亞特蘭大的好。」烏海愜意的說道。

「哼,亞特蘭大有什麼好的,還是佩斯卡拉的好。」隨著這話一出,烏海的愜意瞬間被打斷。

「佩斯卡拉都不知道輸過幾次了,有什麼好的。」烏海立刻不甘示弱的說道。

說完後才發現原來是常來喝酒家。

這話一說小說家瞬間不願意了,敢說自己的本命球隊不行,那就只能最底下看真章了。

「你個畫畫的居然喜歡看球。」小說家哼了一聲。

「你還是個爬格子的呢,居然能看懂球賽。」比最毒烏海自然不會輸。

「畢竟比你有文化。」小說家不甘示弱的說道。

「我那是藝術,你一個爬格子的當然不懂。」烏海看都不看小說家一眼。

這麼一會功夫,不過是幾句話的事情,兩人就吵了起來。

而且烏海為了那個能用臉街球的球員也是拼了直接約戰了。

「今天晚上贏的肯定是亞特蘭大,我出一杯酒,來戰!」烏海摸著鬍子,頗為豪氣的說道,這時候居然有幾分四條眉毛陸小鳳的爽朗。

「你想多了,今晚上贏必定死佩斯卡拉,一杯就一杯。」小說家也立刻同意了這樣的比賽。

「袁老闆你做見證。」烏海直接拖出袁州。

「好的。」袁州一臉嚴肅的點頭。

畢竟這可是事關一杯郫筒酒的大事。

這邊袁州小店正因為酒的事情在商討,那邊小街上也有人正在打這個酒的主意。

「老公,聽說那個小店的酒也特別好喝,我們去試試。」女孩穿著高跟鞋,一襲絲質長裙外罩黑色披風,整個人看起來高挑而美麗。

「上次讓你來還不來,現在倒是朝著要來了。」被叫老公的也是年輕人,身材壯碩,手上拿著寶馬車的鑰匙,笑著說道。

「這不是不知道這麼好吃嘛。」女孩聞言也沒不好意思。

「人家那酒聽說是早就定好的,我們只能碰碰運氣。」壯碩的男人無奈的說道。

「沒關係,我們看看,等等,老公那是什麼。」女人本人正要撒嬌,突然看見門口趴著的麵湯,驚訝的扯住男人的袖子。

「就是一條狗,這有什麼。」壯碩男子本來還疑惑,看到後不在意的說道。

「我上次來怎麼沒看見,長得好像乖乖。」女人神色還是很驚訝的。

「那就不知道了。」壯碩男子皺眉。

「你說會不會是乖乖?」女人走進了,看著麵湯蓬鬆柔軟的灰色長毛,疑惑的說道。

「不會,那乖乖放走的時候身上都爛了,這看起來不像。」男人拉住女人,一口否定。

「汪。」麵湯對於人群的靠近很少叫喚,這次難得叫了一聲,只是聲音並不大,趴在地上,一雙黝黑的眼睛就這麼看著面前的兩人。

「它都對我叫喚了,我覺得這臉挺像的。」女人被拉進小店的時候,還是猶豫的說道。

「好啦別傷心,乖乖得了皮膚病放出去的時候就快不行了,實在傷心過段時間再養吧。」壯碩男人溫柔的安撫著身邊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神色看起來確實挺傷心的,

她想起了那時候帶去玩總是抱著,哄著懷裡棕色的泰迪,不是叫它去爸爸那裡,就是來媽媽這裡,那時候的泰迪是多麼可愛。

「有沒有可能它還活著呢。」女人帶著希冀問道。

「不會,醫生都說金錢蘚很難治好,別想了,我們去吃酒。」壯碩男人拍著女人的背部安慰。

壯碩男子並不相信麵湯是乖乖,畢竟他們把狗扔外面的時候,已經換過兩家寵物醫院,但是金錢蘚讓乖乖一直舔傷口,致使它怎麼也好不了,而且隨著洗澡增多還發現是假的泰迪。

這些種種的原因,就讓他們把它放了出來,讓它自由。

而門外的麵湯卻連頭都沒轉,並沒有其他的反應,還是盡忠職守的看著袁州小店的大門。

ps:關於麵湯這個身世,是菜貓親身經歷,那時候有個同事就是養了這樣一條狗,生病了,那時候還是冬天就被扔了,可惜菜貓知道的太晚,不然拿去老家養著也是好的,只是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菜貓希望大家可以愛護他們一些,畢竟生病不是他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