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怪人怪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怪人怪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04 11:01  字數:2377

暮小雲的想法很是簡單,只要父母能在一起吃個飯,再怎麼樣也能有話說,不是嗎。

「咚咚咚」暮小雲快速的下樓,在轉角的地方正好碰到了哥哥暮小傑。

「跑這麼快乾嘛。」暮小傑一把拉住小雲。

「哥哥,我有事找爸爸。」小雲拿下暮小傑的手,嘟著嘴說道。

「小丫頭有什麼事。」暮小傑笑嘻嘻的再次伸手揪住暮小雲的馬尾。

「別鬧,哥哥不是想去老闆那裡吃東西嗎,明天我們就去,我要去和爸爸商量呢。」暮小雲大眼睛咕嚕嚕的一轉,直接說出暮小傑感興趣的話來。

「那行,哥哥陪你去。」暮小傑一聽有好吃的,拉著暮小雲快步下了樓梯。

暮小雲看了看自己哥哥,說不定一會哥哥可以幫上忙,也就沒反對,順從的被拉著來到了一樓大廳,只不過大廳裡面並沒有人。

「爸爸,你在哪裡?」暮小傑一下樓就大聲喊道。

「喊什麼,大晚上的,不準吵吵。」一個穿著手工剪裁的得體休閑西服的男人,頭髮梳的一絲不苟,帶著一副無框眼鏡,從院子里進來,溫和的聲音嚴厲的說道。

「我有事,爸爸我們明天去那個老闆那裡吃飯,那裡的東西可好吃了,早就想去了。」暮小傑是個閑不住的性子,一開口就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

「每次都讓你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說,你怎麼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的。」男人並不聽暮小傑嘰嘰喳喳的聲音,自顧自的坐下,當然脊背還是挺的很直。

「爸爸!」暮小傑還待說話,那邊暮小雲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

「怎麼了?」暮小傑疑惑的回頭說道。

「我來和爸爸說吧。」暮小雲輕聲說道。

而他們的父親一副巍然不動的樣子,坐在沙發上。

「那好吧,你來說。」暮小傑聳肩,雖然他不怕自己老爸,但是也有點受不了他溫吞的說話方式。

「爸爸,我準備回媽媽那邊了,馬上要開學了,可以一起吃一頓晚飯嗎?」暮小雲和自己父親說話要客氣的多,並沒有像在母親那裡的那樣撒嬌。

男人銳利的雙眼,定定的看了看暮小雲,好一會才點頭同意「可以,明晚幾點?」

「五點,媽媽也會來的。」暮小雲小聲的補充了一句。

「恩,我知道了。」男人點頭,示意自己已經知道了,看了看自己女兒,已經是個小姑娘了,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作為父親雖然一眼看穿了,但這是女兒的願望,吃一頓飯也沒什麼。

「那,爸爸我上樓休息了。」暮小雲高興的反手拉過自己哥哥,「咚咚咚」跑上樓梯。

哥哥可是個大殺器,留在下面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可抗力的因素。

上樓後,兩兄妹打鬧一番,就各自回房睡覺了。

哥哥暮小傑更加期待明晚的大餐,而妹妹暮小雲則期待明晚自家老闆的廚藝能征服自家的父母,她的期望能過成功,是以兩人都睡了個好覺。

而袁州雖然不算受人所託,但也忠人之事的準備了所有的價目表上的菜色,忙忙碌碌到凌晨才休息,一早就起床跑步準備早餐。

今天的暮小雲特別高興,這不一早上笑呵呵的沒完就算了,到了中午,因為離晚餐時間越來越近,她看起來更加開心了,一直傻樂的沒完。

和往常一樣,中午十分,門外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都是等待吃飯的,因為天氣炎熱,都盼望著趕快輪到自己。

袁州小店裡面可是溫度正好,也不知道袁老闆的空調怎麼開的,反正很是涼爽舒適,呆的再久也不會有乾燥的感覺。

不過不一會人群里有了些小小的議論聲。

「你看前面,快到門口那一段路。」一個帶著遮陽帽的食客突然碰了碰後面人的手臂。

「怎麼了?」後面穿著白襯衣,袖子擼到手臂的食客正有些無聊,聽到這樣說,還真往前看了看,不過沒發現什麼特別的。

「那個穿白色破舊背心的老頭,下面是灰色西裝褲的那個。」遮陽帽食客隱蔽的用眼神示意。

白襯衣食客仔細的看了看,這人頭上的頭髮已經很少了,背對著,穿的是白色的工字背心,松垮垮的,已經很是破舊,下身的灰色西褲也顏色暗淡,看起來卻是不像能消費的起的人。

不過這又怎麼了?白襯衣食客看著遮陽帽,很好的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這人每隔一個禮拜來一次,每次都規規矩矩的排隊,輪到他,他有不吃東西,就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五分鐘過後就自己出去,也不打擾誰。」遮陽帽詳細的說道。

「那他進去幹嘛?」白襯衣好奇的問道。

「那就沒人知道了。」這時候前面的食客也加入了討論。

「我覺得應該是想看看,說不定是想偷師?」這是後面的食客腦洞大開的結果。

「當然不是,暮小雲早就問過了,那人也不說話,只是笑,不知道要幹嘛。」遮陽帽搖頭,否定了偷師的猜想。

隔得那麼遠根本看不見袁州加了什麼小的調料,而且從未吃過怎麼知道味道。

「那他要做什麼,只是看看的話,可以直接進去吧,不用特意排隊。」白襯衣這樣說道。

「所以才說奇怪。」前面的食客插嘴。

這些人正討論的熱火朝天的時候,正好輪到了被他們討論的人。

和往常一樣,一進去就找了個角落安靜的站著,也不說話,低垂著目光,也不看誰,就那麼站著,暮小雲很是習慣的並沒有去詢問。

當然這個是袁州說的,不需要詢問他,畢竟暮小雲的靠近都讓這個奇怪的人很緊張。

而店裡一起進來的食客,先是奇怪的看看他,發現他不吃後,後一位接替補上,是以這人的排隊毫無意義。

這個老頭安靜的站在角落裡,一會認真的看看櫻蝦,一會不著痕迹的看看袁州行雲流水般的廚藝,也不會看著用餐的食客,看起來不是想過眼癮想吃的樣子。

五分鐘一到,這人微馱著背,緩步的走出袁州小店,也許下次的到來又是一個禮拜之後了。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10309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