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三百零一章 第二張約請卡

第三百零一章 第二張約請卡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17 10:30  字數:2665

喂完麵湯,袁州收拾乾淨廚房就直接上樓洗漱休息了,完全不知微博上很多人的議論。

當然袁州本身的微博也被人a了很多次。

諸事不理的袁州到很是安心的睡著了,還睡的很是香甜。

第二天一早爬起來,袁州鍛煉完畢,直接推出了桂花夾心小元宵,這個還沒在早餐時間出來過,倒是新奇。

「袁老闆,你火了。」烏海進門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而袁州直接奇怪的看了烏海一眼,沒說話。

倒是申敏開口了「烏先生,今天有新出的桂花夾心小元宵,您要吃點嗎?」

申敏和周佳的親切不同,她很是客氣,對每一個食客都是如此。

嗯,對袁州也是如此尊敬有加。

本來正想八卦的烏海,瞬間被新菜吸引。

「還是我的決定正確。」烏海很是自得的摸著兩撇小鬍子。

「趕緊來一碗。」這下烏海什麼八卦都忘了,直接開始點餐了。

「好的,稍等,馬上就來。」申敏點頭應下。

而早就聽見的袁州則開始把做好的元宵往鍋里倒。

「這不就是湯圓嗎?」烏海看著好似珍珠般的元宵問道。

「不一樣。」袁州果斷的說道。

「袁老闆,你的店要紅了。」久未出現的萌萌穿著可愛的米老鼠熱褲,和淺黃色印花汗衫,一蹦一跳的進店。

「哦。」袁州很給面子的哦了一聲,繼續精準的撈起鍋里的元宵。

「不想知道為什麼嗎?」萌萌一臉笑容,臉上帶著快來問我的神色。

「沒關係,有人會說的。」袁州放下烏海的桂花夾心小元宵,然後淡定的說道。

「我才不會,除非你求我。」烏海謹慎的拉過碗,然後才說道。

「要不袁老闆你請我吃東西,然後我就告訴你哦。」萌萌帶著調皮的笑容。

「不了,肯定是因為馬葭。」袁州突然篤定的說道。

「咦,袁老闆居然知道,看見了微博?」萌萌疑惑的問道。

「不是,馬葭來過。」袁州知道,馬葭就算再不出名也是個實力派的演員。

影響力還是在那裡,只要提過,也肯定對自己店有好處。

至於親手寫下微博的馬葭自己都沒想到。

「原來,那個無名小店這麼出名,袁州小店。」一早起來看到被屠版的微博,馬葭感慨了一句。

「葭姐,怎麼了?」小五看著表情奇怪的馬葭,關心的問道。

「沒事,走吧。」馬葭合上電腦,轉身說道。

「嗯。」小五並沒有多問,點頭然後開門。

早餐營業時間很快過去,並沒有增加大批的新食客,這也是肯定的。

畢竟袁州小店雖然就在蓉城,但組織起來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

不過袁州現在最有興趣的反而是新得到的約請卡,當然新菜的試製也沒有放鬆。

每天休息時間都會練習一道新菜,再然後就是雕刻時間。

這已經的慣例了,而現在練習完新菜的袁州再次寫下了一張約請卡。

不過一會兒,約請卡上就浮現出一個女人的形象。

卡上的人像看起來清秀可人,長長的頭扎著馬尾,靈動的眼睛,紅潤的嘴唇,看起來就是一個班花級別的美女。

是的,這是袁州高中時代的同學,還真的是班花。

「李靜,好久不見。」袁州看著卡上的小像,語氣平淡有點小心翼翼,帶著幾分期待。

「這樣就是第二張了,只剩最後一張,我要好好規劃一下了。」袁州看著剩下的唯一空白卡,肯定的說道。

必須要用這種逆天能力,給自己謀取點福利才對。

袁州這邊還風平浪靜的,但是烏海那裡就是狂風暴雨了。

「烏海你給我開門!你以為你躲在屋裡就可以了,限你十分鐘之內出門,不然後果自負。」烏琳在烏海畫室在把門拍的震耳欲聾,很是不符合她漂亮的外表。

「算了,小海也許在畫畫。」鄭家偉拉著還要拍的烏琳,無奈的說道。

「也就你信他,我說了他要是十分鐘不開門我就讓他吃不了外面那家店的飯菜!」這話烏琳說得斬釘截鐵又大聲無比,確保烏海能清楚的聽見。

「好歹小海是你哥哥。」鄭家偉現在是既好氣又好笑,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滋味。

「你還是我男朋友呢!」烏琳想都不想的說道。

「對,那你聽我的,我來說。」鄭家偉乾脆的點頭,然後說道。

「你說可以,等我把這門拆了,你不能阻止我。」烏琳讓了一步,但她覺得威信還是需要立一立的。

「那行,我打給修理的,你拆吧。」鄭家偉點頭,然後去到一旁打電話。

而烏琳則充滿殺氣的先對著屋裡說道「如果一會你沒有一個很好的理由,那麼你就只能像這扇門。」

說完,長腿一彈「嘭」的一聲,門應聲而倒,這動作乾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像是專門練習過很多次,也不知道多少門板倒在烏琳結實有力的長腿之下。

默契的鄭家偉走過來先關心道「腿怎麼樣。」

「你應該問問這個門。」烏琳腳上的黑靴子還是鋥光瓦亮的,看起來毫無損。

「沒事就好,修門的四個小時後來。」鄭家偉看了看烏琳腿上連紅痕都沒有,就放心的說道。

「小海,你要贖回畫為什麼不告訴我。」鄭家偉語氣有些悲傷。

「我改了名字,現在是『小店往來』。」烏海心有餘悸的看著倒下的實木門板,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耐心。

堪比面對袁州的時候。

「小海你要做什麼我沒有阻攔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鄭家偉並不怪烏海贖回畫作。

哪怕他為此給人真心實意的道歉過一個小時。

他在意的恰恰是烏海無聲無息就做了這事,感覺不被信任。

「就是我時間多,你不是忙著畫展嘛。」烏海不自在的摸著小鬍子,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哥哥,晚上我們回家吃飯?」烏琳突然一臉微笑的說道。

這笑裡帶著的威脅,連鄭家偉都看出來了。

「我說實話。」烏海很是俊傑。

畢竟識時務者為俊傑是以烏海很乾脆的說道「我知道你會同意,只是不想你擔心,我把畫掛那邊店裡了。」

鄭家偉點頭,以他們的默契自然知道了烏海的意思。

若是開始鄭家偉知道了肯定會擔心,就算烏海說了理由,他還是會擔心。

作為親人,作為朋友,作為經紀人都會擔心,但現在看到烏海贖回畫作,人沒事,那就不會擔心。

這就是烏海的邏輯,先做再說……

ps:月底前貓貓會把工作的事情全部加班加點弄完,然後月底十天爆,大家都知道,菜貓還沒食言過,畢竟食言是要變胖的,請相信菜貓。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