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零五章 味道和記憶

第三百零五章 味道和記憶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22 19:12  字數:2563

「宿舍可以下次介紹,我們先去吃東西。」袁州最終還是沒有去男生宿舍。

「不用,路上再吃都可以,或者你單獨給我做一頓也是不錯的選擇。」姜嫦曦一臉的促狹,語氣帶著滿滿的調侃。

「晚上有燒烤,你可以來。」就在姜嫦曦以為袁州不會回答的時候,他卻一本正經的說道。

「噫?又開展了新業務?」姜嫦曦一臉驚訝。

「嗯,去吃飯。」袁州點頭,轉身帶著人,往正街上走去。

「準備去哪吃?是那個張阿婆的水餃還是那邊的米涼粉,要不是晚上有你的燒烤,我還真想試試你說的小楊烤魷魚。」

姜嫦曦噼里啪啦的報出一長串的吃的,最主要的還是這都是剛剛袁州介紹過得。

這樣看起來,姜嫦曦雖然只是簡單的「哦、嗯」這樣的回答,卻也是真的認真在聽,而不是敷衍。

「你想去哪。」袁州心裡有些感觸,難得紳士溫和的問道。

「要不你去我家給我做?試試我這個美女的廚房和你的有何不同?」姜嫦曦眼珠一轉又是赤果果的調侃。

「有時候你還是不說話更像美女。」袁州忍不住無語的說道。

「哎,沒辦法,姐姐我太好了,你也覺得我太美不好,對吧。」姜嫦曦頗為自戀的,撩起一縷頭髮。

「吃小餛飩,就在那邊。」基於剛剛姜嫦曦的善解人意,袁州不發表關於美女的看法,只能直接轉移話題。

「那也行,圓規袁老闆請客嗎?」姜嫦曦一臉驚奇。

「對,我不小氣!」袁州強調了一遍。

「我可沒說你小氣,圓規老闆。」姜嫦曦捂嘴偷笑。

「嗯,那就吃飯去。」袁州點頭,表示相信,然後帶著姜嫦曦去了吃餛飩的攤子。

「這就是你說的小餛飩?好像換人了。」姜嫦曦看著明顯不是中年夫妻檔的,兩位男子,疑惑的問道。

「應該沒有,那對夫妻的是兒子。」袁州細細的看了看,這才肯定的說道。

「哦?這袁老闆這都知道?」姜嫦曦即使是坐在灰朴朴的小店,也看起來光鮮亮麗,氣場這種東西很奇怪。

「看出來的。」袁州誠實的說道。

姜嫦曦聳肩,也不知道信不信,但袁州並不是很在意,而是轉頭直接開始點餐。

小餛飩的包法很簡單,不過就是一張少女手掌心大小的薄皮,用竹片擀起一點純肉餡,再用手掌一捏,一個小餛飩就好了。

這樣的包法,熟練的一分鐘就可以包好半碗的量。

「噗噗」

丟進滾水裡一煮,餛飩皮立刻變得透明,隱隱露出裡面的粉色的肉。

在湯里加上鮮辣粉,蔥花,一點鹽巴,最後當然是最重要的小蝦米和紫菜末。

有了小蝦米和紫菜連增鮮的雞精味精之類完全不用放。

小餛飩的湯也就是合著餛飩舀起來的麵湯罷了。

只是這樣滾燙的湯和小餛飩一倒進碗里,瞬間就把那些乾貨泡開。

一瞬間鮮味混著一些鮮辣粉的辛辣味道,直接就勾起了人的食慾。

「嗯,好不錯的樣子,我先吃了哦。」姜嫦曦也不嫌棄這裡的碗碟,拿起筷子就興奮的說道。

「嗯,這個熱吃比較好。」袁州有些懷念,又有些失落。

以他超人的味覺自然發現這個味道已經有了變化,不再是以前的味道了。

換了人,味道也就不同了,哪怕是原來人的兒子,味道也不同,所謂一人一味也不過如此了。

「啊嗚,啊嗚。」姜嫦曦吃的很是歡樂,吃了一小半,才抬頭看見袁州沒吃,不由開口問道。

「不是說熱的更好吃嗎。」

「嗯,準備吃。」袁州點頭,然後拿起塑料勺子開吃。

餛飩皮薄,稍稍一放久,外面的皮也就化了,袁州吃的時候已經有些化了,味道也不同。

但袁州還是吃的津津有味,回到這個地方,吃的已經不是味道了,而是記憶,他基本和姜嫦曦一起吃完。

「好撐,是不錯。」姜嫦曦笑眯眯的,面前有兩個空碗。

而袁州則看了看手機,上面顯示的是晚上7:50。

「我們該走了,你還有事嗎?」袁州本打算直接走,突然想起姜嫦曦來這是有事的,頓時有些赫然。

「沒事,我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叫人幫忙拿了。」姜嫦曦一臉安撫的說道。

「嗯,那晚上來吃燒烤吧。」袁州再次邀請。

「放心,袁老闆的餐點當然不能錯過,何況是你親自邀請。」姜嫦曦點頭應下。

「嗯,走吧。」兩人說話間,白師傅的車已經開到旁邊,袁州幫姜嫦曦拉開車門。

「謝謝。」姜嫦曦坐到副駕駛,袁州一個人坐到了后座。

上車後,袁州又恢復了一貫的寡言,而姜嫦曦則看靠著椅背閉目休息。

車裡放著司機白師傅喜歡的老歌,嗯,是搖滾老歌。

裡面不知名的歌手正在撕心裂肺的唱著袁州聽不懂的歌詞。

袁州這裡氣氛安靜平和,而袁州小店那裡就完全不是了。

就從看到那張a4紙開始,食客們就覺得不妙。

「怎麼回事,小店門口排隊的這麼亂?」說話的是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領帶上還有著鑽石領夾。

「石總,我先過去給您看看。」邊上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穿著職業套裙,聞言精緻的臉上露出詢問的神色。

「不用,我自己去,也不知道袁老闆怎麼了。」被叫石總的男人皺眉,邊走邊說。

「也許是沒注意這些。」女人猜測的說道。

「你新來可能不知道,我不喜歡邊上的人多話。」石總看了一眼邊上的漂亮女人,語氣不咸不淡。

「對不起,我知道了。」女人立刻收斂神色,站到石總左後方。

石總滿意的點頭,隨著兩人越走越近,就聽見了袁州小店門口的議論聲。

「看到一個白色的就知道不好,走進一看居然真的是請假條,袁老闆你太坑了。」這是想要仰天長嚎的烏海。

「這是毫無徵兆,居然又是猝不及防的請假,我可是攢了三個禮拜才來的。」另一位食客一臉無語。

「強烈要求袁老闆不休息。」這個提議袁州知道了肯定會說這太不人道。

這不就連一旁的食客都看不下去了。

「你也太周扒皮,不休息不可能,我覺得每天十二小時,剩下十二小時休息就差不多。」這位食客一臉慷慨的說道。

這下眾人議論紛紛,石總也知道了原因,忍不住心底想說「我有一句tmd不知當講不當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