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八十二章囂張的男人

第二百八十二章囂張的男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2-07 07:54  字數:2466

「我沒錢?」凌宏一臉好笑,他一個外界俗稱的富二代,能沒錢?

這個有點搞笑。

「吃飯。」烏海卻是簡單的說道,也不回凌宏了。

「行,餓死鬼投胎,我可先走了,那些眼神都快把我殺死了。」凌宏聳肩,外面排隊的確實等了很久了。

這邊袁州小店因為新菜的事情沸沸揚揚,熱熱鬧鬧的,另一邊伍洲現在也正在給袁州做免費的安利。

「汪楠,一起吃飯去?」伍洲側頭對著邊上的人說道。

伍洲所在的it公司是隸屬於一家非常大的公司,這邊是個分管部門,邊上這個穿著格子短袖襯衣,留著小平頭,臉色看起來也很有一貫程序員的風範,蒼白病弱的樣子。

這人是才來沒幾天,正好分在伍洲手裡帶著。

「嗯?」汪楠有些慢半拍的抬頭。

「加班也不能不吃飯,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吃飯去,今天哥哥帶你去那家小店,保證好吃的你捨不得走。」伍洲一臉自信的拍胸口。

「喲,你請客?」另一邊的趙英俊抬頭問道。

「當然,汪楠新來的,我請客。」伍洲很是乾脆的說道。

不過就是心裡有些肉痛,女票給的零用錢又要少一節。

「你不厚道啊,都不說請兄弟我。」趙英俊一臉壞笑的說道。

「一邊去,我這問汪楠呢。」伍洲一臉嫌棄的揮手。

「呃,不好意思,謝謝了,但是我不想去。」汪楠蒼白的臉上有些紅潤,看起來拒絕是花了力氣的。

「別客氣,這伍秀才可是難得這麼大方,去吧。」趙英俊也勸說起來。

「對不起。」汪楠低著頭,也不看人就這樣直愣愣的道起歉來。

「哎呀,沒事,不去就不去,多大的事,那我們去吃了,下次一起。」伍洲看出汪楠的堅決,也就不再勸,笑呵呵的說道。

「走了,你小子不是想吃嗎,還不走。」伍洲示意趙英俊快跟著走。

趙英俊也點頭,收拾了一下就起身一起走出公司。

「呼,哎……」汪楠看人走了,鬆了口氣的同時又嘆了口氣。

已經來到公司一個禮拜,卻只和帶他的伍洲和坐得近的趙英俊說過話,當然還有直屬領導。

「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汪楠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小聲的說道。

走出公司的趙英俊倒是有些不滿「這小子也太那啥了。」

「行了,他就是有些內向。」伍洲了解的說道。

「哦?」趙英俊有些不相信。

畢竟汪楠平時也不說話,還真看不出是什麼性格。

伍洲卻想起汪楠那小子有次,想上廁所,但因為他剛剛交給他一個修補任務,說都沒說,直接忙到下午,要不是後來他見汪楠臉色不好,問了一句還一直不知道。

說起來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不好意思說,就這樣憋著,平時也不和同事來往,一個禮拜認識的人也屈指可數,這些伍洲都看在眼裡。

「事情做的很好,技術也是一流的,就是人太內向了,有事情也不說,剛轉來不習慣,聽說以前是嶺南那邊分公司的。」伍洲中肯的說道。

「你帶的你清楚。」趙英俊本來也就是因為伍洲才這樣說,既然不是最好。

「那小子就是太內向,下次一定叫去,男人嘛一起吃個飯就行了。」伍洲性格本來就很好相處,笑著說道。

「還是你請就行,聽說出新菜了。」趙英俊一臉精明的說道。

「想的美,我媳婦給的零用錢可不多。」伍洲說起庄心暮的時候總是一臉甜蜜自豪。

「牙酸,吃飯去。」趙英俊作為一個單身二十幾年的,最討厭伍洲秀恩愛的行為。

單身狗也是動物,也是需要保護的,現在的愛狗人士應該也要重視這一點了,特別是年底了……

兩人邊說邊走,汪楠則默默拿出一個麵包,配著酸奶和一些牛肉乾,這就算一頓午飯,看樣子並沒有打算吃飯的樣子,神情都是一副懶得走出公司門的樣子。

……

時至深夜,袁州在自己的小屋裡,從窗口望出去,申敏堪堪趕上最後一班公交車,然後才回到書桌錢坐下。

開始默默計算今天的營業額,比平時居然多出了三成。

「烏海這傢伙的戰鬥力不錯。」袁州拿著多出的錢,難免想起烏海。

不過嘴角有些抽搐,因為這傢伙生生做到了酒館的營業時間結束,靠著本事蹭上了陳維的酒喝。

算好錢,袁州滿足的嘆口氣。

「看來該買房子了。」袁州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環境,突然感慨的說道。

「喺喺嗦嗦」一陣翻找,袁州拿出一張銀行卡,這張銀行卡是金色的,也就是傳說中的金卡。

當然袁州辦這卡的目的很單純,跨行取錢不要手續費,至於其他的附加服務他還真不了解。

「有了這個就可以實現理想了。」袁州笑得一臉燦爛,完全沒有平時高冷的模樣。

畢竟袁州的理想就是想要平凡的生活——

在郊外開著一家小店。

什麼蛋炒飯、清湯麵、燈影牛肉、東坡肘子什麼的都是他愛吃的。

只要是自己做的也不挑剔,品種齊全。

生意好,也在規定的時間準點關門。

坐著法拉利回到市中心五百平米的別墅。

一言不發,享受平凡。

「恩,我就是這麼低調。」袁州拿著銀行卡,默默的說道。

買房是個大事,袁州默默的計劃了一番,才洗漱上床休息。

九月中旬的天氣,凌晨的時候已經有些微冷,這不麵湯都享受起了毛毯,袁州小店的門口,麵湯專位上一張乾淨的毛毯靜靜的被壓在它身下。

這當然不是袁州買的,這都是麵湯憑藉艱難的溝通得來的。

一道黑影,速度飛快,一下子閃進袁州小店的後巷,麵湯靜靜的趴在門口,並沒有反應。

「黑夜相隨,月亮為伴,雅緻!」一個清朗的聲音打破了寂靜的黑夜。

拉近一看,這人身材高大,頭上的短髮根根豎起,穿著一身利落的運動裝,大步快走,卻無聲,月光一照下來卻發現這人是白天在袁州小店裝逼的那人。

囂張男目標明確,直直走到中間的袁州小店後門,然後停住不動。

他這明顯是要搞事情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