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六十二章 麵湯的怪異

第三百六十二章 麵湯的怪異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1-19 09:41  字數:2664

廚房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各人做著各人的事情,並沒有人抬頭看。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2

好似漠不關心的樣子,然而中年男人的已經在廚房工作很久了,人緣也很是不錯。

但在楚梟的話語下卻沒人有異議,威信力高得離譜。

「還有一個小時,我要看到結果。」楚梟理了理廚師帽,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剛剛走到辦公室,裡面哦哦電話就響了起來。

「鈴鈴鈴」的聲音很是刺耳。

楚梟微微皺眉,他並不喜歡在工作的時候接電話。

看了看來電顯示,楚梟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楚梟接起只是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就是刑岷。

「是我,刑岷。」刑岷知道楚梟的脾氣,先報出自己的身份。

「嗯,什麼事。」楚梟點頭。

「比賽考慮的如何?」刑岷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出目的。

「老師,必贏的不能叫比賽,好聽叫遊戲,難聽叫走過場。」楚梟自然的說道。

「這次不一定。」刑岷的口氣也很自然。

是的,楚梟曾經在刑岷手中學習過,只是三個月後,刑岷就教無可教了。

刑岷早就已經是榮譽技師,哪怕是這樣,也被楚梟三個月掏空。

但是刑岷覺得人無所畏懼也不好,是以才會故意這樣說道。

「哦?」楚梟提起了一分興趣。

畢竟刑岷也不是第一次給他找對手,但都不堪一擊罷了,只是偶爾能有人還有點看頭。

「李老頭推薦的人,肯定不比你差。」刑岷搬出了老對手李研一。

「那倒是有必,有資料嗎。」楚梟手指輕輕的敲擊在實木的桌面上。

「已經你郵箱了。」刑岷自然知道他的脾氣,直接說道。

「得嘞,賽場見。」楚梟說完就想掛斷,只是一下子被叫住了。

「等等,早一天回來,我也好嘗嘗徒弟的手藝。」刑岷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抱期待。

「結束就用那個食材做一頓。」楚梟按照老習慣說道。

「行吧。」刑岷點頭應下。

楚梟掛斷電話,他下午還有一個採訪要做。

……

「老師,楚技師答應了?」一旁的助手關切的問道。

助手開口的稱呼就是尊稱,一個廚師被稱為技師就是很高的榮譽。

「老頭子的面子還是會給的。」刑岷得意的說道。

「那資料不給完整版好嗎?」助手覺得不給完整的袁州資料不好。

「沒事,反正到時候就知道了。」刑岷摸著短短的鬍鬚,得意的說道。

「老師,您這樣故意給楚技師塑造對手不好吧。」助手不贊同的說道。

「沒事。」刑岷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楚技師雖然不會輸,但肯定會埋怨您又胡亂給他添亂。」助手這次說的很是直接。

「你這小子,這麼向著外人做什麼,老頭子我才是你老師。」刑岷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楚技師可比您直接。」助手嘀咕了一句。

「我說沒事就沒事,那李老頭搞鬼,我還不能反擊了?」刑岷氣呼呼的說道。

「那我比賽前告訴楚技師真實情況。」助手堅持的說道。

「去吧去吧,說的老頭子好像騙人一般。」刑岷瞪著眼睛,不滿的看著自己的助手。

刑岷心裡嘀咕「都不知道這是誰的助手,胳膊肘盡往外拐!」

「謝謝老師。」助手見刑岷答應,臉上露出笑容,好像幫到楚梟就高興的模樣。

而另一邊楚梟收到關於袁州的資料確實是閹、割版的。

比如刑岷把關於袁州的學習經歷全部寫為未知,而不是沒有。

還是教導的老師歸類為神秘人,唯一知道的李研一則被刑岷寫為袁州的指導者。

從食客轉為指導者,李研一知道了恐怕也只能說「這很好,沒毛病。」

拿到這樣一份資料的楚梟彎起嘴角,笑著說道「有意思,李教授那條黃金舌頭沒有任何味道能夠瞞得了他,不知哪裡找了這麼個神秘人。」

「好像有點意思。」楚梟感覺他的興趣已經被提起了三分。

當然這三分都是因為袁州是李研一推薦的關係。

「啪」楚梟放下資料,靠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本古書開始看了起來。

另一邊袁州小店則有點奇怪。

「您好,今天吃點什麼?」周佳對著眼前的客人問道。

這人周佳並不喜歡,因為每次他都會吃很久,而且每次雖然都點三個菜。

一周大約來一次,每次都會從營業時間開始吃到結束。

是以周佳並不喜歡這個人,哪怕他自從有站位以後都站著吃。

「金陵草、纏絲兔、清湯麵套餐。」這人認真的拉直身上的唐裝,聲音溫和的說道。

「好的,請稍等。」周佳露出職業的微笑。

「麻煩。」這人客氣的點頭致謝。

小店裡的生意慢慢的忙起來,周佳現在對於這些也都駕輕就熟的。

哪怕她沒有暮小雲的可愛甜美,但也勤快肯干,是以客人一般都不會為難。

何況來袁州小店的都是沖著極致可口的味道而來。

至於袁州在營業時間開始就收斂心神,開始認真的做菜,這一直是他堅持的事情。

當然這也是他有意識一直堅持的事情。

三個小時的晚間營業時間過得很快,對於食客來說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嘩嘩」袁州照例吃完清湯麵,剩下麵湯給門外的麵湯端去。

畢竟現在要是晚了,它可是會撓門的。

「嘩啦」一聲打開門就看到麵湯果然正蹲在後門。

「別撓,最近你都很急著喝湯,為什麼。」袁州趕忙把湯倒進狗碗里,這才看著麵湯黑黝黝的眼睛問道。

而麵湯也一如既往的,不動聲色的看著袁州。

「好吧,你不會說話。」袁州起身聳肩,轉身離開。

「這傢伙,在我面前叫都不叫。」袁州嘀咕了一句。

進店關上門,突然一個福臨心至再次打開了門。

然後袁州就看見了奇怪的一幕。

麵湯叼著它自己的狗碗,平穩的往前走著。

而且袁州敢用他的節操保證,現在的麵湯心情非常好,畢竟麵湯的尾巴正很是歡快的搖動著。

「握草,這傢伙有貓膩啊,叼著狗碗要去哪。」袁州看著麵湯走遠,然後才跟上。

袁州對於麵湯的反常,還是很關心的,畢竟喝了他那麼多的湯。

關心小動物,維護世界道德,也是袁州的分內事,絕不是八卦!

……

ps:菜貓是個費力不討好的豬頭,哎……今天遇到了人生中很不開心的事情,還好菜貓還有你們,謝謝你們,菜貓愛你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