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二十章 多做事和少做事

第二百二十章 多做事和少做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1-03 16:47  字數:2561

熱鬧的袁州小店,中午時分人來人往。

「烏海聽說你要辦畫展了?」凌宏和烏海還是能說到一起去的。

「還有一個禮拜。」烏海喝下一口紫菜湯。

「那你還不走?」凌宏一臉嫌棄。

「關你什麼事。」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走了我就能天天來了。」凌宏也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烏海點頭應下,並沒有說什麼時候走。

然而昨晚先行一步的鄭家偉已經來催過了。

烏海沒走也很簡單,因為他還沒學會做菜,不過這個標準是按照袁州的水平來衡量的。

「袁老闆,你還欠我半天。」烏海吃下最後一口飯,認真的看著袁州。

「恩,今天下午繼續,你買好材料。」袁州想了想應下。

「還是素菜?」烏海皺眉。

「你還指望學會肉食?」袁州毫不客氣的反問。

「好吧。」烏海聳肩,表示明白了。

兩人剛剛說完又有人起身,換了新的客人進來,還是算常來的,一個是吳安路手下的銷售員馬偉,另一個也是長相方正的年輕人,兩人正愉快的說著話。

「房超這裡的東西真的好吃,不過就是有點貴,你自己付錢。」馬偉指著價目表說道。

「看不出來這一個小店還這麼貴。」被叫做房超的年輕人看了看價目單有些心有餘悸。

「沒辦法東西好吃。」馬偉拉著房超坐下,然後點了一份炒飯,才轉頭問房超吃什麼。

「我也要蛋炒飯。」房超客氣的對著暮小雲說道。

兩人點完餐,就開始聊天,馬偉看起來有些不高興,開口就是抱怨。

「你剛來不知道,老烏龜最煩了,你可要小心點。」馬偉煞有介事的對著房超說道。

「怎麼了?」房超側頭認真的聽著,作為新丁,前輩的經驗還是應該聽一聽的。

「你說我們一個銷售員,給公司拉裝修大單,根本不需要了解那些材料,但是老烏龜還非要我們背下來,還他媽計入業績考核,說什麼為了顧客省錢。」馬偉說起來就停不下了,好像加特林,突突突的沒完。

「給顧客省錢,我們會有回頭客吧?」房超這話在嘴裡轉了兩轉還是說出了口。

「什麼回頭客,以前我給別人帶個單,那些搞裝修的公司哪個不巴結我,現在可好看到我就和仇人似的,說我不幫忙。」馬偉擺手,一副你不懂的樣子。

「但是公司的業績提高了,工資都漲了,對吧。」房超不同意馬偉的說法,但也不好直接反駁只能說出一些好處來和稀泥。

「還不是老烏龜多管閑事,老子現在都能背出一堆裝修材料的資料,看到什麼牆紙地磚的就開始計算價格,簡直有病。」馬偉並不領情,還憤憤不平的說道。

「你這樣的銷售員還是早點退休,學到了知識反而還怨老師。」烏海突然皺眉對著馬偉說了一句。

「額……」馬偉有些尷尬,畢竟背後說人長短還取了難聽的外號。

「不好意思,我只是隨便說說,和你沒什麼關係,當然也不是和你說話。」烏海極為不滿的看了馬偉一眼,直接說道。

說完直接走出大門,並不給馬偉反駁的時間。

烏海和吳安路喝過好幾次酒,他的想法就是培養自己的員工,以後能獨當一面。

好心變成驢肝肺,說的就是吳安路。

很多人總是看不起老人古板,但如果古板包括知恩圖報,那麼年輕人真該和老人學學。

路過大門正好看到了袁州唯一掛在外面的規矩,這塊牌子卻是兩個從未說過話的人無聲的交流。

烏海看了看牌子再看了看還在裡面滔滔不絕些什麼的馬偉,哂笑一聲直接回了自己的畫室。

因為鄭家偉這個萬能經紀人走了,烏海只能親自去買菜,不過作為一個藝術家,買菜這種小事情當然難不倒他。

是以下午袁州來看到的菜就是一些很奇怪的搭配。

「你買蘆筍和西藍花裝在一起是準備做什麼?」袁州指著裝在一起的西藍花和蘆筍好奇的問道。

袁州表示他真是只是好奇,絕不是想掐死這個智障。

「蘆筍湯和清炒西藍花。」烏海機智的說道。

「那好,這個你怎麼說。」袁州指著一大困的芫荽問道。

「這個新鮮,還有泥土。」烏海摸著小鬍子認真的說道。

「確實挺新鮮的,這樣你今晚就生吃這個吧。」袁州也異常認真的說道。

「那就不用了,這個不是用來調味的嘛。」烏海表示他還是懂的。

「呵呵,那這樣我最後教你兩道菜,你學一下。」袁州懶得和烏海扯,指著蘆筍和青菜說道。

「蘆筍做湯嗎?」烏海好奇的說道。

「嗯。」袁州點頭。

「那就好。」烏海放心的點頭,其實買的時候他真不知道這東西叫蘆筍,只是覺得樣子不錯,又新鮮就買了。

買蔬菜當然是新鮮最重要,這個烏海還是知道的。

作為廚藝大宗師級別的袁州,在指導烏海的時候肯定是能動嘴絕不動手的。

好在袁州已經使用巧妙的辦法改掉了烏海的顏色認知,不需要擔心炒單個蔬菜的時候他會心血來潮的加個顏料調色。

「蘆筍只有頂部一寸和中間一寸半能吃,其他全部去掉。」袁州開始指揮烏海摘菜。

「加一些蒜用來調味,蒜只能拍不能切,不然傷味道。」每次指揮的時候袁州總會說一些小技巧,也就只有烏海這樣學畫的不在意,若是其他廚師肯定會隨身配備小本子用來記錄。

這邊熱火朝天的教學,那邊姜嫦曦卻正在打電話。

「白師傅,你今天沒出車?」姜嫦曦出門就沒看到常做的計程車。

「是小姜啊,今天我喝了點就沒出車。」電話那頭傳來白師傅的聲音,顯得特別開心。

「這麼高興?」姜嫦曦有些好奇的問道。

「確實高興,今兒個老婆准許我和老友去方家酒館喝了一杯,那酒的滋味絕了。」白師傅回味無窮的說道。

「那方家酒館哪裡有袁老闆的好喝,改天請你喝一杯。」姜嫦曦笑著說道。

「下次下次。」白師傅笑呵呵的應道。

「怎麼怕老婆說?」姜嫦曦語帶調侃。

「嘿嘿,有機會再說。」聞著酒香就知道袁州小店的酒是極品,他當然想嘗試一番。

「行了,掛了。」姜嫦曦說完就掛斷電話。

「這酒鬼喝酒都不賺錢了。」姜嫦曦笑著搖頭,不再多想打了別的車回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