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九章 袁州的三觀

第二百四十九章 袁州的三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8 04:56  字數:2613

在袁州說完耽誤時間這句話後,後面排隊的有立即走了的,更多的是留下了,畢竟這也不用花費多少時間。

二樓工作的中年婦女這才打開箱子,拿出裡面的工作服,仔細的穿戴在外面,包裹完整後才進行下水管的疏通。

「老闆,要不我來抱著吧。」周佳站出來說道。

「就是,袁老闆可以讓這小姑娘抱著。」著急的吃飯的食客這樣建議道。

「不用,我自己來。」袁州看了看懷裡的小孩,輕聲說道。

袁州抱著孩子看了看自己的廚房,小孩一直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非常的乖巧的縮在袁州懷裡,並沒有試圖觸摸。

而一邊站著排隊的食客則開始聊天。

「你說袁老闆怎麼回事,抱個孩子幹嘛,耽誤時間。」一個年輕的男人不滿的說道。

「我也覺得,那女的通下水道的,嘖……」附和的人,一個「嘖」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可不是,還好沒味兒,不然多影響心情。」愛乾淨的女孩子也有些難以忍受。

「你們這些人注意點在哪,不覺得袁老闆人很好嘛。」有人並不贊同這樣的說法。

「這倒是,袁老闆的廚藝確實非常不錯。」說起袁州大家嘴認可的還是他那高超的廚藝。

「我覺得袁老闆人也不錯。」常來的食客,還是了解袁州的,不過就是外冷內熱的性格。

「上次下雨,袁老闆還準備了免費的毛巾用來擦水。」下大雨過來覓食的食客,對於這點還是記憶猶新的。

「說的也是,袁老闆是挺有愛心的。」食客們總結性的說道。

這邊討論的火熱,袁州並不參與,樓上認真通下水管的也不參與,很快完成了工作,換下工作的衣服鞋帽,穿著整齊無異味後,這才下樓。

「你那就是堵了個塑料袋,已經處理好了。」中年婦女一邊說著原因,一邊自然的伸手接過自己的孩子。

「恩,麻煩了,這是工錢。」袁州拿出夾子,夾起錢遞過去。

袁州在營業時間從不用手拿錢,畢竟錢上面的細菌太多了。

「謝謝。」婦女認真的道謝,接過錢,從袁州打開的後門徑直走出店門。

「慢走。」袁州看到中年婦女抱著孩子走遠,這才關上大門。

稍稍整理一番後,這才說道「現在開始重新點餐。」

「各位食客,現在可以點餐了,這邊說一下餐點內容。」周佳適時的開口說道。

「等死了,一份蛋炒飯。」迫不及待點餐的。

「袁老闆你真有愛心,我要一份螞蟻上樹加米白做。」女孩子看袁州的眼神很是溫柔,然後才開始點餐。

「我說袁老闆,你咋不讓那個通下水管的下次來,或者別帶孩子,這多麻煩。」剛剛抱怨的青年還是忍不住對著袁州說道。

「可不是,袁老闆你怎麼對一個通下水管的這麼客氣,還幫忙抱孩子,本來就沒有一點職業道德,這可是會影響她的工作。」這是對工作挑剔的。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如果能有人照看,誰願意抱著孩子來通下水道?都是討生活,不容易」漫漫道:「不過,你這耽誤了十多分鐘,還要再補上,袁老闆你這樣太不划算了。」

一般這種情況袁州是不願意解釋,更不會理會,這次袁州卻開口了。

聲音還是一樣悶在口罩里,不過聽的倒是很清楚,道出一句話:「我只不過是燒菜的。」

「袁老闆你的工作,哪裡是通下水道能比的了。」有人接話。

「什麼時候廚師也能比其他職業高一等了。」袁州反問。

什麼時候?大概是在一聽到是通下水道,就捂鼻繞路的時候。

袁州也沒再分心,仔細自己鍋里的餐點才是最重要的。

……

中午的營業時間過去,袁州又閑暇下來,而袁州這時候才有空煉蜜,采來的蜂蜜生的時候性涼,而練熟之後性平,這樣的蜂蜜才適合大多數人食用。

「系統,你說我這蜜割的怎麼樣。」袁州拿出自己割下的蜂巢,很是滿意。

畢竟是自己挨過好幾次蟄才採下的。

系統現字:「蜂蜜以色白起沙而作梨花香者為優質,而蜂王漿則是蜜蜂巢中培育幼蟲的青年工蜂咽頭腺的分泌物,是供給將要變成蜂王的幼蟲的食物,也是蜂王終身的食物。」

「蜂王漿的顏色是根據蜜蜂食用花粉的不同而稍有改變一般分為乳白色和微黃色,其中含有極高的長壽因子。」

「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蜂蜜如何。」裝逼失敗的袁州有點淡淡的憂傷。

系統現字:「宿主採集的蜂蜜雖不是極品,也算優品。」

「謝謝誇獎。」袁州無語了,果然還是煉蜜最重要。

因為蜂王漿為青壯年蜜蜂食用花粉後分泌的一種乳狀物,其味道極酸且帶有微微辣味,口感與味道極其不好,不好直接用作調味品。

蜂蜜和蜂王漿都不可高溫加工,是以袁州打算先行把蜜煉熟,然後才準備考慮新菜。

蜜煉到滴水成珠而不散即可,袁州使用的是時間很長的煉製方法,需要一整天的時間,當然並沒有使用火煉法。

這一整個下午,袁州小店裡面都是一股股蜜糖的香氣。

「小袁老闆這是做什麼好吃的了。」隔壁的童老闆,伸長脖子問道。

「蜂蜜,出去割的蜂蜜。」袁州坐在自己門口正準備雕刻東西,早上的雕好的那一朵金腰樓早就不見了。

「這可是好東西,市面上現在好多假的。」童老闆感慨的說道。

「嗯,我割的是真的。」袁州認真的說道。

「額,當然,小袁你割的當然是真的。」童老闆先是愣了一下,這才附和。

「這小子現在還不會說話。」童老闆心裡嘀咕,她在這裡開店多年,早就知道袁州不會說話,嘴不甜。

只是沒想到,袁州這麼大了還是一樣。

「童阿姨,我練習雕刻了。」袁州拿起選好蘿卜,擺放在空架子上,準備雕刻。

「等等,你說你每天雕那麼多出來,都被別人拿走了,你雕了做什麼。」童老闆有時候前一秒還看著架子上滿滿當當的各色花朵爭奇鬥豔,去取個衣服的空當,架子就空了。

「練習技藝。」袁州現在都直接用菜刀雕花,想要做到精細傳神還是需要不斷練習的。

「那倒是,吃飯的功夫確實不能落下。」這麼一說童老闆就點頭,表示明白。

「不過你可以收起來,不然放不了一會就沒了。」童老闆還是囑咐了一句。

「謝謝童阿姨,不過他們喜歡,這是一種肯定。」袁州很是自信的說道。

這下童老闆不好再勸,而袁州也可以如願以償的開始享受雕刻的時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