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二章 袁州的好心

第二百四十二章 袁州的好心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4 08:18  字數:2430

「要你小子假好心,老拙自會盛起。」麻先生並不接受袁州的好意。

「我知道,但是您的手不是不行嗎。」袁州平鋪直敘的說道。

「給老拙滾。」麻先生收起所有表情,一臉平靜的說道,這句話是戳到了他的痛處。

「稍等,我吃完早餐。」袁州不咸不淡的說道,只是心裡的猜測更加確定了。

「臉上點著蘇木,來裝可憐?」麻先生看起來是真生氣了,有些口不擇言。

「不是,好看。」袁州咽下一口粥,自然的說道。

「依老拙看是為了博取同情的把戲。」麻先生堅持的說道。

「若是您這樣認為也可以。」袁州並不反駁,安靜的說道,不過手裡的動作沒變慢,還是規律的吃著碗里的粥。

「想吃御膳?不可能。」麻先生強硬的拒絕。

「既然您說是博取同情的,那可以做鋈雞了嗎。」袁州平靜的問道。

「呵呵,老拙什麼沒見過,憑點蘇木以為能有什麼用?」麻先生一臉好笑的說道。

「好的,我吃完了,您吃完我可以送碗回去,這碗並不是我的。」袁州放下筷子,指了指麻先生並沒有怎麼動過的粥。

「哼。」麻先生重重的哼了一聲,不再說話,開始安靜的喝粥,不過眉頭是皺的緊緊的。

這次開始,麻先生一句話都沒說,直到袁州端著方盤走遠。

「真是年輕。」麻先生看著袁州的背影感慨,語氣似有些羨慕。

而走在村子裡的袁州卻被幾個小孩子圍住了。

「李平,這就是你說的和我們一樣的外村人?」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兇悍的小男孩問著借住老人的孫子。

「就是他,黃湖你看他臉上的紅點點。」老人的孫子李平指著袁州臉上的紅點,激動的說道。

「哼,我可是聽說這人是因為采蜜被蟄了。」黃湖不屑的說道。

「對啊,我早上還聽媽媽說了。」一個小姑娘卻生生的附和。

「嗯,我也聽說了。」另一個小男孩站在黃湖後面,看起來最是瘦小。

「不對,那包昨天就好了,但是早上又起來了。」李平著急起來反而說的不清不楚了。

「那就是蜜蜂蟄的。」黃湖一錘定音。

「不是,不是,叔叔你快說。」李平先是焦急的對著幾個小夥伴擺手,然後沖著袁州激動的說道。

袁州看了看幾人臉上不同程度的紅點,微微點頭,自然的說道「嗯,我也長了和你們一樣的紅點。」

「你怎麼知道和我們一樣,萬一你知道過敏。」黃湖顯然是個比較懂事的,直接質疑其袁州。

「過敏的主要癥狀就是發紅、痛癢、紅腫,起小疙瘩或小紅點等癥狀,引起皮膚過敏的主要原因是天生過敏體質和皮膚角質層薄,對外界刺激沒有抵抗能力。」袁州先是毫不喘氣的說出過敏的反應,看了看幾個蒙圈的小朋友繼續說道。

「但是,我皮糙肉厚,不會過敏,重要的是我和你們一樣不痛不癢。」袁州鏗鏘有力的說道。

「我能摸一下嗎。」黃湖思考片刻,認真的說道。

「可以。」袁州端著方盤,小心的蹲下。

黃湖伸出小小的手掌,輕輕摸在袁州臉上,確實感覺到了袁州臉上的小突起,這樣黃湖才確定這真的是和自己這些人長了一樣的斑點。

「會不會是你傳染的。」黃湖轉頭嚴肅的問著老人的孫子李平。

「不是不是。」李平後退一步,急忙擺手。

「真的?」黃湖狐疑的看著李平,不太相信。

「我要傳染也是傳染我爸媽和爺爺,怎麼會傳染給他。」李平急中生智的說道。

「說的也是。」黃湖這下才確定。

「哥哥怎麼樣,我們以後是不會會好?」小女孩晶亮的大眼睛期待的看著黃湖。

「會好,我的也會好。」袁州接過話頭,認真的說道。

「真的嗎,妞妞也可以變得可愛嗎。」小女孩抬頭,兩側的臉上布滿紅點。

「現在也很可愛。」袁州認真的點頭,配上他一臉嚴肅的表情,看起來格外有說服力。

「謝謝哥哥。」小女孩乖巧的說道。

「嗯。」袁州臉上露出笑容,點了點頭然後離開。

而這幾個小孩慢慢把袁州的話語帶回了自己的家庭,看著自家孩子期待的眼神,哪怕是已經絕望的父母也不忍心說不是這樣,說不定不會好這樣的話。

下午的時候,袁州借住的老人一家,從老人開始,臉上全部點上了紅點,至於這個植物當然是袁州提供的蘇木漿。

小小的紅點就好似小小的愛心,隨著袁州發起,老人一家的響應,有孩子臉上有紅點的都自發問袁州要來蘇木漿,開始往臉上點紅點。

岩峰村一下子多了一堆臉上點著紅點的大人和孩子,看起來倒像是別樣的風景。

蘇木用來染紅雞蛋的一種天然植物燃料,安全健康。

村子裡多了臉上有紅點的人,那些小朋友也不再懼怕本來有紅點的小朋友,當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有了朋友,只是看見的時候不會再對著他們喊怪物這種話。

小孩子是最純潔的惡魔,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無心之言有多麼鋒利。

當紅點不再是特立獨行而是常態之後,袁州也就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晚間,袁州租住的房間。

「謝謝你,小夥子還是你有辦法。」老人拿著葉子煙,有著蘇木紅點的老臉上,一片安然。

「不客氣,蘇木的方法已經交給您了。」袁州客氣的說道。

「現在有這個法子,那些小孩就開心了。」老人「吧嗒吧嗒」抽了口葉子煙,滿意的說道。

「嗯。」袁州笑著點頭。

「可惜我沒能說服那個倔老頭做鋈雞,不過這裡有些金針磨,你帶回去吃吧。」老人有些遺憾,從身後拿出一個布袋,裡面是晒乾的金針磨。

「謝謝,有機會再說吧。」袁州笑著接過,對於沒吃到鋈雞雖然遺憾,卻並不強求。

畢竟袁州也基本猜到了麻先生不再下廚的原因。

「那好,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下次再來玩。」老人見袁州手下金針磨很是高興,笑著轉身離開。

「晚安。」袁州點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