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吃飯看心情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吃飯看心情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2-04 02:05  字數:2565

按照袁州意願來看他當然是不會答應的,至於原因也很簡單,他自己都還不是廚神,如何教人?

袁州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是以等著看戲的廚師註定失望了,因為袁州已經收拾心情開始認真的做菜了。『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2

認真起來的袁州,誰都不願意打擾,那樣子就好似在創作一幅美妙的藝術品。

「好香!」沒了系統的屏蔽,香味一絲一縷的飄散開來,逸散到等吃的廚師之間。

這下就沒人關心別的了,全身心的都已經被這香味吸引。

頂尖珍惜的食材的美味,就算以袁州現在的實力,也沒辦法做到完全揮,何況這個食材其實並未到達頂尖,是以香氣才會外露。

最好的食物應該是在到達食用者的面前才開始揮它的味,以此來先勾動食用者的味蕾。

「這是袁技師烹制的魚躍歸巢,請慢用。」服務員把餐點一道道的端上桌,每一道都是熱氣騰騰的,剛剛做好便被端上來。

每一樣量都不多,還被分成了兩盤,是以基本是一人一筷子就沒了。

「袁技師這也太少了。」久吃不過癮的邢岷大聲說道。

「每道菜的分量都是按照食材來的。」袁州忙碌的間隙這也說道。

袁州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這根本就是材料太少了。

這不邢岷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對著主席就開始說道「周大技師,您也太摳了,一二十號人就給這麼些材料。」

「你覺得少,你去弄去。」周世傑很是光棍的說道。

「你是主席又不是我。」邢岷也直接說道。

「沒事,老頭子我死了,我就點你名做主席。」周世傑笑眯眯的說道。

「得了吧,現在都夠嗆了,我還想像這個老頭一樣逍遙點。」邢岷連連拒絕。

「哈哈哈,研一他向我推薦你。」周世傑也是個蔫壞的,轉頭就對著李研一說道。

「不和你一般見識,你還有理了?」李研一抬頭就直接懟上了邢岷。

「嘿嘿,這下清凈了。」周世傑對邊上吵吵的人,毫不關心。

伸直了筷子去夾那邊剛剛端上的美味。

不過卻比不上身高手長的楚梟。

「你小子,懂不懂尊老愛幼,年輕力壯的少吃點。」周世傑小聲的說道。

「年輕才要多吃一些。」楚梟眼都不抬,邊吃邊說道。

這下桌上就熱鬧了,為了口吃的,全都沒有了大師風範。

至於另一桌也沒好到哪裡去。

「程技師,你看你都是拜師了的人,就少吃點,以後袁技師的手藝你吃的機會還多著呢。」方技師口舌靈活的說道。

「去去去,袁技師還沒答應呢,我多吃些,說不定就答應了。」程技師可不上當,手上不停,嘴上不停。

至於端菜的服務員都是每端一道菜就換一個,開玩笑要是不換,恐怕就忍不住伸手拿起一個吃了,只是就這樣還是讓那些服務員對於端菜這個小事又愛又怕。

造成這一切的袁州則留了一樣他最喜歡的食材『忘不了魚』,給自己做了道沸騰魚。

熱油一澆上去,瞬間青花盆裡,白嫩嫩的魚肉和青色的蔥花,加上酥炸過的形狀漂亮的酥炸魚鱗,紅艷艷的花椒「滋滋」作響,好似一動聽的交響樂。

伴隨著的是麻辣鮮香的味道瞬間飄滿宴會廳。

「哎呦,我去這味道絕了。」邢岷還感慨了一句。

而李研一則一言不的站起身就往袁州那裡走,鬥氣什麼的完全不重要了。

而機智了袁州又怎麼可能站在原地等著,早就抱著盆子溜走了。

這時候就體現了每天鍛煉的成效。

「果然滋味鮮美無比,還有特殊的好像酪梨的香味,值了。」袁州吃著一口就需要6oo塊以上的魚肉,一臉滿足。

「傳說只能清蒸,但是麻辣也挺適合的。」袁州邊吃邊美滋滋的說道。

「別人提供的,免費的就是美味。」袁州筷子不停,嘴上還不停的感慨。

吃別人的東西,就是比吃自己的東西好吃,也不知道為什麼。

一頓魚吃的可不容易,剛剛的追逐戰,使得袁州覺得這魚肉更加的鮮美無比了。

被追也是應該,一條三斤多重的魚,被袁州全部做成了沸騰魚,湯都沒給他們留一口不說,能吃的魚鱗也全部酥炸進了袁州的肚子。

是以吃完的袁州,優雅的擦乾淨嘴,若無其事的從早就找好的後門,正大光明的打車走人。

「卡啦」一關上後門,袁州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今天還真過癮。」袁州興奮的握了握拳。

看著滿屋子嶄新的黑科技廚具,袁州由衷的感到幸運。

「踏踏踏」袁州幾步來到自己房間的窗口,伸頭看了看樓下門口,正好遇到麵湯打了個噴嚏。

「嘖嘖,看來明天可是個大晴天。」袁州笑眯眯的說道。

老人不是常說:「狗打噴嚏,天要晴嘛。」

……

如袁州所想的,一夜好眠,照例起床鍛煉,然後準備早餐。

食客一如既往的來來往往,沒人知道袁州昨天在食材交流會的末尾,大大的露了臉,還差點多了一個有稱號的技師徒弟。

忙忙碌碌的時間一晃而過,這不袁州小店就到了中午時分。

這次那個吃東西吃很久的西裝男再次來了。

「您好,請問您今天吃點什麼?」周佳照例客氣的問道。

「還是一葷一素一湯。」西裝男客氣溫和的說道。

「好的,您請說。」周佳點頭,準備記錄。

「一份昨日定好的纏絲兔,一份金陵草,一份清湯麵套餐。」西裝男點餐的時候很認真,看著周佳寫完才收回目光。

「請稍等,您的餐點一會就到。」周佳點頭。

「嗯,我不著急。」西裝男溫和的說道。

「你當然不著急,一坐兩個小時的人。」周佳聽見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不過這次有人幫忙問了,那就是凌宏,這傢伙說話向來是不管不顧的,也就只有對袁州說話的時候稍微正常一點。

「你每次待那麼久是想偷師?」凌宏一開口就讓人有種想打死他的衝動。

「不吃打折食物的先生,我並不認識你。」西裝男抬眼看著凌宏道。

「嘿,這個外號有意思。」凌宏的關注點瞬間偏離。

只是這兩人的對話,倒是引起了袁州的主意,他也很好奇這人為什麼每次都呆那麼久,看起來這麼溫和,卻在別人問他吃完為什麼不讓座的時候,堅決不讓。

這有些奇怪,或者應該說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