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四十章 蜂膠的作用

第二百四十章 蜂膠的作用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3 15:00  字數:2429

「嗡嗡嗡」眼前群峰亂舞,一隻只蜜蜂的大小好似小型芸豆,上面黑色的絨毛都看得一清二楚,這時候的袁州突然想起了蜂腰,大長腿這樣的形容詞,安在這些蜜蜂身上真的很適合。

豐滿傲人的上圍,只不過上面長著鋒利的口器,纖細柔軟的腰肢,方便轉換角度的蜇人,修長有力的大長腿,蜇人的時候能更加的牢固,饒是袁州心裡也是一顫。

「先生,蜜蜂太多,我去。」溜子輕聲開口說道,不過說話的時候嘴基本沒怎麼張開,想來這也是采蜜的絕活之一。

「等等。」袁州側了側臉,輕聲回應。

而這時候的袁州自然是在詢問系統。

「系統,這個蜜蜂看起來是個狠角色,既然是獎勵那麼它會蜇人嗎?」袁州在心裡誠懇的問道。

系統現字:「熊意蜂其產蜜能力強,生產王漿的能力強,是蜜漿兼產型的理想品種,而且也是花粉生產的理想品種。」

「熊意蜂為鮮艷的橙黃色,非常醒目,惹人喜歡。其工蜂個體碩大,腹部前3節背板呈橙黃色,其上各有一條黑色環帶,後3節背板為黑色,腹部腹板除最後兩節外,通常呈鮮明的橙黃色,這是它最明顯的特徵。」

「而且其種類有社會性生活,每巢有一隻蜂后、多隻雄蜂和工蜂,性格暴躁,容易被激怒,尾部尖刺分為兩支,蜇人的帶有一定毒性,被蟄後患處發癢紅腫。」

「然後呢?他會不會蟄我,這才是重點。」看樣子就知道這傢伙不好惹,個頭那麼大,還圍著蜂巢「嗡嗡」飛舞。

系統現字:「此物為自然界物種,宿主小心。」

「呵呵,我覺得這要是我采了就要英年早逝了。」袁州看著成千上萬的蜜蜂,作為祖國的花朵,世界的未來,可不能有事。

系統沉默了好一會這才現字:「此蜂可進行蜂膠生產,蜂膠其性平,味苦、辛、微甘,有潤膚生肌,消炎止痛的功效,使用蜜溶蜂膠可緩解。」

「你想的真是周到。」袁州表示他竟無言以對。

「怎麼樣?」溜子見袁州久久不說話,以為他是在考慮,遂問道。

「我們一起,你教我。」袁州看了看眼前飛舞的群蜂,堅定的說道。

「嗯。」溜子並沒有多勸,點頭應下。

饒是袁州是眼疾手快,他掌握的菜肴已經是世界第一美味,裸/露出來的皮膚上發出蜜蜂最討厭的味道,也不能阻擋蜜蜂對他的熱愛,不一會他自認不錯的臉上就多了好幾個包。

「快走。」溜子上前迅速的拉住採到蜜的袁州,如猿猴般攀爬上懸崖頂上,一下子失去目標的蜂群也就散開了。

「謝謝。」袁州喘了口氣,這才小心的說道。

「不用謝。」溜子估摸著時間站起身,搖頭。

「大豐收。」袁州拿著幾乎是整個蜂巢的蜂蜜,開心的說道。

「裡面還有很多蛹,可以炸。」溜子黝黑的臉上露出笑容,應該是想起了炸蜂蛹的美妙滋味。

「恩,那些都給你。」袁州大方的說道。

「你臉上可以擦藥。」溜子笑了笑,指著袁州臉上的大包說道。

「恩,裡面的蜂膠可以治好。」袁州指著蜂巢說道。

「對。」溜子肯定的點頭。

「我們回吧。」袁州看了看山崖,開始解開腰上的繩索,準備回村。

「嗯。」溜子默默的幫忙,收拾好。

然後兩人沿著來時的路回去。

回程的路上袁州自己頂著蜂巢往回走,雖然分量不輕,但是袁州覺得很值,必須很值,為了這蜂巢袁州可是付出了自己英俊的臉。

當然要不是蜂膠開始是固體,袁州早就擦上了,這樣也不用頂著臉上的幾個大包了。

「叔叔你也生病了?」袁州和溜子走到租住的老人家,小男孩迎出來後,一臉驚訝的問道。

「沒有。」袁州否認。

「那你臉上的大包是怎麼回事?」小男孩不依不饒的問道。

「蜜蜂蟄的,一會擦了蜂膠就好了。」袁州輕鬆的說道。

「哦。」聽聞袁州這麼說,小男孩默默的轉身離開了,看起來情緒也不高了。

「我們把蜂蛹弄出來。」袁州看著小男孩定了定神,這才轉身對著溜子說道。

「好的,我會弄。」溜子自告奮勇的說道。

「那就交給你,你全部弄完,我不用那個。」袁州笑著說道。

「謝謝。」溜子一邊接過蜂巢一邊說道。

「不客氣。」袁州點頭,然後準備起身洗漱一番,稍後可以擦藥。

而溜子則小心的把蜂巢打開,映入眼帘的就是六邊形的蜂巢,裡面有些地方有著琥珀色的液體蜂蜜,有些是固體,還有一些漂亮的粉色結晶。

「你這蜂蜜和我採的不同。」溜子看了看那些顏色純正漂亮的蜂蜜,疑惑的說道。

「這是熊意蜂。」袁州並沒有多說,只說了名字。

「這是那個熊蜂,怪不得蜇人這麼凶。」溜子仔細的辨認,這才肯定的說道。

「是挺厲害的。」袁州按著自己身上的腫包,剋制想要抓撓的感覺。

「那東西雜食的,吃肉,卻是凶的狠。」溜子心有餘悸的說道。

「沒事,不去采了。」袁州示意溜子弄蜂蛹,然後自己才好割下蜂膠,熬制提純使用。

等到溜子弄完,也就到了晚飯時間,袁州照例端上兩碗清湯麵去了麻先生那裡,不過人剛到就被嘲諷了。

「嘖嘖,這是去滾了蜜蜂窩?」麻先生嫌棄的情緒溢言語表。

「這是您的晚飯。」袁州並不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徑直放下碗。

「還不算蠢,居然知道蜂膠治。」其實袁州臉上的紅包只剩一點紅點,很是不明顯了,離得近了麻先生聞到了蜂膠的味道。

「謝謝。」袁州一臉淡定的謝過誇獎,是的袁州現在基本把麻先生這樣話語當做誇獎來聽。

「呵,每日都給老拙吃面,看來你也只會這個了。」麻先生嫌棄的看了看袁州的清湯麵,手上的動作卻不慢,直接開吃。

「方便,適合您。」袁州簡短的說道。

當然吃面時候的麻先生是不理人的,是以袁州說完,也就靜靜的在一旁,開始吃自己的面。

品嘗美味專心是必定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