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三十章 蜂王漿的取用方法

第二百三十章 蜂王漿的取用方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08 13:16  字數:2449

「系統,沒看出來你現在已經墮落成這樣了!」袁州的語氣很是痛心疾首,就好像自己的小孩突然變壞了一般。

系統現字:「獎勵已發放,請主意查收。」

「我倒是想收,你告訴我這怎麼收。」若是系統有實體,袁州肯定要指著他的鼻子開罵。

這tm發的是什麼獎勵。

岩蜂蜂王漿

其地址在東鄰水口鄉,北和千佛鄉、貴福鎮相連,西南與三板鄉、蔡和鄉接壤處,於東經95°27′~106°11′,北緯°03′~33°11′處,可取得。

再次看了一眼取用方式,袁州徹底無語。

「系統,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溝通一番。」袁州深吸一口氣,一本正經的說道。

系統現字:「親自取用珍貴食材是一個廚神必經的事件。」

這次系統現字很好的堵住了袁州的嘴,這下他啞口無言,本來省下買菜的功夫袁州是很慶幸的,至於食材的挑選,有了系統的提供,其他的食材袁州還真的看不上。

「那你應該給我一個具體地址。」作為一個光榮的路盲,要是能認識經緯度那就太給路盲丟臉了,是以袁州很是不客氣的說道。

然而系統大約是被袁州蠢哭,並沒有搭理他,畢竟有了經緯度那就是再具體不過的地址了,當然這情況得除了路盲以外。

「其實蜂王漿味道並不怎麼樣,還是先做其他的就好。」袁州環顧了一圈廚房,很是自我肯定的說道。

不多會,就該晚間的酒館營業時間,袁州需要開始準備晚上的事宜。

而袁州酒館事情很少,酒需要當著酒客的面,從竹腔中接吸管取出,剩下的就是分發到每個定酒的人桌上,而其餘的就需要袁州操心了。

下酒菜不提供,杯子之提供一個,是以袁州早就想招一個酒館服務員,而暮小雲年齡太小不適合留到太晚,還好明天就有人應聘,袁州也算放下一些心思。

「聽說袁老闆今天提供了一個少女心爆棚的糕團?」姜嫦曦穿著靚麗的草綠色連衣裙,一進來就開始打聽。

「恩,五色糕團。」袁州點頭表示肯定。

「可惜白天沒時間,樣子很漂亮。」姜嫦曦拿著手機,惋惜的說道。

「我倒是關心袁老闆什麼時候提供下酒菜,都要等不及了。」方恆慢悠悠的走進來,一手提著幾個陶瓷盒子。

「我的暫時就交給你了。」陳維領著冬冬,豪氣的說道。

「那沒問題,你分杯酒給我就成,菜錢就不要你的了。」方恆笑眯眯的說道。

「方老闆你這也太黑了,幾個下酒菜就想騙我兄弟一杯酒,那可不行。」冬冬上前粗聲粗氣的說道。

「哪裡哪裡,我那酒館的下酒菜也是一絕,配袁老闆的酒雖說差點,但也不遠,一杯酒那就是友情價。」方恆一樣一臉溫和的說道。

「算了,這酒菜還是我們自己來。」陳維一錘定音。

開玩笑他們兩兄弟這一人兩杯就很憋屈了,還分一杯出去,那就不是分酒,那是分血分自己的肉,那怎麼行。

「沒事,什麼時候想這麼做都行,姜女士也可以,童叟無欺我都一個價。」方恆笑眯眯的又盯上了姜嫦曦。

「我就免了,你下手太黑,袁老闆的都是好東西,貴還理所當然,至於你的,我就只能出一百不能再多了。」姜嫦曦可是個有什麼說什麼的主。

「我這貴的是友情,友情無價。」方恆作為生意人,臉皮肯定是過關的,不緊不慢的說道。

「營業時間到了。」還不等陳維和姜嫦曦吐槽,袁州起身開始引路。

「走走走,喝酒去,方奸商咱們一會玩遊戲輸酒。」陳維直接給方恆取了個外號,帶著冬冬走在第一個。

「沒問題,半杯一次。」方恆並不在意,提著酒菜,跟在身後應下。

「算一個我。」姜嫦曦也很有興趣。

「沒問題,一起來。」陳維對於這兩人的加入沒有意見,不過今天要是在這裡是鄭嫻,陳維就不會如此說了,畢竟他從未贏過鄭嫻。

到了樓上,幾人喝酒玩遊戲,好不熱鬧,而袁州則默默點開地圖開始查詢蜂王漿的取蜜地點。

「系統那個蜂王漿是裝好的在那裡嗎?」袁州不抱希望的問道。

系統現字:「需宿主自行取下,可提供方法。」

「我就知道。」袁州繼續查詢。

這一查倒還好,還沒出省,來回兩天時間應該足夠。

知道了地址需要考慮的就是什麼時候取蜜,看系統並沒有規定時間,那就是不著急,是以袁州也並不著急,現在並沒有食物一定要用到蜂蜜。

不知不覺時間到了深夜,酒館營業時間也快結束,姜嫦曦打了電話叫了白師傅過來接。

白師傅極有經驗,到來的時候姜嫦曦剛剛下樓。

「又來喝酒?這家的酒真香。」白師傅笑著說道。

「白師傅那來一杯不」姜嫦曦大方的說道。

「不了,太晚了。」白師傅的回答依舊是這個。

「白師傅你上次也這麼說的。」姜嫦曦坐在后座,不解的說道。

據她所知,這個白師傅嗜酒,嗜好酒,按理說她請過這麼多次他應該會很想喝,畢竟每次姜嫦曦上車,他只是聞聞味道就知道是好酒。

但每次姜嫦曦說請他喝一杯都會被拒絕。

「對啊,上車老婆在家等著,太晚回家她不放心。」白師傅坦誠的說道。

「那今天也是?這麼晚每天都等著,這也太辛苦了。」姜嫦曦這樣說道。

「沒有,今天她早就睡了,困的早。」白師傅一邊小心的開車,一邊笑呵呵的說道。

「今天就不用回去那麼早了吧。」姜嫦曦順理成章的說道。

「那可不行,這得更早回去,拉完你,就收工回去。」白師傅平穩的轉彎。

「這是為什麼。」姜嫦曦有些好奇。

「要是她醒來看不見我,那不是更加擔心。」白師傅的語氣里也有些淡淡的擔心。

「白師傅真幸福。」姜嫦曦由衷的說道。

「哈哈,你以後就明白了。」白師傅「嗞」的停下車,瞭然的說道。

「恩。」姜嫦曦付錢下車,看著計程車風馳電掣的駛去。

愛情或許就真的是一句話,我擔心你擔心我,所以我很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