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三章 烏海的妹妹

第二百四十三章 烏海的妹妹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4 08:18  字數:2375

第二天一早,袁州收拾好行李,臉上帶著少量的紅點,走出大門,實木的大門發出砰的一聲。

袁州起的很早,村子裡還安安靜靜的,起得更早的已經出門不在家,而沒起的又都還在睡覺,是以村子裡幾乎沒有人。

袁州背著小包,拿著一個小布袋,裡面裝著金針磨,一臉輕快的往麻先生那裡走去。

這個時間自然應該告個別。

十分鐘後,袁州就到了麻先生屋外。

麻先生,我先走了,早飯您今天自己解決。袁州上前一步,說的話好似很平常,不像道別。

快滾,說的好似老拙沒了你,就沒飯吃一般。麻先生穿著考究的走出大門,毫不客氣的說道。

那好,再見。袁州好像聽不見麻先生的罵聲,自顧自的說道。

這幾天下來袁州聽而不聞的絕技,已經練到滿級了。

來不就是想要老拙的菜譜,給你又何妨。麻先生突然這樣說道。

不好意思,我從來都沒有這個意思。袁州有些莫名其妙,他只是想吃真正的御膳,並不想要別人的秘技,畢竟他一沒拜師,二和這個說話難聽的老頭並沒有任何關係。

一個沒有一點追求的廚師。麻先生犀利的說道。

我想我的追求不用告訴您。袁州語氣依然客氣,只是話語有了鋒利的感覺,畢竟被人指著鼻子說自己的夢想確實讓人生氣。

你以為老拙會關心你的事情?拿去,不用問老拙其餘事情。麻先生很是不屑的看了袁州一眼,從中山裝的口袋中摸出一個黃色的筆記本,直接扔了過來。

啪袁州下意識的的伸手接住。

這是什麼。袁州並沒有打開,直接問道。

快滾。然而麻先生並沒有解釋的意思,反而突然發起火,直接讓袁州滾。

謝謝。袁州轉念一想,明白了手上是什麼東西,皺眉道了謝,然後離開。

咚咚咚袁州轉身走遠,腳步踩在石子路上發出吱吱的聲音。

而麻先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老臉上面無表情,看不出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不過一會就轉身回了自己屋子砰的一聲,大力關上了自己的門。

至於袁州則是忙著趕路,麻先生給的筆記本被袁州直接放進了小包里,並沒有著急的觀看,哪怕袁州已經猜到裡面就是御膳鋈雞的做法,也許還有些心得也說不定。

但這並不是袁州想要的,算是意外之喜。

這邊袁州忙著趕回店裡,準備明天的開店事宜,而烏海則遇到了危機。

砰,咚。烏海的屋子裡發出各種誇張的聲音。

我說烏琳你夠了,說了不回去就不回去。烏海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的妹妹在那裡砸東西,砸的都是他心愛的東西。

呵呵,你要是今天還不跟我走,你就給我看好了,看我能不能把你生撕了。烏海的妹妹烏琳很是彪悍的說道。

烏琳一頭利落的短髮眉形剛毅,容貌中性容顏俊俏,穿著紅格子短袖襯衣,牛仔熱褲,露出修長結實的大腿,說著話的同時又毫不留情的砸碎了烏海的石膏像。

怎麼,有本事你倒是試試。烏海又是那副大褲衩加背心拖鞋的造型,摸著小鬍子很是無賴的說道。

我烏琳說出話什麼沒做到?你最好自己想想。烏琳站在烏海面前,從上往下看著烏海,形成極強的壓迫感。

虧你是我妹妹,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烏海看著烏琳半響,突然萎了。

是啊,我沒有女人味。烏琳突然一笑,俊俏的臉上帶著三分魅色七分柔和,看起來整個人都美麗了不少,就好像女王的微笑那般迷人。

只不過動作很是兇殘,烏琳直接一把提起烏海,一個背摔,烏海砰的一聲躺倒在地。

烏海的手還摸著小鬍子,臉上一臉懵逼,突然吐出這麼一句我還要去畫展的,受傷了怎麼辦。

沒事,我保證你會沒事的,我下手很有分寸。烏琳板著白嫩修長的手指,露出手臂上線條流暢的肌肉。

我嚴重懷疑你在醫院被抱錯了。烏海直接躺在地上,無語的說道。

現在你自己選擇,是我把你撕了一條條的塞進飛機,還是你自己起來和我走。烏琳並不理會自己哥哥烏海的鬱悶,風輕雲淡的說出自己的要求。

沒吃到好吃的,不甘心,就等最後一天,明天就走。烏海爬起身,坐在地上,認真的說道。

你覺得我會信你?你這樣和家偉說過幾次了。烏琳並不相信烏海的話,一個字都不信。

沒有,第一次和你說。烏海認真的說道。

你知道我從小耐心就不多。烏琳看著自己好似流氓的哥哥,給出最後通牒。

你好歹是我親妹妹,這麼快就幫著外人。烏海很想瀟洒的說就不去畫展,鑒於剛剛利落的背摔,烏海還是採取了迂迴戰術。

你還敢說家偉,家偉那邊都快頂不住了才告訴我的,不然你有這麼多天好日子過?烏琳想起那邊忙到飛起的男朋友就心疼,至於這樣不靠譜的哥哥還是打死好了。

烏琳的殺氣濃重,烏海瞬間敏捷的起身說道好,我同意第一方案。

至於則烏琳不置可否的看了看烏海,想了想自己男朋友鄭家偉,忍下了打死這種無用哥哥的欲/望冷冷的說道那馬上就出發。

好的。烏海一手摸著小鬍子,一手插袋,臉上掛著慶幸,跟著烏琳出了大門。

而袁州則在車上翻起了那本日記,一打開裡面只有『鋈雞』的做法,其他再無任何東西,而且做法寫的極其簡單,著重寫的只有第三點,這明顯不是麻先生的筆記本,也不知道是哪裡新買,然後眷寫上去的。

需雉雞一隻,取出內臟和雞骨保持完整的雞身,不可破皮不可留骨,塞進金針磨進行煨熟。

宮廷廚藝以圍配鑲瓤為主要特徵,而肉中無骨,魚中無刺,這是宮廷菜的基本標準要求。袁州看著這本新的記事本,這才真正明白了麻先生不做的原因。

麻先生年老體衰,恐怕早就無法做到細緻有力的取出完整的雞骨而保持雞皮不破。

時間是最公平的,能讓人學會高超技藝,時間也是最無情的,能讓人因為時間的過去而使不出自己擁有的高超技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