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零四章話嘮的袁州

第三百零四章話嘮的袁州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21 00:32  字數:2919

從打完電話到袁州收拾完,也不過二十分鐘。扒、書』小『說『網』

「不知道將來的女朋友出門要收拾多久。」袁州很是好奇。

邊想邊走,這次袁州穿的很是休閑,穿著乾淨的卡其色休閑褲加白T恤,站在路口等著姜嫦曦。

不一會,一輛綠色的計程車「嗞」的一聲停到袁州面前。

「哎喲,穿的挺帥的,這是準備回家相親?」姜嫦曦也沒出來,直接打開後排的車門,看見袁州就調侃的說道。

「不,我每天都有這樣。」袁州一臉嚴肅的說道。

「哈哈,袁老闆也自戀了哦。」姜嫦曦笑著往裡坐了坐,讓袁州進來。

「沒有,我只說實話。」袁州坐進來後,腰背挺的筆直。

「行了,來玩笑的,放鬆點。」姜嫦曦好笑的看著袁州。

「嗯,謝謝你,車費多少。」車子緩緩開動,袁州看著關閉的計價器,突然問道。

「來回三百塊,等的話另算。」姜嫦曦乾脆的說道。

「那麻煩師傅你等一下,晚上我直接回去。」袁州考慮了一下需要去的地方,然後才說道。

「可以,放心吧,嫦曦的朋友我肯定給個好價錢。」白師傅趁著等紅綠燈的時候,回頭笑著對袁州說道。

「麻煩了。」袁州客氣的說道。

「不客氣,小夥子不用客氣。」白師傅笑眯眯的也不知想到,或者誤會了什麼。

「嗯。」袁州點頭應下。

紅燈結束,車子繼續前行,不過車裡很是安靜。

姜嫦曦臉上帶著疲倦,近看還有些不明顯的黑眼圈,例行調侃完袁州就靠在椅背上閉目休息。

而袁州則坐在后座上靜靜發獃。

其實蓉城離梅山也不遠,就算乘坐大巴也不過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車程,開車就更近了,四十分鐘足以。

