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九十四章 酥,香,脆 三要

第二百九十四章 酥,香,脆 三要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14 07:18  字數:2558

「咔」方恆夾起一顆花生米,小心的沒有碰到辣椒籽,他可不喜歡辣椒籽。

花生米一入口,方恆就感覺到了和其他酒鬼花生不同的地方。

比如他自己店內的花生,一般都是酥炸兩次然後加入炒好的調料,小火再次炒制融合。

經過兩次酥炸的花生米,口感非常酥香,脆而酥,加上麻辣的調料很是美味,但卻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花生初一入口的時候,表面往往沾附著一層油。

一開始吃著還覺得油香四溢,挺可口的。

但花生米本來油性就很大了,稍稍多吃兩個,自然覺得油膩,現在可不像以前,吃的東西沒油水,巴不得菜里多放些油。

現在的人都追求健康,是以這花生也需要盡量少放油。

而袁州這盤酒鬼花生卻完全不同,方恆都忍不住脫口而出:「居然沒有一點油膩!」

「咔咔」咬起來還香脆可口,又不像是烘烤的那種,不脆。

酒鬼花生本來做法就是兩種,一種油炸,一種烘烤,各有優缺點。

「方老闆這可比你店裡的好吃多了。」陳維一邊吃一邊還在說話。

還好花生米不大,倒也不怕噎著。

陳維說的沒錯,這花生米確實很好吃,從花生的挑選到製作全部是袁州自己親手完成。

剝好的花生米也不是每一顆都能用,每一顆都需要達到標準的1.5g以上,這些都需要手工挑選,相比起來自然是袁州這樣精工細作的要好吃的多。

「今天可是我請客。」方恆很有深意的看著陳維說的。

「他就是嘴欠,不用管他。」沈溪在一旁不客氣的說道。

「你這傢伙不是我的兄弟嗎。」陳維一臉無語。

「對,不過我吃人嘴軟。」沈溪帶著薄如蟬翼的塑膠膚色手套,一邊往嘴裡喂花生米,一邊理所當然的說道。

「呵呵,還是我帶你來的呢。」陳維不滿的嘀咕。

「聽不見。」沈溪聳肩,沒有放下吃東西的速度。

而最開始吃的烏海和凌宏則抱著一個念頭,吃完自己的去吃別人的,是以很是快速的吃著自己盤子里的。

開玩笑不吃別人的這一小碟怎麼夠。

至於那邊兩人自成一個畫風的蘇沐和姜嫦曦則詮釋了優雅這個詞,只是近了一看還是暗潮洶湧的。

「嫦曦,這個花生米確實不錯,但是女孩子就不要多吃了。」蘇沐笑的一臉好看,酒窩都顯現了出來。

「你還是不要多吃,這可是辣的,要是長痘就……」姜嫦曦不懷好意的目光,在蘇沐臉上巡視。

「別想太多了,我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有痘痘這種東西。」蘇沐輕笑,聲音清越的說道。

「自戀是病,得治。」姜嫦曦言簡意賅,手上的動作既優雅,又快速。

「narcissus,也就是那喀索斯古希臘神話中愛上自己影子的人,雖然我和他一樣俊美無匹,但我可不會愛上自己的影子,我會找一個同樣完美的姑娘。」蘇沐說話的時候,喜歡笑著,微微眯著桃花眼,看起來更加好看。

「嘖,一個男人長這麼好看,還這麼自戀。」姜嫦曦很是無語。

還好眼前還有美食可以解救她的胃,是以姜嫦曦吃的更快了。

一顆顆花生米被塞進嘴裡,一咬碎花生的濃香就瀰漫出來,然後裹挾著辣味刺激口腔,麻味輕輕的麻痹舌頭,這樣反而能清楚的感覺到花生的香味和酥脆,到後來感覺自己說話都帶著花生特有的香味了。

當然時不時的來一口小酒是最好的,稍有克制的陳維就是這麼做的。

一口甘甜猶如梨汁般的酒液,喝進喉嚨的時候順滑無比,然後吃下一粒麻辣的酒鬼花生,剛剛的甘甜瞬間被激發,酒味本身帶著的辛辣,加上辣椒的刺激,花椒的麻,花生米的酥脆和香。

這些味道在口腔里會和,直接形成一種極致美味的體驗。

「爽!」陳維忍不住扔下平時的嚴肅,直接大吼一聲。

「這樣居然吃出了幾分烈酒的感覺,舒坦。」陳維放下杯子,很是滿意的說道。

「哪有,明明是覺得更加美味了,不愧是酒鬼喜歡的花生,和酒就是絕配。」蘇沐插嘴說道。

「你個小毛孩懂什麼。」陳維是並不喜歡蘇沐這樣黏糊糊的性格的。

「那你好像很懂咯?」蘇沐從來不知道什麼叫退讓。

「酒和花生米本來就是絕配。」烏海出口幫了蘇沐,也許是因為鄭家偉的緣故。

「老子當然懂得多。」陳維好歹也是個一八幾的大漢,哪怕蘇沐這樣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男人。

「陳維,我這弟弟可不是個簡單的。」姜嫦曦笑眯眯的說道。

「老子說這酒配著花生是烈酒,那就是烈酒。」陳維性格有很執著衝動的一面,要不也不會屈居一個保全公司做教頭。

而且這郫筒酒第二天雖沒有宿醉反而神清氣爽,但不代表就失去了酒讓人衝動的魔力,要知道袁州當時都是微醺了。

「我這兄弟上次在公交車上,阻止了一個小偷,當時那是一個團伙,有三人。」姜嫦曦一邊就著酒,一邊解釋。

「肯定被揍的不清。」陳維哼了一聲。

「對啊,小偷被揍的不輕,就是因為那小偷劃破了這傢伙的手臂,現在都還有條疤。」姜嫦曦指著蘇沐的手臂內側位置。

「我也可以。」陳維毫不服輸。

「不過這種事情他可沒少做,所以他已經不是小毛孩了。」姜嫦曦說完還拍了拍蘇沐的肩膀。

「語氣和行為習慣不等於其他任何東西。」烏海慢慢的說道。

「鄭家偉雖然像個娘們,但也是我見過能力和膽識最一流的,說起來很多人還羨慕某人,說某人就是有個好妹妹。」凌宏也聳聳肩。

「行,你們都對,敬你一杯,揭過算了。」陳維是知道鄭家偉的,是以倒也乾脆。

也不含糊,拿起方恆的酒壺就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直接敬了蘇沐一杯。

「哎呦,瞧我這小脾氣,沒事的,我不在意這些小事情。」蘇沐摸著自己的臉頰,也喝下了酒。

「你這傢伙,你敬酒就敬酒,拿老子的酒做什麼!」突然方恆慘叫一聲,大吼的說道。

「哈哈,這可不怪我。」陳維端起半杯酒就往烏海凌宏那桌跑。

「別過來,你這酒桶,這裡沒酒了。」凌宏機智的拿起酒壺,就怕陳維趁機倒酒。

畢竟這傢伙前科不少。

……未完待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按住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