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六章 袁州的小愛好 三

第二百四十六章 袁州的小愛好 三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6 05:49  字數:2568

袁州知道兔肉和獐子一樣,肉質帶酸性,而且如果兔子死後眼睛是閉上的還不能吃,這在古書上都有記載。

而袁州所做的兔子倒是沒有這種擔心,本來用蜂蜜代替白糖就在於蜂蜜的甜味並不突兀,但是甜味悠長,蜂蜜本身還會帶有一些油脂的感覺,熏制後更加油光水滑,顏色艷麗。

忙碌完店裡的事情,袁州這才有空去樓上休息,而這一休息就直接到了第二天一早,想著許久沒有做灌湯包,袁州翻身爬起。

「稀里嘩啦」的洗漱完畢,然後去跑步鍛煉,這次出門也算是收到了鍛煉的效果,是以袁州更加註重鍛煉了。

休息幾天再次開門,袁州的神情並沒有改變,只不過心境變了一些,老御廚的身影還猶在眼前。

「呼,還是先做好眼前的事情。」袁州沉下心,開始認真的揉面。

「佳佳,你說老闆開門沒有?」申敏有些不安的問道。

「肯定的,老闆那麼準時。」周佳語氣肯定,沒有那麼多不安,就是很理所當然。

而申敏就不同了,性格原因,她一直擔心袁州不做了,就好似操心天會掉下來的齊人一般,總是很憂慮。

大約也是因為學習非常努力,但成績始終一般,考上大學也就花費了所有的心力,而周佳則不同,雖然家庭條件不好,但就算是在讀成教,成績也名列前茅。

「敏敏你今天真不用上課?」周佳看著申敏關心的問道。

「沒事,前兩節是自習,沒關係的。」申敏想了想肯定的說道。

「那你看了就回去吧。」周佳認真的說道。

「嗯,」申敏不置可否的點頭。

不一會兩人就來到了袁州小店門外,而這時候小店門外已經圍滿了排隊的人群,還都是老熟人。

「這袁老闆也真是,一回來就做好吃的。」伍洲排在前列,一邊聞著灌湯包的香氣,一邊不滿的說道。

「你要是不想吃,可以走。」凌宏不滿的看著在自己前面的伍洲,很是不客氣的說道。

「不是這個意思,這不是又要荷包出血,不好和女朋友交代。」伍洲露出一副,你們單身狗不懂的憂傷模樣。

「你說我把你扔出去少一個人怎麼樣。」章魚伸頭,很是認真的看著伍洲問道。

「袁老闆這裡不能使用暴力。」伍洲一臉嚴肅,明顯是在學袁州的臉色。

「呵呵,我扔你大家肯定都同意。」章魚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樣我就可以前進一位。」凌宏輕飄飄的說道。

「不如我們來討論今天袁老闆做的什麼早餐。」伍洲很是生硬的轉移了話題,不過這個話題轉移的比較有用。

然後大家七嘴八舌的猜測起了袁州的早餐,但是作為老顧客的幾位還是很篤定是什麼的,畢竟吃的多,已經很是了解了。

而申敏和周佳來的時候就見到這樣其樂融融的場面,瞬間安下心了。

「現在沒問題了吧,敏敏你快回去上課吧。」周佳笑著說道。

「恩,那我晚上再來。」申敏並沒有再等袁州開門,而是直接趕回學校了。

不一會袁州小店在準時的時間打開大門,而食客們雖然急切,卻沒忘記袁州的規矩,全部都按著排位來坐上自己的位置。

「袁老闆你去做什麼了?」伍洲最無顧忌,直接問道。

「采蜜。」袁州雲淡風輕的說道。

「親自去采蜜?袁老闆你沒被蟄?」伍洲上下打量了袁州一番。

伍洲表示他小時候看見掉地上的蜜蜂去摸了一下,然後被蟄了大拇指,自那以後就特別討厭蜜蜂,討厭的源頭自然是恐懼,是以才會這樣問話。

「當然沒有。」袁州確定以及肯定的說道。

「要是蟄了好了呢。」凌宏突然一臉壞笑的說道。

「不會,我記得蜜蜂蟄了起碼要一個禮拜才能消腫。」伍洲很有經驗的說道。

「據說蜂膠可以加快癒合。」章魚也出來湊熱鬧。

「作為一個廚師,採集食材是必備的本領,我們廚師無所畏懼。」袁州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完全忘記了當時是如何不恥下問的追著溜子問了一路,下崖的時候,也謹慎無比的模樣。

「我說你們吃不吃飯了,老頭子都要餓死了,嘰嘰喳喳個沒完。」一旁的李研一實在忍不住了,語氣不好的開口。

「您好,請問您點些什麼。」周佳連忙上前詢問。

「哼,一個兩個好似木頭,規矩還多。」李研一這又不慌不忙了,先是抱怨了一通,這才開始點餐。

「灌湯包一份,神仙醋一碟。」李研一的點餐總是要叫出醋的名字。

「稍等。」周佳麻利的應聲。

而袁州直接把兩樣餐點放到餐盤上,周佳直接端就好。

「老先生,你怎麼知道這是神仙醋。」凌宏算是資深吃貨,最愛灌湯包,但從未吃出這醋的名堂,這也是他第一次遇見李研一。

當然他是認識李研一的,不過沒有點破他食評家的身份。

「呵,毛頭小子,當然吃不出來。」李研一對袁州說話都如此,從來不知道客氣是什麼。

「確實是神仙醋。」袁州突然出聲肯定道。

「老夫當然沒錯。」李研一更加得意。

「您的餐點。」這時候周佳正好端上醋和灌湯包。

「這醋色紅而味酸,不澀味道清新,應該還是新醋中頭醋,不然沒有這個味道。」李研一指著碟子中的醋,細細的說道。

「不過,袁師傅,你這神仙醋是用哪種方法做的,竟然沒有一點渣滓和色味,顏色也透亮。」李研一早就想問這個問題,這次才如願。

「取五月初一的飯,捏成飯糰,每天放一個,到來年五月初一的中午,捏碎洗乾淨,用蒸飯的水和著一起入缸,前七天用柳枝攪拌,一個月後自然成醋。」袁州把製作方法盡量簡單的說出來。

這些東西袁州都是親身實踐過的,是以說的很是詳細。

「果然複雜。」李研一看了看袁州,眼神複雜。

做這東西需要的耐心不少,需要每天記著時間做,一個輔料尚且需要這樣,這主料的功夫又怎麼會少,所以說袁州東西貴。

不少人在背後也會弄兩句,但絕大多數都是服氣的。

就說這神仙醋,全榕城能找出第二家嗎?

「袁師傅,手藝確實高超。」李研一嘆口氣,認真的說道。

「謝謝。」袁州臉色泊然的道謝。

至於心裡肯定是高興的,袁州也早就知道這人是個美食評論家,雖然常來吃卻從沒給自己寫過評論,不過對於現在晚來的誇獎,袁州也不會不好意思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