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說明

說明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09 03:52  字數:2376

「我的海哥哥喂,你聽我的,明天的記者會完了,你再走。」鄭家偉難得態度強硬的說道。

「不行,你就說我病了說不了話,去也沒用。」烏海摸著小鬍子,堅決的說道。

「那怎麼能行,明天的記者都大牌著呢,大哥你就去吧。」鄭家偉一著急什麼稱呼都來了。

「停,我去。」烏海什麼都可以,哪怕鄭家偉哭都沒用,唯獨一叫大哥,他就沒轍了,畢竟烏玲還是有面兒的。

「太好了,你聽我的,去了記者會,你回去吃了飯就過來,這裡我應付著。」鄭家偉開始絮絮叨叨的說著這些。

「恩,去吧。」烏海扒下鄭家偉的手,嫌棄的說道。

「去哪?」鄭家偉有點獃滯。

這幾天兩人都是住一起,這樣方便他照顧烏海,以前烏海出門晚上常常胃疼的睡不著,需要喝點熱的,是以這次鄭家偉照樣訂的是家庭套間,有廚房可以用。

雖然這次烏海晚上都睡的很好,並沒有半夜胃疼的醒過來,但兩人還是住在一起的。

現在烏海叫鄭家偉走,鄭家偉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訂票。」烏海簡明扼要的說道。

「知道,放心吧,小海你的事情我什麼時候忘記過,嚇得我以為你不讓我睡這裡了。」鄭家偉拍了拍胸口,一副小生怕怕的樣子。

「快去。」烏海摸著鬍子無語的說道。

「哦,好好,我先去給你放水,你洗個澡精神一點,最近吃的也少。」鄭家偉第一關心的肯定是烏海的身體健康。

「沒事,我覺得挺好的。」被鄭家偉這麼一說,烏海倒是想起,自己這老胃病沒再犯過。

「也是,你這一陣子臉色好的多。」鄭家偉突然上前,距離烏海的臉只有四五厘米遠,定睛觀看了好幾秒,肯定的說道。

「離我遠點。」烏海直接伸手推開鄭家偉的大頭

「哎呀,小海不光臉色好了,臉上的皮膚都好了。」鄭家偉突然驚奇的叫道。

「好好說話。」烏海有時候都受不了鄭家偉的聒噪。

「哦,那我去放水。」鄭家偉可憐兮兮的說道。

「應該是袁老闆那裡的食物比較好。」烏海是能明顯感覺袁州那裡的食材非常好的人,是以從來不覺得袁州的價格貴,只不過是討厭他的規矩。

「那我回去帶琳琳也去試試。」鄭家偉一聽就興奮的說道。

「恩。」烏海點頭。

第二天,烏海認真的參加記者會,袁州那裡也正在驗收請假條。

「老闆我寫了三份,您看看需要哪一份。」申敏拿出三張4紙遞給袁州。

「我的也是三份,都在這裡。」周佳和申敏明顯商量好的,份數一樣多,也都是雪白的4紙。

「恩,我看看。」袁州拿起仔細的看,準備選擇一張,明天貼在門外。

前兩個都千篇一律,只是最後一個倒是很有新意,新意到袁州第一遍都沒看懂。

請假條:丹桂未浮香,比西風而送涼,啼猿則聲聲嘯熱,吟蟲則雙雙鳴熾,所以煙障不落,零氛恆周,以至喉如吞炭,口若在湯,而身體肢干,五感七竅,車之難,遂成城,池之殃,豈不悲乎?

「這是什麼意思?」袁州拿著這張古言版本的請假條,鎮定的問道。

「這個是聽師姐說的,就是說老闆你生病了,不能開門營業。」申敏小心的解釋道。

請假本來也就只有這些理由而已。

「不能騙人,換個。」袁州一臉正氣的說道。

「哦,那我現在再寫?」申敏試探性的問道。

「恩,還有時間,可以。」袁州點頭同意。

接著繼續看周佳的請假條,開頭的都是差不多,第二張倒是說有私事需請假,最後一張最不靠譜。

請假條:家裡安排相親,為了脫單請假五天進行相親。

至於下面的袁州都沒再看了。

「周佳,你覺得老闆需要相親了?」袁州嚴肅的問道。

「不是不是,只是我在廠里的時候,有好幾個人這樣請假都批了,所以」周佳表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覺得這樣請假很容易,她保證這是真的。

「恩,都重新寫。」袁州把六份請假條全部打了回來,然後自己呆在座位上,開始思考請假的理由。

不過這才什麼最先交出了一份請假條,這份請假條讓袁州非常滿意。

請假條:因本人這個年紀承受著不該承受的帥氣,讓本人心力交瘁,故需要靜靜,特此請假五天,五日後正式營業。

落款是空白的,等著袁州自己填寫。

「這個不錯。」袁州看完,一本正經的滿意點頭。

「真的嗎?」申敏這下驚訝了。

這個請假條是她靈機一動,想起來昨晚自己室友講的段子,這才這樣寫的,只是沒想到老闆真的會用。

「恩,以後請假條就要按照實話來寫,什麼生病相親的就不用了,做人要誠實。」袁州嚴肅的說道。

「額」周佳和申敏雙雙無語。

「這幾天你們可以來幫著門口打掃,抽空看一下這個請假條有沒有貼好,工資照發。」袁州拿著滿意的請假條。

「恩,老闆放心吧。」這下兩人是真的覺得袁州是最帥的,放假照發工資的老闆才是最帥的。

這一天申敏和周佳都在,全部忙著給袁州解釋,明天開始不開店的事情,提前通知的效果就是,今天的生意更加好了,幸好申敏今天的課程少,只有一節課,幫了不少忙。

第二天袁州輕裝簡行的踏上去往岩峰村的路程,烏海同樣輕裝簡從的踏上回到蓉城的飛機,剛剛好的完美錯過。

兩個半小時,烏海下機後,直接打車來到桃溪路,到了小街的路口,烏海才有些驚訝。

「怎麼今天這麼安靜?」烏海背著小包,有些疑惑的說道。

不過對於美食的熱切讓烏海無暇他顧,大步流星的往袁州小店而去。

然而不好的預感果然成真,門口空無一人,只有一張白色的4紙飄蕩在緊閉的大門上。

「艹!」烏海這嗷的一嗓子倒是驚飛了好幾隻麻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