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一章 說不做就不做

第二百四十一章 說不做就不做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3 15:00  字數:2672

「今天做鋈雞嗎。」袁州收碗的時候照例詢問。

「不做,說了不做就不做。」麻先生很是不耐煩的說道。

「我可以自己找食材。」袁州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

「不需要,快走,不過兩碗面就想換老拙的御膳,簡直可笑。」麻先生又開始發火,站起身,筆挺的中山裝都皺起了。

「您的脾氣著實不好。」袁州突然這樣說道。

「嘿,你這小子還批評起我的脾氣來了,快走,老拙脾氣如何還不用你一個小孩子說道。」麻先生口氣不滿,卻沒有剛剛被請求做湯時的怒火了。

「恩,晚安。」袁州若有所思的點頭,然後起身離去。

「臭小子,有天賦又怎麼樣。」麻先生看著袁州的背影,動了動嘴,很是不滿的說道。

然而袁州卻是端著碗,一路安靜的回了租住的屋子。

「小袁回來了,怎麼樣成功沒有?」老人站在門口抽著葉子煙,一臉笑意的問道。

「沒有,麻先生不同意。」袁州直接說道。

「要我說就是這老頭怪,吃了你的面還不願意,那老傢伙就是矯情,不理他。」老人敲了敲煙杆子。

「沒事,御膳太難。」袁州笑了笑。

「我看那御膳還比不上你的面,你做得真的太好吃了,我都不知道自家的麵粉還能做出這個味道來,小袁你才是高手,很明顯。」老人看著袁州手上的空碗,一下子就想起自己吃的面,突然覺得剛吃的晚飯像是消化了都有些餓了。

「謝謝誇獎。」袁州笑著道謝。

「不客氣,這都是實話,希望小袁你什麼時候再做一次給我們吃呢。」老人也不客氣直接這樣說道。

「走之前。」袁州想了想應下了。

「怎麼?準備要走了。」老人驚訝的說道。

「恩,呆了很久了,就這兩天就離開。」袁州本來只準備來五天,今天已經是第三天,當然該走了。

「那行,走時候告訴我一聲。」老人認真的說道。

「會的。」袁州點頭。

「行了,我睡了。」老人抽完最後一口煙,就準備進屋睡覺了。

「等等,您孫子臉上的是?」袁州想起下午時分,小男孩的臉,突然問道。

「你說那個?放心吧不會傳染的。」老人瞭然的一笑,有些無奈。

「不是這個意思,是過敏嗎?」袁州仔細的問道。

老人的孫子在袁州第一次見到的時候臉上就長了很多紅色的小斑點,白天看著更明顯,而現在也很嚴重,不過身體倒是沒什麼問題的樣子。

「不是,那是生下來就有了,咱們這裡小孩子很多生下來就有了。」老人嘆了口氣,語氣低沉的說道。

「天生的,能治好嗎?」雖然看著身體還不錯,但是這個年紀的小孩子臉上長著,實在有些難以接受。

「治了,村裡同樣的幾個小孩一起去的,有些長大就消散了,有些就跟著到老,還好基本都是男孩。」老人想起自己孫子的臉,頗有些難過。

頓了頓老人繼續說道「聽說是弄的蜜蜂多了,這就是報應。」

「不會,應該能消散。」袁州肯定的說道。

「哎,希望吧。」說著老人回身去了自己房間。

袁州站在原地想了想,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旅行套裝里的小鏡子,本來是用來刮鬍子的,現在就用來照臉了。

而袁州臉上其實沒有鬍子,要不然就更加大叔了,更加符合時下流行的大叔控,所以這鏡子的目的不言而喻。

現在袁州臉上的紅點基本已經消失了,蜂膠的作用很是強大。

對著鏡子思考半響,袁州出門采了些東西,然後才回到自己房間睡覺。

「叔叔,對不起我昨天沒禮貌了。」一大早小男孩就跑到袁州門前道歉。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何況小男孩發現袁州雖然冷著臉,其實很好相處,而他昨天一副希望別人生病的樣子,卻是很無禮。

「沒事。」袁州並不在意,自然的說道。

「啊,叔叔你的臉。」小男孩道完歉一抬頭就被驚訝了。

「怎麼了?」袁州不明所以。

「怎麼和我一樣都是紅點點?」小男孩驚訝大喊。

「紅點點?」袁州摸出鏡子查看,果然臉上都是紅色的小點點,和小男孩一樣,看起來頗有些嚇人。

「叔叔你怎麼樣,是不是很難受?」小男孩有些緊張的問道。

「你的難受嗎?」袁州不動聲色的問道。

「不難受,就是人家說像怪物。」小男孩低落的說道。

「我的也不難受。」袁州小心的碰了碰,淡定的說道。

「叔叔你怎麼長了,是不是我的真的會傳染。」小男孩像是想起什麼,有些驚慌的離袁州遠些,好似這樣就不會傳染了。

「不是,你這不癢不疼,不會傳染,這很正常,大人也會長。」袁州眼都不眨的說道。

「真的嗎?不是只有我們幾個會長嗎?」小男孩驚奇的說道。

「當然,你看我都有。」袁州指了指自己的臉。

「可是叔叔以前沒有。」小男孩糾結的說道。

「所以以後會消散,不過就算不散也沒事,不難看。」袁州很是認真的說道。

「真的嗎,不像怪物嗎?」小男孩忐忑的摸著自己的小臉。

「不會,說不定咱們明天也會長,然後就沒了。」老人突然走過來,笑著說道。

「爺爺也會長小點點?」小男孩看著自己爺爺的老臉,不解的問道。

「對啊,這個很正常,沒什麼的。」老人牽著小男孩,認真的說道。

「我去吃飯。」袁州在他們身後說道。

「那邊給小袁你留著的,謝謝。」老人回頭,一張老臉上儘是開心的笑容。

來的廚房一看,上面是兩份早飯,想來是知道袁州會端過去和麻先生一起吃,特意準備的。

袁州端著早飯,頂著滿臉紅點點在村子裡招搖過市,並沒有什麼人詢問,大約都以為是做日的蜜蜂所為。

「你做的」麻先生對於袁州臉上的紅點視而不見,只關心早飯。

「不是,是主人家做了我端過來的。」袁州認真的說道。

「哼,又是豬食。」麻先生毫不客氣的說道,然後直接伸手準備端出方盤裡的一大碗粥。

「麻先生,我屬猴。」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滾。」麻先生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老人給袁州準備的就是一大碗粥,兩個空碗和兩碟子鹹菜。

「砰」麻先生不小心把一大碗粥磕在方盤上,發出刺耳的聲響,明顯是手力勁不夠。

「燙粥怎麼入口。」麻先生不滿的放下,直接端出空碗。

「我來。」袁州伸手端出大湯碗里的粥,盛出一碗,試了試道「可以入口。」

這才遞給了麻先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