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支雪糕的美味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支雪糕的美味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26 11:15  字數:2704

幾天後……

「袁老闆,袁老闆,不得了了。天』『籟小說扒書網」一個男人,突然一臉焦急的跑進來說道。

這個時間正是早晨快到中午的時候,店內沒有一個人,連周佳都還沒來。

只有袁州一人在準備中午的餐點。

聞言袁州才抬頭看向來人。

「伍洲怎麼了?」袁州有些疑惑。

「哎喲,你還穩如泰山的,隔壁開了個新的西餐廳,你看看這是邀請函。」伍洲看袁州不動如山的樣子,很是著急,說著就遞出一張精緻的卡片。

卡片的樣子很華麗,外面套著裝邀請卡的邀請袋,紙張摸起來好似絲綢般細膩。

「你們公司這麼早就辦年會了?」袁州接過邀請卡,不解的問道。

「都說不是,是你隔壁新開的餐廳,你快看看。」伍洲簡直想要翻白眼,指著邀請函鄭重的說道。

「嗯,我知道,謝謝。」袁州點頭道謝,卻沒有要打開的意思。

「知道你還這麼淡定,人家可是高端的,還就在你旁邊。」伍洲指著袁州門外焦急的說道。

頓了頓伍洲繼續說道「當然,我還支持袁老闆你的。」

「謝謝。」袁州點頭。

袁州見伍洲一直看著,也就象徵性的打開邀請函準備看看。

邀請函挺正式的,抬頭還寫著伍洲先生親啟,下面則是內容。

挺長的,袁州自己總結的意思也就是,本店將於十月一日正式營業,希望來店品嘗。

其他的就是一些祝福語之類的。

整個邀請函呈現華麗的玫瑰紅,印著暗紋,摸在手上既有質感,又有手感。

「挺華麗的邀請函,很正式。」袁州公正的評價道。

「很有威脅吧,袁老闆你說他做的好不好吃?」伍洲好奇的問道。

「據說主廚是高級技師,應該不錯。」袁州的評論向來中肯。

「技師?」伍洲並不是廚師界的,也不明白技師的含義。

「廚師的另一種稱呼。」袁州言簡意賅的說道。

「那麼比起袁老闆你怎麼樣呢?」伍洲一臉壞笑的問道。

「沒得比,我更加厲害。」袁州一臉嚴肅認真的說道。

「額,袁老闆你不謙虛一下嗎?」伍洲無語的說道。

「我說的是事實,什麼時候說事實也是不謙虛了。」袁州皺眉疑問,他完全沒有其他意思,真的是單純疑問。

「……」伍洲無語。

袁州問:「難道不對?」

「是是是,袁老闆最厲害。」伍洲的語氣好似哄小孩。

當然他心裡也確實這麼想的,畢竟吃過沒袁州小店的食物,哪裡還會看上別家的。

當然嘗試一下也是有可能的。

不過有哪家店是不想做回頭生意,只想做一錘子買賣的。

這樣也不能開起連鎖的了。

「說起來,袁老闆你擔心嗎?」伍洲其實也只是好奇袁州的態度。

「不擔心,這樣輪不到的可以就近吃飯,也是一件民生好事。」袁州淡淡的說道。

「袁老闆,這逼裝的好,閃到我了。」伍洲默然無語的許久才道。

「嗯,馬上營業時間了,你去排隊吧。」袁州

「哦,好的。」伍洲順著話就應下了。

到了門口才反應過來。

「袁老闆真是越來越有氣場了。」伍洲看著裡面袁州的背影,感慨的說道。

「咦?又是你們?」伍洲來到門口就現了最近這兩天常來的人。

黎城和張帆,兩人的組合實在有點搶眼,現在又站在門口,伍洲自然好奇。

「嗯,你好。」黎城招呼了一句。

而一旁的張帆則含蓄的笑了笑,並不說話。

「真是奇怪的組合。」伍洲小小聲的嘀咕。

站在最前面的黎城實際上已經聽見了,卻沒有轉身。

他並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只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就好。

「有趣。」烏海在後面看到這樣的組合也說道。

雖然這幾天經常聽到這樣的組合,但還是覺得很有趣。

而且每次黎城都會問張帆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

不一會,午餐時間開始,照例的黎城點了東坡肘子和牛肉。

這兩道菜是張帆最愛吃的,這點黎城還是現了的。

還是和前幾次一樣,黎城邊吃,邊問些奇怪的問題,張帆基本能回答的都回答了。

吃完飯,兩人一般都是各自回去。

這次張帆卻停住了。

「大老闆,您要是有什麼事就直說,老是這樣請我吃飯不好。」張帆的口氣很是無奈。

「真的沒事,就是想一起吃個飯。」黎城認真的說道。

「您是老闆,請吃飯我受不起,要是真沒事,下次就算了吧。」張帆一頭有些花白的頭,常年的重活讓他的背有些彎曲,但說話還是很一板一眼的。

「這麼幾次您都沒認出我來,我想你確實忘了。」黎城嘆口氣,突然這樣說道。

「我確實不認識您。」張帆肯定的點頭。

他的生活簡單,哪裡認識這樣的大老闆。

「二十年前,您在當兵吧。」黎城說起這話的時候有些淡淡的興奮。

「是的,這大家都知道。」張帆還是很謹慎的。

他可不信一個大老闆會和他一個小人物交心。

「九三年也是八月份的時候您是不是休假坐火車回家了。」黎城的話並不是問句,而且肯定句。

「這……」張帆有些語塞。

說實話他還真不記得這回事,他當的不過就是義務兵,兩年就回家的事情,有個假期回家的時間還是不算少的。

那麼久遠以前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了。

「那年天氣特別熱,我母親帶我去蘇省找我父親,那時候他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世道又亂,很不方便。」黎城說著的時候口氣是一直有些激動的。

「額……」張帆其實有些尷尬。

一個不熟悉的人在你面前說些**的事情確實有些尷尬。

何況他並不想知道大老闆的家史,他今年已經快要四十,早就過了信這些的年紀了。

而一旁的黎城卻沒有管這些,自顧自的說道。

「車子是綠皮車,特別熱,開著窗子還有有些涼風,我媽緊緊抱著我,直到坐到位置上。」

「後來我媽說,她的行李都是別人給搬上車的,三十幾個小時的火車,開始幾個小時連廁所都不敢去。」黎城很有些感觸。

「不好意思,您是想說什麼?」張帆在黎城說話間隙,插了句嘴。

這幾天黎城都這樣,請吃飯,問問題,讓張帆都既不耐,又忐忑。

好不容易問了又扯著別的,張帆這才忍不住了。

黎城:「……」

ps:不好意思今天晚了,昨天寫到六點,然後菜貓的聖誕節就睡過去了,睡過去了,睡過去了。。。。。。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