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八十二章 袁州的怪癖

第三百八十二章 袁州的怪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2-04 02:05  字數:2610

就在其他廚師沉迷古代仕女不可自拔的時候,服務員回來了。天籟『小說Ww『W.『⒉

「先生,您的水晶棒。」服務於把托盤微微遞過去。

「恩,好的,謝謝。」袁州伸手拿起水晶棒道謝。

「不客氣。」服務員笑著說道。

「袁技師,就算您不用咱們當墩子,做雕工,洗菜總要個人吧。」說話的是程技師。

「可不是,總不能洗菜也一手包辦。」其他大廚紛紛附和。

「不說別的,洗個菜我還是有信心的。」程技師拍著胸脯,很是自信的說道。

從袁州交流會上露出的堪稱淵博的知識,到現在展現的神乎其技的雕工,想必廚藝也是大家的水準。

能在袁州手下打打雜,對自己的廚藝肯定也有一定的觸。

這基本就是現在這些大廚的想法,只不過奸詐的程技師先行開口。

「其實我也不錯。」袁州還沒回答,另一邊又有大廚開口了。

「這麼多菜,我看我們可以分工合作。」年輕一點的大廚,腦袋靈活的提議。

「我看這個主意可行。」這個提議一出,就受到了全部廚師的贊同。

這也算是難得一見了,一大堆頭銜多多的大廚,爭著要去洗菜,也是一景。

「果然是個有本事的。」另一邊刑岷也放下心,笑著說道。

「不到黃河心不死。

」倒是李研一冷哼一聲,顯然在不滿,沒吃到飯。

「你這老怪,你是說那小子洗菜也不要人?」不愧是李研一的死對頭,刑岷一下子就聽出了他的意思,驚訝的問道。

「那小子傲得很,浪費時間。」李研一也不否認,只是很不滿的看了看周圍的廚師。

「和你個不通情理的死倔驢一樣。」這時候刑岷也不忘損李研一。

「哼。」李研一隻是冷哼一聲作為回答。

這邊袁州聽完大廚的話語,才開口「不好意思,我這人別的不多,就是怪癖多,洗菜我喜歡這樣洗。」

說話的時候袁州顯得很是真誠。

不過那邊的大廚卻心裡咯噔一下,總感覺不對的樣子。

而袁州卻不管這些,拿起一旁剛剛準備好的金陵草,準備演示一番。

這把金陵草雖沒有系統提供的好,但也是極其鮮嫩的。

「這個菜不就沖沖就好了。」其他廚師當然知道這個菜的脆嫩。

然而接下來袁州就實力打臉了。

袁州先是用一旁提供的竹刀割去老梗,每一枝都只剩一寸長。

當然竹刀也被袁州先行處理過。

然後才用竹刀輕輕一挑,案板上的金陵草便好似翠玉散落進袁州準備好的琉璃水盆里。

「噼里啪啦」出,輕輕的入水聲。

緊接著,袁州就拿起剛剛服務員送來的水晶棒。

一手搖晃盆子順時針轉動出漩渦,一手用水晶棒輕輕攪動。

動作之輕柔,但卻讓每一根金陵草都充分被洗刷到了。

最後袁州再次用水晶棒把金陵草挑出,挑出的金陵草上覆著薄薄的一層水霧。

「洗好了。」也就三分鐘不到吧,袁州就這樣說道。

抬頭看了看眾人,宴會廳里鴉雀無聲的,基本都沒反應過來。

「洗菜,我喜歡這樣,這個方法比較少見。」袁州貌似靦腆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廚師現在只想給個呵呵,完全不想說話。

「洗菜洗成這樣,那以前我們那叫什麼?」一個大廚忍不住嘀咕。

「叫蹂躪。」程技師很是順口的接道。

「踏踏踏」楚梟最直接,上前拿起袁州洗好的金陵草看。

「不錯。」半響後,楚梟給出了他的評價。

「嘖嘖,我現在才知道,我Tm連菜都不會洗。」一個大廚跟著圍觀。

「還好我剛剛沒說我來。」另一個在剛剛爭著去洗菜時保持沉默的大廚這樣說道。

「可不是,還好我還沒來得及說,不然就好玩了。

」說這話的廚師一臉調侃的看著剛剛說話的程技師等,爭搶的熱鬧的幾人。

「可不是,還好我沒說。」沒說的零星幾人都在慶幸。

而剛剛說洗菜的,現在基本都不說話,哪怕想吐槽也不行。

畢竟他們都懂,這個金陵草確實需要洗到這樣才可以。

就是因為明白,知道袁州這個方式非常厲害,沒人達到才鬱悶。

剛剛已經被雕工完虐了,想不到洗個菜也被虐。

「mdZZ,洗菜而已,要不要這麼麻煩。」程技師只能心裡吐槽。

「哈哈,這小子有意思。」周世傑的老臉上,一片滿意之色。

見到大家都沉默,袁州也就準備一鼓作氣,直接開口。

語氣還是一樣的配方,熟悉得罪味道「關於今天那份牛肉的處理,我也有一點點小怪癖。」

在場的廚師現在聽見怪癖都有些蛋疼。

「去你妹的怪癖!」這是在場所有廚師的心聲。

當然這也代表另一個意思「謝謝怪癖般的技術,請給我來上十個八個。」

不過大廚之所以是大廚,那就是涵養很好,所以都只是再也心裡吐槽。

面上還是一副,你繼續裝逼,我們靜靜看著的樣子。

「我用這個基圍蝦演示一下,獻醜了。」袁州客氣的說完就開始取出牛肉。

從取牛肉到洗好放到案板上,也從未碰到牛肉。

「我準備切片。」袁州抬頭說道。

接著從身後的碗盤中拿起一個沒有邊緣,完全整齊的長形盤子。

用開水一燙,緊接著就放到牛肉上。

這次袁州沒有使用宴會廳提供的菜刀,而是直接從身上摸出一把菜刀。

這明顯是店裡袁州使用的神跡菜刀。

來之前,袁州特意詢問了系統。

就像袁州所想,避味筷子和勺子能帶出來,神跡菜刀當然也可以。

系統規定的只是食材不能帶出來。

「啪」輕輕按上盤子,袁州一手虛扶,一手橫握菜刀直接開始。

「握草,盲切?」大廚驚訝了。

「盲切很正常,但是他盲切就不正常了。」程技師嚴肅的說道。

其他廚師都點頭,認同程技師的話。

盲切他們也會,但是不如眼看著的好,而袁州在前面表現到越所有人技藝的基礎上再盲切,在他們看來就是不明智的。

只有楚梟突然說道「他盲切才正常!」

這話說的肯定。

邊上的大廚不解的看著楚梟。

楚梟皺著眉還是開始說了起來……

ps:剛剛到家沒多久,明天恢復更新,不用再去親戚家了,實在抱歉等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