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三十七章 御膳的味道

第二百三十七章 御膳的味道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2 13:33  字數:2534

小男孩帶著袁州來到隔壁老人家裡,袁州這才發現老人家有個成年的兒子媳婦,這個小男孩就是老人的孫子。

對於小男孩沒叫自己哥哥的事情,袁州發誓他真的沒有生氣,他怎麼可能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對他就是這麼大度。

「叔叔,你坐這裡。」小男孩突然的聲音把袁州拉回現實。

「恩。」袁州轉頭用眼神示意叫哥哥。

然而小男孩早就回過去和自己的父母邀功去了。

「吃飯吧,都是簡餐,客人你就隨便吃點,我看你一個小包肯定沒帶吃的。」老人睿智的說道。

「好的,麻煩你們了。」袁州道完謝,這才坐下。

桌子上的確是簡單的菜色,並沒有葷腥,只有一盤大蒜炒雞蛋、清炒白菜、土豆絲和一個青菜湯,不過顏色倒是碧綠喜人。

吃一口味道也很不錯。

「不錯吧,你們城裡人都說我們這裡菜好吃,我們這裡可是沒打農藥的。」老人笑眯眯的說道。

「很好吃。」袁州點頭。

吃完飯,袁州也順勢把未來幾天的錢給了,一共給了四天的,袁州覺得這個時間就差不多了。

當然他沒忘記問這次出門的目的。

「你說的那個懸崖,很多年沒出過蜜了。」老人的兒子媳婦吃完已經帶著小男孩回家休息。

這裡的生活自然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我想自己下去看看,您看有人帶路嗎?」袁州誠懇的說道。

「你要自己下去?」老人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在他看來,袁州就和那些瞧稀奇的人一樣,認為掛著繩索下去很有趣,殊不知這裡面的危險大著呢,稍不注意就是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年輕人還是不要下去,你沒有經驗,下去容易出危險。」老人一五一十的說出下山崖的危險,末了勸道。

「我知道,但是我必須自己下去。」袁州覺得美味的食材當然是自己采更好。

「你今天去了針峰,腳疼吧,下去可比這個更累。」老人很是了解這些人,剛來肯定不會走那尖石林立的山間。

「起了幾個血泡。」袁州雖然覺得疼,卻沒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那你還確定要下去?」老人再次詢問。

「嗯,自己下去。」袁州點頭,堅定的說道。

「那行,到時候你出錢,我找人帶你下去瞧瞧。」老人見勸不動,只能同意。

「對了,針峰嘴容易出金針磨?」袁州想起今天聽聞的傳言,起身的時候問道。

「對,能找到的很多都是那裡找到的,不過周邊也有,很難碰到。」老人仔細的說道。

「深處是不是機會更大。」袁州再次詢問。

「那是肯定,不過路難走。」老人肯定的說道。

不過老人這下有些驚訝,看袁州的樣子,明天還打算去針峰,據他所知,針峰是最容易出金針磨的地方,但因為裡面太過難走,來的客人最多外圍找一找,找不到就換地方,是絕不會去第二回的,畢竟連村裡人都不愛去那裡找罪受。

而現在看袁州的樣子卻是不找到不罷休了,老人看著袁州的背影搖頭。

袁州告辭回去,洗漱之後,一夜好眠,照理清晨五點就起床了,出門在外,袁州只是稍稍活動了一番,就再次出門尋找金針磨去了,吃貨和飯桶的區別不光光是顏值,還有對美食的執著。

更何況,袁州既是吃貨,又是廚師。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袁州腳上再次磨出四五個血泡之後,袁州終於發現了金針磨的蹤影。

它長在石縫中間,淡黃色的傘蓋,白色的莖,非常不顯眼,袁州也是確定了好幾次才發現,而它最奇特的是其的傘蓋全部朝上長,就好似一個個的小酒杯,褶皺根根分明,傘蓋里還有著一些晶瑩的露水。

「呼」袁州呼出一口氣,稍稍停下。

終於找到了,袁州拿出木質的一個小刀割下成熟的金針磨,放進準備好的一個布袋裡,這樣既透氣又能良好的防止蘑菇碰傷。

找到第一叢,第二叢就不是那麼難了,袁州裝了成熟的金針磨小半口袋,夠一頓之後就沒再尋找,這種蘑菇當然需要吃極其新鮮的才行。

是以回程的腳步袁州加快了不少。

到了村子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一個叫林大媽的女人煮湯,也不管是不是到了午間,這當然也是早就打聽好的人選,這是除了御廚以外最好的人選。

至於找曾經的御廚做,袁州當然是想過的,但是御廚出門訪友不在村子裡,老人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袁州只能先放棄第一人選。

「林大媽,麻煩你了。」袁州小心的拿過布袋,輕輕的遞過去。

「小夥子還懂的不少,布袋裝好,瞧好我的手藝,保證湯仙味美。」林大媽笑呵呵的應下。

直接開始殺雞做湯,吃的就是一個新鮮,新鮮的雞新鮮的蘑菇新鮮的湯。

三小時後,已經過了午飯時間,這鍋湯終於成功。

「小夥子,你的鋈雞湯來咯。」林大媽端著一盆熱氣騰騰的湯過來了。

「謝謝。」袁州連忙接過。

「不客氣,這湯冬日喝才最鮮美,不過這天喝也好喝,小夥子的蘑菇採的好。」林大媽笑呵呵的送上一個空碗和一碗飯,就離開了。

「麻煩您了。」袁州說完這才坐下。

湯的香味直往袁州鼻子里鑽,有雞肉的香味,還有煮熟的金針磨的鮮味,湯色奶白,煮過的金針磨呈現漂亮的玉黃色,好似一塊成色上好的田黃石漂浮在湯麵上。

袁州嚴肅的臉上露出笑容,拿起勺子直接盛湯到自己嘴裡開始喝。

然而這下袁州臉上的笑意卻隨著湯的入喉而慢慢消失。

這一頓飯袁州只吃了半小時,就吃完雞肉喝完雞湯,越到後來眉頭越加緊鎖,這味道完全配不上它的名字,只能評價為中上而已。

袁州吃完,默默的把錢壓在碗底,起身離開。

「這金針磨味道雖然鮮美,卻沒有想像的好吃。」袁州忍不住嘆氣。

「又是金針磨的味道,還真是不死心。」走在路上正在思考的袁州突然被一道聲音打斷。

抬頭一看,原來是不遠處一個穿著中山裝,下巴蓄著山羊鬍須的老人,老人長相和藹,只是臉上的不滿破壞了,看起來有些凶。

「小夥子是你找到的蘑菇?」老人轉頭盯著袁州。

「恩,是我的。」袁州點頭。

「暴殄天物。」老人給出四字評價,轉身就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