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九十一章 新的菜單(第二更

第二百九十一章 新的菜單(第二更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11 13:10  字數:2678

「喲,你這是怎麼了。」凌宏上前一拍烏海的肩膀,大聲的問道。

「沒事。」烏海摸著小鬍子不咸不淡的說道。

「只是人沒來,又不是不來了。」凌宏聳肩,一臉輕鬆的說道。

「你們說的是呂姑娘嗎?」突然一個小個人男人出聲問道。

「怎麼,你也認識?」凌宏饒有興趣的問道。

「當然認識了,那麼漂亮一美女。」小個人男人笑著說道。

「你知道她為什麼沒來?」凌宏語氣肯定的再次問道。

「搬家了。」小個子男人口氣有些遺憾的說道。

「搬家?什麼時候。」烏海的口氣有些疑惑。

「大約是你走之後的一個禮拜吧。」小個子男人想了想,才說道。

「這麼久了。」烏海的口氣帶著瞭然、遺憾、可惜、和淡淡的不舍。

「你怎麼知道?」袁州也突然出聲問道。

他也很想知道,這個熟客為什麼突然不來了。

「有一個路上正好碰到,就上前問了問。」小個子男人不好意思的說道。

「原來如此。」袁州點頭。

「但是我有新地址,要麼。」好一會,小個子男人突然說道。

「不用了。」烏海沉默了一會才回答。

有那麼一瞬間他想答應,也許道個別也是不錯的選擇。

幾人談論的女人就是烏海畫上那副背影圖,這個女人也是袁州小店的常客,只是現在搬家不再來了。

烏海連話都沒和她說過,袁州好歹還說過幾句日常,是以也談不上認識,只是她很美。

「不道別?」袁州有些不明白。

他看的出來,烏海一直很關注那個女人,雖然沒有交談,但目光騙不了人。

「不了,只是覺得少了個畫畫素材。」烏海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這才說道。

「古怪的畫家。」袁州得出了結論。

「也許。」烏海摸著小鬍子沉默了。

「年輕人就是好。」老大爺笑呵呵的感慨。

店鋪人來人往,有些人只是搬個家,就不會再來。

廚神小店在原地不會動,但人卻少在原地等著,道理烏海懂。但有種感情,那不是愛,只是想靜靜看著,時光如水,見你安好,已經夠了。

所以不需要道別,不需要再見,或許在那呂姑娘的記憶中,只是有一個過客,留著小鬍子,名字都不知道。

……

早餐時間結束,袁州拿出新的菜單,和約請卡擺放在一起。

「也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袁州拿著這卡,左看又看的。

邀請人來吃飯,這對袁州來說還真是難題,請誰好,這個問題他根本沒想好。

緊接著袁州又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系統,這約請卡請來的人是對方付錢還是不付錢?」

系統現字:「和其他食客一樣。」

「那就好。」袁州鬆了口氣,要是白吃白喝這可不好。

袁州小店的大門大開著,外面就走進了人,不是別人,正是烏海。

「看什麼呢?」烏海看起來很正常的樣子。

「沒什麼。」袁州不著痕迹的收起約請卡,卻沒有收起菜單。

「喲,這是菜單?」烏海拿著菜單不可置信的說道。

「嗯,中午就有了。」袁州點頭。

「你的菜單看起來也不簡單啊,這紙很不錯。」烏海拿起輕薄的紙張,就說道。

「當然。」袁州理所當然的點頭。

「你自己畫的?」烏海仔細的看著上面的荷花紋,驚奇的說道。

「不是。」袁州直接否認,開玩笑他可不會畫畫。

「這畫可不是機器印的。」烏海眼神很好。

「而且這字也很好。」烏海雖不認識字,但字同為藝術,好壞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本店出品必屬精品。」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額……」烏海被噎住了。

「這麼早來有什麼事。」袁州轉移了話題。

「你猜。」烏海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猜。」袁州一臉無語,直接拒絕。

「我想在你這裡掛一幅畫。」烏海並沒有過於調侃,而是直接說出了目的。

「為什麼。」袁州定定的看著烏海,一臉奇怪。

「合適唄。」烏海並沒有說出理由。

「可以,除了價目表邊上,和天花板都可以。」袁州指著這兩處地方,嚴肅的說道。

「你不讓我掛這裡是怕別人看畫不看價目表?」烏海一臉懷疑的說道。

「不是,不能擋住價目表。」袁州並沒有回答。

「那我掛這邊上?」烏海指著價目表的邊上說道。

「不行,影響店內總體品味。」袁州一臉堅定的說道。

「呵呵,那就這裡。」烏海懶得爭辯這幅畫的價值。

直接指著櫻蝦牆景的對面,確定了畫的位置。

這幅畫自然就是那副本來已經賣出去的《眾生往來》,烏海想了想並不甘心,自己昨晚連夜趕去贖回了這幅畫,當然這個時候鄭家偉還沒收到消息。

烏海拿出畫,上面的的空白處畫名變成了《小店往來》,本來《眾生往來》這個名字就是鄭家偉提議的,但烏海一直覺得不太合適,就沒再畫上寫。

直到回到袁州小店,烏海才靈光一閃,直接寫上了這個名字,感覺更加適合這幅畫作。

「畫很好。」袁州看著烏海拿出畫,由衷的說道。

「嗯。」烏海看了看畫,臉上的表情很是溫柔,就好似面對自己的孩子。

「掛上吧。」袁州和烏海合力拿起油畫,準備掛在牆上。

這幅畫一掛上,讓店裡瞬間多練了些靈氣,看起來更加的具有煙火氣,也更加的溫馨。

「果然很配,就掛這裡了。」烏海拍了拍手,大方的說道。

至於鄭家偉知道後的狂轟濫炸,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

「嗯。」袁州點頭。

……

這一日午間營業時間,大家首先注意到了新掛的畫作,相熟的食客在裡面找到了自己的身影,第一次來的也會不自覺的帶入其中的人物。

這畫好似具有了魔力,讓食客更加感覺到袁州小店的好。

「果然是大師級的。」就連中午來吃飯的老大爺都忍不住說道。

「我記得你這畫已經賣了。」凌宏倒是一臉疑惑的問道。

「沒有,謠傳。」烏海堅決的說道。

「賣了幾百萬你說謠傳?你經紀人要哭了。」凌宏一臉的幸災樂禍。

「不會,他很同意的。」烏海一臉的理所當然。

烏海和凌宏爭辯的時候,老大爺最先發現袁州的新菜單,一聲驚呼。

「哎呦,這是啥?居然是菜單?」

ps:菜貓太菜了,還沒寫完,但是會繼續努力的,就是有點晚,求不嫌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