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零三章 打掃

第二百零三章 打掃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25 16:09  字數:2525

「我屮艸芔茻,這是什麼鬼東西。」小情侶同時驚叫起來。

「牛腩,沒見過?大驚小怪。」烏海不滿的看了那對年輕小情侶一眼。

「寶寶,你今早不是說吃的挺多的,肚子脹氣,現在不餓對吧。」小情侶的男人在女人尖細的指甲中回過神,很是心有靈犀的說道。

「恩,不好意思,烏大哥我們今天不餓,下次再試試您做的菜吧。」女孩睜著一雙楚楚可人的大眼睛,誠懇的說道。

有時候女人說起慌來,比她說真話的時候還要動人。

「行吧,伍洲你試試。」烏海應下,轉頭看著伍洲說道。

「額,我腸胃不舒服,特地來袁老闆這裡吃素的,我今天吃素。」伍洲發揮了這一年以來的機智,好歹想到了一個借口。

「你害怕?」烏海不傻,摸著小鬍子,看出來了,不滿的問道。

「怎麼會,完全沒有,就是吃素是我女票安排的,我是粑耳朵。」伍洲一臉幸福的說道。

「嘖嘖,這狗糧,猝不及防。」烏海無語的說道。

兜售一圈,烏海終於認識到,今天是不會有人吃他做的牛腩的,喪氣的直接放在袁州小店大門口。

因為門口放了這一鍋東西,排隊的人都自覺的讓開一個位置。

這時候到處討食的麵湯來了。

眼神犀利的瞄準了烏海旁邊的砂鍋,快速跑過來,聞了聞然後以更快的速度跑走了。

「哈哈哈,連狗都嚇跑了。」李研一正要進門,就看見這一幕,很是高興的大笑道。

「想多了,肯定是有人召喚它。」烏海拿起砂鍋,準備回自己樓上,看來午飯還是要在袁州小店解決。

「狗都不吃。」李研一哼了一聲,下了定論。

「幾天吃什麼?」暮小雲清脆的聲音在李研一耳邊響起。

「燈影牛肉,一碗白飯。」李研一在袁州小店都是一菜一飯,這樣才能全部吃完。

「什麼破規矩,還沒改,遲早倒閉。」李研一見浪費黑名單還清清楚楚的寫著,又開始嘀咕。

現在的暮小雲已經習慣李研一這樣,又罵又經常來的性子了,也許罵罵更有助於消化。

李研一吃飯還是很快的,細嚼慢咽二十分鐘後就吃完了。

走出袁州小店,他的助手嚴伽正等在門口。

「教授,現在直接過去大學城嗎?」嚴伽上前拉開車門。

「嗯,直接過去。」李研一坐進車裡點頭。

車子平穩駛出,好一會嚴伽才開口「教授,您為什麼從來不給那個無名小店寫評論呢?」

「你很好奇?」李研一睜開眼,看了一眼嚴伽。

「如果教授可以告訴我,我還是很想知道的。」嚴伽認真的開車,也認真的回答。

「因為我不想寫。」李研一乾脆的說道。

「可是您很愛去那裡吃。」嚴伽口氣里滿滿的疑惑。

「還不錯,等吃完新菜就不去了,我不會給他寫評論的。」李研一這次說的不那麼隨意了,而是很認真的說道。

「我明白了教授。」嚴伽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教授,心裡靈光一閃,明白了李研一的意思。

「明白就好,認真開車。」說完李研一繼續閉目養神。

……

第二天一早袁州換上運動衣,出門跑步。

「呼」還挺累的,袁州一邊跑步,一邊按照書里所說的呼吸方法,感覺更累了。

一圈後,袁州特意繞道到自家大門前。

「還真的不一樣。」袁州停下看著自家門前和隔壁童老闆門前,疑惑的說道。

袁州小店門前包括酒館的前面都乾乾淨淨,看得出來被人精心的打掃了一遍,而童老闆門口還有小孩吃剩的糖紙,一些亂七八糟的紙屑,包括一些灰塵。

和袁州門前比起來很是明顯。

「這是怎麼回事。」袁州一手擦汗,一手叉腰。

「喂,麵湯你知不知道。」突然看見卧在門前的麵湯,袁州自然的開口問道。

麵湯回了一個難以言喻的眼神。

「忘了你是條狗,不會說人話,不好意思。」袁州問完才反應過來。

站了五分鐘,「應該有人專門打掃過。」袁州決定明早,再早一些過來看看是誰在打掃。

對於這種暗地裡幫忙的事情,袁州還是很想知道的,好奇心誰都有。

早餐袁州提供的呼聲最高的,鴨油酥燒餅搭配藕粉。

「吃著鴨油酥燒餅和藕粉,這樣的人生才是圓滿的。」邊吃邊感慨的食客。

不過袁州的早餐時間實在太短,剩下的都是屬於圍著袁州小店的小販們的。

「老婆婆一個醬肉包子,一杯豆漿。」

「婆婆菜包子和豆漿,除了袁老闆就是你的最好吃。」小女孩甜甜的說道。

一個挑著兩個保溫桶的老婆婆身前生意最好,基本都會到這裡來買一點做早餐。

「哎,謝謝閨女,拿好包子,豆漿還燙嘴,一會吃。」老婆婆頭髮花白,身上穿著一個乾淨的花布衣裳,和藹的說道。

「我覺得味道一般,你幹嘛那麼誇?」剛剛誇獎老婆婆的女孩被邊上的閨蜜問道。

「但是乾淨,你看到她的手沒有,很乾凈,其他那些指甲裡面還有黑的。」女孩一邊咬著包子一邊說道。

「你說的好噁心。」閨蜜手上拿著的油條有些下不了嘴了。

不過這些小插曲沒有影響老婆婆的生意,很快她的保溫桶就空了。

回到自己的住處,老婆婆高興的數錢。

「今天多做的十個也賣完了,小老闆的手藝就是好。」老婆婆乾枯細瘦的手上,拿著一把零錢很是高興。

做包子豆漿的要保證新鮮,早上就必須起的早,老婆婆凌晨三點就起床了,按部就班的揉面然後發麵,這個時間她不是靜靜等待休息,而是拿著一把小掃把出了大門。

凌晨三點四十的街道,寂靜無聲,環衛工都還沒上班,天還暗著。

走路十五分鐘,老婆婆來到了袁州小店門前,借著昏暗的街燈,拿起小掃把,直接開始打掃。

門口一向警惕的麵湯,只是抬起身子看一眼就繼續趴下休息,看起來老婆婆不是來了一次兩次。

掃把舞的「呼呼」作響,先是掃一遍,然後再撿一遍,保證地面乾乾淨淨的,老婆婆這才收起掃把,準備回自己家。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