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零九章 主線任務

第二百零九章 主線任務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28 04:17  字數:2425

因為看不見小男孩只能端著碗去接,以免掉地上可惜了。s

黃色汗衫的男人把四塊夾了三塊過去,小男孩都笑著接過。

袁州本來以為這兩人會上演你來我往的夾肉之戰,但是小男孩只是安靜的微笑著接過牛肉。

「爸爸,剩下的你也吃一點嘗嘗,老闆叔叔的做的牛肉很好吃,而且很多。」小男孩見碗里只剩一塊後這樣說道。

「好的,那剩下的爸爸吃了。」黃色汗衫的男人笑著應下。

兩父子安靜的吃面,男孩並沒有再次把肉夾回去,眼睛看不見但是總有感覺,不過袁州仔細看了看那位父親在吃到最後的時候碗底再次出現了牛肉,不多不少剛好三塊,而男孩碗里並沒有了。

「原來如此。」袁州看了看在一旁和人笑著聊天的老闆,站起身。

「慢走,下次再來。」老闆回頭招呼了一句。

「好的,老闆的牛肉麵很好吃。」袁州點頭應下,這樣說道。

「當然啦,再見。」老闆很不客氣收下了袁州的道謝。

走出店門,袁州拿起手機用微博給殷雅發了個信息。

你介紹的牛肉麵很好吃,謝謝。我是袁老闆。

那邊殷雅並沒有回復,可能是在忙著工作吧。

坐上計程車,很快就回到了店內,這次沒有關門,還剩不到半小時就要看營業時間了。

然後烏海再次過來了,一臉怨念的問道「你答應的三天,才兩天,還剩一天怎麼辦?」

「好好說話。」袁州被烏海的眼神看的蛋疼。

「什麼時候補上最後一天。」烏海摸著小鬍子,臉上有些著急。

「要走了?」袁州疑惑的問道。

「快了,沒幾天就走。」烏海點頭。

「那今天下午和明天下午算一天。」袁州看了看時間,這樣說道。

「好。」烏海一口應下,然後開始仔細打量袁州。

「什麼事。」袁州不動如山任憑觀察。

「你看我這麼可憐,今晚的酒是不是應該有我一份,我知道你還有一份沒抽完。」烏海指著那個抽獎的箱子說道。

「不行,你已經抽過了。」袁州直接拒絕。

「圓規!」烏海憤憤不平的說道。

袁州直接當做沒聽見並不理會,等到烏海小聲嘀咕完後,才問道「素菜你聯繫了嗎?」

「當然,現在廚房有一盤,你要嘗嘗嗎?」說起自己的傑作,烏海立刻被轉移了話題。

「不用了,你端下來我看看就好。」袁州想起顏料就有些胃疼。

「也行,你看有什麼地方有問題。」烏海點頭,及著拖鞋「噠噠噠」的回自己畫室端菜下來。

烏海剛走,有個男人筆直的走進了袁州小店。

「老闆是嗎,現在可以抽獎嗎?」男人的目標很是明確的說道。

「現在不是營業時間。」袁州抬頭,看了看來人。

男人沉默了一秒,這才說道「袁老闆你好像沒有規定必須是營業時間才能抽獎。」

然後這話把袁州問住了,他確實沒有這樣規定過。

「可以,抽吧。」袁州拿出抽獎的盒子,放到男人面前。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男人說話客氣,一副和氣生財的樣子。

說完就伸手開始抽取,乒乓球在裡面發出「嘩啦」的聲響,不一會男人就抽出手掌,修長乾淨的手上赫然躺著一隻紅色的乒乓球。

「最後一壺郫筒酒屬於你了,晚上請按時過來,過時不候。」袁州收回抽獎箱子和球,這樣說道。

「謝謝,我會按時過來的。」男人認真的聽袁州說完話,然後才道。

「嗯,點餐請到營業時間,還差十五分鐘。」袁州見男人還沒走,就說道。

「袁老闆放心,我不是點餐,現在就走了。」男人仔細看了看櫻蝦牆的另一邊說道。

「下次見。」袁州點頭。

男人轉身出了門,烏海這時候正好端著炒青菜下來,疑惑的嘀咕「居然是方恆。」

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也虧他能忍到這個時候,烏海挺佩服他的忍功,不知道他家酒館現在如何,只是在烏海想來影響雖有但不至於傷筋動骨,畢竟袁州每天招待的人太少。

事實也確實如此,不然方恆作為方家酒館的老闆,這會子早就跳腳了,哪裡還會有剛剛和袁州談話的從容,「不過好酒還是應該來試試的,現在看來自己運氣不錯,不是嗎。」

方恆邊走邊想到。

「袁老闆看看,今天的叫滿月的盈野,是不是很貼切。」烏海拋開關於方恆的想法,端著擺放很好的青菜遞給袁州。

「你取的名字?」袁州仔細咀嚼了一番,才算聽懂這個拗口的名字。

「嗯,我的每幅作品都應該有她自己的名字。」烏海的口氣很平常。

直到看到烏海的作品,才算有了直觀的感受。

烏海的藝術鑒賞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這擺盤也很有意思,看起來確實很漂亮,但是袁州嚴重懷疑它不能吃。

因為袁州一直要求他做炒青菜,烏海倒是聽話,也沒在菜里加入顏料,放奇怪的東西了,但是中間一個只剩菜幫子的青菜頭立在中央,就那麼生的立在那裡,邊上一片片青菜葉子都沒有捲曲,一片片的擺放的整整齊齊,看起來確實有幾分青草野地的感覺。

但是能不能把這個青菜頭汆個水,袁州表示不能忍。

「這個月亮能不能下次做熟。」袁州指著中間的菜頭。

「我覺生的顏色更加自然。」烏海又自己的考量。

「那你吃不吃?」袁州問出最實際的問題。

「當然不吃。」烏海一向這麼理所當然。

然而這對有強迫症的袁州來說簡直不能忍,這邊全熟的蔬菜,配生菜頭,又不是本身可以生吃的菜,而且擺成這個樣子,菜也不用吃了,都冷了。

「你去外地怎麼辦。」直擊要害的袁州。

「好吧,我知道了。」烏海糾結了一秒,決定下次換個能吃擺盤,然後端著盤子回自己畫室。

「呼」袁州呼出一口氣,嘀咕了一句「這傢伙出差恐怕只能吃青菜,變兔子了。」

剛剛說完,系統也出來秀了一波存在感。

系統現字:「開啟主線任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