但袁州卻已經六年沒有回去過,也就是自從高中畢業就沒在回去。

梅山是袁州的家鄉,那時候的袁州就是過年也不願回去的,那裡沒有房子,而父母在那裡也沒有什麼親戚。

就連袁州的父母也是清明節才會回去燒香,而基本袁州不是在讀書,就是認為下次再回去也無所謂。

父母過世後袁州更不會回去,太過觸景傷情。

這次看見李靜後,卻突然勾起了袁州久遠的回憶。

這裡其實不止傷心,更多的還是開心。

不管是和家人溫馨的記憶,還是和同學朋友的,總是好的多過不好的。

是以袁州這才匆忙之間決定回鄉。

不過回鄉也沒有什麼匆忙不匆忙的。

「小夥子,已經到梅山了,你看你們哪裡下?」白師傅的話語打斷了袁州的思緒。

「還挺快的,袁老闆你哪裡下?」姜嫦曦坐起身,好奇的問道。

「我就在金逸路下,你呢?」袁州直接說了梅山的主街,然後轉頭看向姜嫦曦。

「我先和你一起過去。」姜嫦曦看了看時間,才說道。

「好咧,馬上就到。」白師傅一聲吆喝,車子平穩的向著主街開去。

梅山的地面雖不是柏油馬路,但也是平整的水泥地,街道兩旁的商店看起來就有些年頭了。

「看起來還不錯。」姜嫦曦也是第一次來梅山,下車順嘴就說道。

「不錯吧,這裡的東西還是很齊全的。」袁州接過話頭就說道。

「哦?」姜嫦曦點頭。

姜嫦曦這個哦,一下子就打開了袁州的話匣子。

也許是地方太過熟悉,熟悉到這裡的小店都沒有變化,袁州一下子有了談性,直接就介紹了起來。

「說起來,我讀書的時候常來這裡,不過這家照相館拍照很難看,居然還開著。」說這話的時候袁州難得笑了。

「你都說不好看,那應該是不好看。」姜嫦曦也符合了一句。

「當然,不過這家的攝影師很有意思。」袁州想起曾經拍照的時候,那個攝影師的妙語連珠,又公正的說道。

「這家看到沒,這家是網吧,看起來現在有證了。」袁州指著前面掛著恆隆網吧招牌字樣的店面,小聲說道。

「原來這裡有個小攤,老闆是豪爽的大媽,喜歡喝酒,但做的酸辣粉很好吃,我以前每天放學都要吃一碗。」

「變樣了,把幾個空房間做成了一個小型市場,說起來秘密基地就在這裡。」

「哈哈,這棵輸沒有換,你看這裡的被雷劈過很獨特。」

「租書店,押金十塊,一塊錢一天,上課被老師繳了,十塊押金沒了,傷心了好久。」

緊接著袁州就滔滔不絕的把主街上所有的店鋪都介紹了一遍。

這還是姜嫦曦第一次見到袁州這個模樣,簡直是個話嘮,不過意外的有些人氣了。

走完小街,前面隱約可以看見,幾棟白色有些破舊的樓宇。

「前面就是學校,你要不要去看看?」袁州站在街尾說道。

「好啊。」姜嫦曦沒有猶豫就點頭。

「我曾經在這裡讀書,現在居然關了。」袁州的口氣帶著懷念和不知名的傷感。

「那這房子質量不錯啊。」姜嫦曦突然風馬牛不相及的感慨。

「嗯?」袁州一臉懵逼。

「你讀書的時候肯定八十年代了吧。」姜嫦曦仔仔細細的看了看袁州說道。

「……」袁州覺得什麼氣氛都沒了。

一言不發的帶著人往學校裡面走。

姜嫦曦安靜的跟在後面。

「看起來都朽壞了,這裡以前還有幾個木質建築,是涼亭。」袁州指著幾塊朽木說道。

「嗯。」姜嫦曦默默點頭。

「這個是教學樓,不過我們學校沒有圖書館。」袁州指著主樓,幾乎每一處地方都介紹了一遍,很像專職的導遊。

「挺好的。」姜嫦曦也是認真的傾聽者。

天色悄悄的暗下來,兩人就這樣逛了好幾個小時。

期間姜嫦曦一直安靜的聽著,而袁州則情緒高昂的說著,看起來兩人很是和諧。

「說起來,我們都是住校,男生宿舍還是不錯的,六人間。」袁州指著教學樓背後的那一棟

樓說道。

「咕。」姜嫦曦正想說話的時候,肚子突然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兩人沉默了一下。

這一聲打破了袁州剛剛的情緒,這才反應過來他剛剛居然就這樣講了好幾個小時。

看了看姜嫦曦,她還是神色如常,沒有一點厭煩,這下袁州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聽人囉嗦是很煩的事情。

更何況是,是聽一個人囉囉嗦嗦的幾個小時。

「對不起,我請你吃飯吧。」袁州皺眉,嚴肅認真的說道。

他對自己的行為有些不滿,想要補償姜嫦曦。

「哈哈,沒事,你不是還要帶我看你們宿舍嗎。」姜嫦曦指著一旁的廢棄樓宇。

「沒事,反正也沒人了。」袁州看了一眼老舊的小樓,語氣很有些悵然。

「你不是還有同學,估計你現在可是混的最好的,要不要開個同學會之類的裝逼。」姜嫦曦笑眯眯的建議。

「真是耿直的建議。」袁州表示他盡然有些無言以對。

「當然,良心的人,良心的建議。」姜嫦曦促狹的說道。

「你這氣氛都破壞乾淨了。」袁州一臉無語。

好一會袁州又默默地說了句「謝謝安慰。」

「不客氣,我這知心大姐姐當的不錯吧。」姜嫦曦笑了,露出不明顯的酒窩。

「不錯。」袁州點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