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想像中的美味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想像中的美味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12 13:33  字數:2467

老人一聽袁州想吃自己村子的名菜,當然是歡迎的,不過名菜難得,需要食客自己尋找主材,這就是村子裡的規矩。

「那敢情好,你自個兒,明天去針峰上面看看,前幾月還有人在那裡採到過。」老人挺熱心腸的,這不就指著那邊好似手指的山峰給袁州看。

「恩,那蘑菇的樣子有嗎?」袁州來之前曾經聽說過這裡有一道名菜。

名叫『鋈雞』說是以前的一種失傳的宮廷菜,曾出現在康熙舉辦的千叟宴上,作為宮廷菜自然有它的名氣和規矩。

這個岩峰村出名的原因就是因為村人會做這道菜,而且有個御廚也住在這個村莊。

「那倒沒有,不過相當好認,那蘑菇的樣子,你見到自然就認識了。」老人一句話說完,很是神秘的笑了笑。

「恩。」袁州點頭。

「到了,這就是老頭的屋子,隔壁是你自己住的,做飯也行,自己備上糧食就成,灶在那邊。」老人指著眼前的兩間相鄰的石屋,然後又指了指背後的小棚子,一一說明用途。

「謝謝。」袁州點頭道謝。

「吱呀」一聲,推開原木做的大門,裡面意外的乾淨,只有一張石床,一個小桌子和一個放在地上的空木箱。

「乾淨吧。」老人站在袁州身後,得意的問道。

「很乾凈,謝謝。」袁州點頭,上前放下身上的背包。

「那是,老頭子每天都打掃,那些人可喜歡住我這裡了。」老人得意的一笑,然後轉身離開。

放下東西,袁州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下午『三點半』移動果然是堅強的,這個地方還是有一格信號。

「該吃午飯了。」袁州這一早上都在奔波,還沒來得及吃飯。

「砰」關上大門,身上只帶了錢包,袁州就出門了。

「小夥子,這裡有碗面,吃不?」老人端著白瓷大碗,從小棚子走出來,正好碰到迎面走來的袁州,熱情的招呼道。

「好的謝謝。」袁州接過大碗,裡面是簡單的白色麵條加上一個荷包蛋和一些蔥花。

「這可是放了牛油的,你嘗嘗,咱們這裡的特色。」老人一臉自豪,想是剛剛離開就去下面了,畢竟袁州剛剛說了並沒有吃飯。

「恩,聞起來很香。」袁州點頭。

「那行你吃吧,不過我建議你要吃那道菜可得早早去找金針磨才行。」老人揮手然後回了自己的屋子。

「謝謝。」袁州道謝,放到桌子上開吃。

牛油其實不怎麼適合放到清淡的面中,但是袁州覺得這碗麵筋道香甜,味道很是不錯,最後連湯也是喝完了的。

午飯吃的太晚,是以袁州吃的很慢,吃完正好四點,出門洗好碗,袁州就啟程去了針峰。

袁州知道的這道菜,簡單來說就是雞和蘑菇炖湯,特別是這個蘑菇,名叫金針磨。

這種蘑菇非常適合生長在金屬含量較高的土壤里,傳說中往往找到了野生的金針磨,也就找到了金礦,所以人們把這種蘑菇稱之為金針磨,其含義自然是顯而易見的。

這種蘑菇的形狀不得而知,只知道其味道鮮美無比,按說這樣長在金屬上的蘑菇應該不能吃,但是這個卻不然,不光味道鮮美無比,咀嚼起來還嫩滑無比,美味異常。

而千叟宴上使用的是邊雞作為主材之一,山西省也稱為右玉雞,此雞本是綏東四旗進行墾殖時,自奉天府帶來的大骨雞,經長期風土馴化,逐漸繁衍擴大而形成的一個獨特的品種,肉質好、適應性強、耐粗抗寒,非常適合用來炖湯。

「咔擦咔擦」袁州踩在小石子遍布的小路上,一路不快不慢的走著,間或有人招呼。

「收蜜的?什麼時候開始收?」好奇的大媽們紛紛詢問。

「我收的少,不必等我。」袁州直接說道。

「這是採金針磨吧,早點回,山路不好走。」聽說袁州收的少也不惱,還是有人細細的叮囑。

「恩,謝謝您。」袁州邊走邊道謝。

「不客氣,早點回。」大媽的聲音還言猶在耳,袁州卻已經走遠。

本來針峰隔著就不是太遠,不過一到地方袁州就明白了老人的話中意思。

這個針峰,到處是林立尖石頭,要是有植物的影子就會非常顯眼,但是這個地方卻是稍不注意就會膈腳,袁州的手眼靈活,配合密切,但是腳和眼的配合卻不如手眼了。

「嘶」這不,不一會袁州已經被膈到了好幾次,至於金針磨當然是一叢都沒見到的。

現在的針峰上,荒無一人,袁州只能獨自的認真尋找。

「這還真像是美人魚了,走一步就腳疼,就是前面沒有公主讓我娶。」袁州再次被膈到後,自嘲的說道。

天色漸漸按下了,別說金針磨,就是綠色植物都沒見到一棵,而小小的針峰袁州也找尋了一半。

這個時間袁州打算原路返回,當然不是沒想過走別的路,只是袁州發現自己的學習能力有所提高,這一段路已經少有被膈到了。

從岩峰村到針峰袁州只花費了四十分鐘,回去卻花費了一個小時,原因自然是袁州的腳上已經起泡,走路不如先前的快速。

邊走邊疼的同時,袁州也開啟了自嘲模式「這還真是嬌貴了,腳還起泡了。」

看到腳底三個血泡的袁州,有些無語,穿上鞋,也沒挑破直接回村。

剛剛回到村子裡租住的房屋面前,發現有個小孩子站在門口。

「叔叔你回來了。」是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小男孩,昏暗的燈光下看著,臉上好似有些紅胞。

不過袁州現在更加在意他的稱呼。

「叫哥哥。」袁州面無表情的說道。

「叔叔比我老,應該叫叔叔。」男孩一點不怕生,很是自然的說道。

「大了沒有多少,叫哥哥。」袁州很是堅持。

「叔叔明明大了我很多。」小男孩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和袁州的身高,堅定的說道。

「我這是長的高,叫哥哥。」袁州執著的說道。

「我來問叔叔要不要吃飯的。」小男孩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也不理會袁州,自顧自的喊著叔叔。

「要吃,你帶路,叫我哥哥。」袁州繼續說道。

「哎呀,叔叔真囉嗦。」小男孩非常不耐煩的看了袁州一眼,眼神的意思大約是『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然後袁州鬱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