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五色糕團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五色糕團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07 13:30  字數:2382

隨著石磨「吱吱呀呀」的勻速轉動,糯米粉的香氣微微散發開來,不過這還遠遠不夠,袁州再次轉動了四次,才磨出細細的粉質。

「這糯米還真香。」袁州的聲音包裹在口罩里,有些悶悶的。

因為石磨磨出的粉質,完全碾出了糯米的香氣,而袁州磨石磨的方式又使香氣完整的包含在麵粉中。

實際上說來,糕團非常簡單無非就是把粉和成糊糊然後蒸熟,或者就是把粉製成濕粉然後蒸熟,就是這種方法比較困難一些,一般新手做不了。

再者就是把粉和成團,然後做成小劑或蒸熟或煮熟,甚至可以中西合璧用烤箱來烤,這些都是發展到現在可用的方法。

而糕團實際上它的歷史悠久,品種繁多,南北朝時就有了它的蹤跡,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

十二節氣有十二節氣的糕團,按人群分有老年人做壽喜歡的壽團、壽糕,姑娘出嫁有蜜糕、鋪床糰子,小孩滿月和周歲生日有剃頭糰子和周歲糰子,入學有扁糰子,新屋上樑和喬遷之喜有定勝糕,種類之繁多不勝枚舉。

今天袁州所做的就是五色糰子,其顏色有絳紫、鵝黃、青綠、雪白、玫瑰、這五種顏色,口味自然是各有不同。

做糕團當然有先後之分,袁州選擇的當然是先從純白的做起,那裡面的餡料就應該先行做出來了。

袁州在廚房裡忙的「乒乒乓乓」,而申敏那裡也沒有閑著,走出小街就是一個公交站牌,站在那裡等著到大學城的公交車。

趁著這個時間,申敏摸出一隻老舊的諾基亞開始打電話。

這個年代大家用的幾乎都是水果機,喜歡國產也基本是大米或者華未手機,只有申敏還是一台老舊的,能砸核桃的諾基亞。

為此還被同寢室的調笑了。

「敏敏,你用諾基亞是防身嗎?」問話的女孩一臉好奇的說道。

「你這就錯了,敏敏要防身也應該用諾基亞新出的手機,那可是五邊形。」邊上另一個同學立刻介面。

「五邊形?這得什麼形狀。」剛剛問話的女孩一臉驚訝,包括申敏都好奇的看著自己同學。

「就是那種不規則的五邊形,它有個很尖的直角,以他的質量完全可以用來戳死人。」這位解釋的同學,蹭蹭蹭的爬上床,這才解釋道。

「不可思議的手機,看來確實應該買這樣的防身,遇到小偷砸不死可以戳死。」最開始問話的女孩愣愣的說道。

因為這個手機太奇特,以至於現在申敏每次拿出手機,都會想起這事,還好電話不一會就接通了。

「敏敏怎麼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清亮的女音,聽起來年紀也不大。

「小佳,你工作找到了嗎?」申敏先是試探性的問道。

「哪有那麼容易,我有沒學歷想找個雙休的基本不可能,怎麼了?」叫小佳的姑娘,直爽的說道,說是這麼說,語氣中卻不見沮喪。

「我找到了,是兼職。」申敏的性格就不是一個特別開朗的人,是以也沒直接說希望小佳來上班的話。

「太好了,那恭喜你,下次見面給你帶你喜歡的豆乾。」小佳語氣高興。

「謝謝,但是老闆說需要一個上周一到周五白天的服務員,我做晚上和周末,一個禮拜一千三,我們分,小佳你能接受嗎?」聽到小佳這麼為自己高興,申敏這才放心,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哇哦,一千三……這個工資很不錯,真的可以嗎,我肯定沒問題。」小佳在電話那頭就高興的說道。

「可以的,老闆說,明天我們一起過去……」申敏見小佳同意,也就笑著開始解釋,然後兩人在電話里就開始商量起,怎麼分配工資了。

一片其樂融融的樣子,看來袁州的員工應該是板上訂釘的了。

這邊袁州在製作白糕團的時候加入了一些澄粉,澄粉的用途廣泛,用在點心的製作上也是相得益彰,可以增加白糕團的透明度,因為是小麥去除麵筋和其他所制,還微微帶有一些小麥香氣,這樣白糕團的口感香味會更加豐富。

不過現在關鍵的是白糕團的內餡製作。

紅棗需要干紅棗再泡開後使用,是以袁州直接找尋的是裝乾果的地方,果不其然的發現了。

「顏色鮮艷,棗香濃烈如新,系統這是新制的紅棗吧。」袁州拿起一個仔細鑒別,甚至剝開嘗了嘗。

系統現字:「紅棗一顆十元。」

「圈圈叉叉,我這只是廚師的習慣,一顆十塊,就算我有錢你也不能坑我!」袁州無語的看著被自己嘗了一口的紅棗。

系統現字:「此紅棗從選材到製作工藝,都是極品。」

生怕袁州不理解,系統直接開啟裝逼模式。

系統現字:「棗子起源於華夏,在華夏已有八千多年的種植歷史,自古以來就被列為『五果』栗、桃、李、杏、棗之一,是世界第七大幹果,其特點是維生素含量非常高,有天然維生素丸的美譽。」

「本系統選用柳林木棗,柳林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栽培歷史,選用的正是一千年以上的母棗樹上枝葉所產的棗子。」

「柳林木棗核小、肉厚、糖分大、用來製作棗泥是最好的選擇,其製作出來的棗泥色澤亮麗,芬芳長久,肉潤如油,糖絲長亮,味道尤其甘甜。」

樹活千年成妖沒?

系統的介紹加起來就只有一個意思,收你十塊一顆已經是友情價了。

但袁州一點也沒有感激涕零的感覺,反而每次系統這種大段大段的現字,總想一巴掌抽過去。

洪荒之力按耐不住了。

「系統我覺得這棗子都可以單賣了。」袁州拿著紅棗左看右看,最後一口吞下。

嘴裡嘀咕了一句「十塊一顆,錢都付了不能浪費。」要不是棗核不能吃,袁州都想嚼碎了咽下去,十塊一顆的紅棗子,這生活絕對的中產階級。

用專用的小笆簍,撿出數量合適的棗子,清洗乾淨,直接開始浸泡。

浸泡的時間不是太久,然後就是和著浸泡的水,直接中火開煮,煮到紅棗變軟,再次撈出棗子直接開始剝皮去核。

伴著裊裊的棗香氣,袁州拿出一把新的竹刀,準備開始去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