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187章 輸與贏

第187章 輸與贏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16 00:28  字數:2498

「袁老闆,這是三家村的開塘藕吧,清香自然,沒有一點別的氣息。」凌宏把嘴裡的藕粉細細一抿,肯定的說道。

「是的,嫩藕才符合藕粉的標準。」袁州說出自己的擇藕標準。

「別人都選老藕,原來這新藕才有這樣的滋味。」凌宏以前吃的都是老藕,認為老藕更有滋味些。

其實不僅是凌宏,藕粉用老藕這是一種認知,也只有袁枚才吃新藕,所以稱謂「千古一藕記」,沒想到在這小店也能瞧到這種講究。

凌宏,又被征服了一次。

「慢慢品嘗就知道了。」烏海在一旁插嘴。

藕粉還是要仔細品嘗才有滋味,烏海這次吃的很慢,飢餓的胃部慢慢被溫熱的藕粉填滿。

本身藕粉的營養非常豐富,食用的歷史也長達千年,自來受文人騷客的親睞。

本來不愛吃甜膩的烏海,現在也喜歡上了這樣帶著淡淡甜味的感覺。

「袁老闆你這應該沒放糖。」烏海肯定的說道。

「不用放」袁州點頭,肯定的說道。

「這樣好,這樣正好。」烏海吃下最後一口說道。

「確實剛剛好,不過吃完這個胃口大開,完全沒有飽腹感,袁老闆你這樣不厚道啊。」凌宏的荷葉碗被勺子刮的乾乾淨淨,不枉他出差還心心念念,真是好吃。

「對對,這吃完我感覺能再吃下兩碗蛋炒飯。」烏海舒了口氣,立刻附和凌宏。

「嗯,梳理腸胃,出去吃。」袁州嚴肅的說道。

「呵呵,你丫逗我,吃了這個讓我馬上去吃別的。」凌宏覺得就算他不挑食也不可能吃了好吃的,立刻去吃次好幾等的飯食。

「我覺得這種情況袁老闆應該負責。」烏海肯定的說道。

「是的,負責。」剛剛喝完藕粉的食客都開始附和。

「早餐暫時只提供一種,這是規矩。」袁州端上別人點的藕粉,嚴肅的說道。

「每次都是這句,還真是圓規。」凌宏很是無語的吐槽。

「謝謝誇獎。」袁州欣然接受,在他看來這是誇獎。

「袁老闆的理解能力總是能讓我耳目一新。」凌宏感慨的說道。

「確實如此,每次都這樣。」邊上的食客也深有體會的點頭。

「有時候我真希望你有個女朋友,不知道你會不會還這樣有原則。」凌宏突然好奇的說道。

「會」袁州皺眉,思考了一下還是點頭。

「如果她要吃兩份你不給?」食客有了興趣。

「我的給她。」袁州肯定的說道。

「萬一她就是要你再做一份呢。」凌宏對於女孩子不講理的樣子深有體會。

「不會,她愛我。」袁州很有自信的說道。

「那我就等著你拒絕,前提是你先找個女朋友。」凌宏一臉壞笑。

這根本不可能,就袁州這樣不善言辭的樣子,怎麼可能說得過女孩子,何況男女朋友之間是講道理的嗎。

凌宏覺得袁州還是太天真了。

「嗯,會有的。」袁州對於自己的魅力向是迷之自信的,畢竟他是一隻又帥又帥還很帥的男孩紙。

白天時間過去的很快,四人組也兢兢業業的做著自己承諾的事情,雖然沒有找袁州再次道歉,但答應的事情現在做的是心甘情願了。

這是為自己的衝動買單。

不過袁州並不知道這些,只是認真的做自己的事情,至於為他們製作餐點,還早。

晚上七點四十,滿臉傷痕的男人再次來到店裡。

「袁老闆,一份蛋炒飯。」男人捂著右邊腮幫子,聲音含糊的說道。

袁州眼神銳利,拿出一條印著蓮花紋的毛巾,裹著什麼東西直接遞了過來。

「接住」袁州並沒有多說什麼。

「謝謝。」男人伸出左手,感受了一番,才放開右手,拿著毛巾敷在臉上。

男人拿開手的時候,邊上的食客這才看到,他的右邊臉上腫的老高,嘴角破裂流血,看起來很是嚴重。

而這時候袁州端上了蛋炒飯「你的炒飯,慢用。」

「謝謝。」男人先是道謝,頓了頓才道「我輸了。」

「我知道了。」袁州的語氣平靜,既沒有惋惜,也沒有驚訝,甚至沒有詢問他臉上的傷。

男人也習慣袁州的回答,說完之後就低頭開始吃炒飯。

看著兩人這麼奇怪的對話,這下有常來的食客忍不住了,直接開口。

這人是少有過來吃飯的陳維,他是看出來這是什麼傷才先問傷「你這臉?」

「是問這個?」男人好似不太習慣跟人交流,說話很慢,不過看著陳維的樣子很驚訝。

「嗯,看起來是被打的,每次都這樣。」陳維語氣肯定。

「是被打的,確實是的。」男人的長句子說的不太利索。

「能說原因嗎。」陳維皺眉,他做武術教頭,自然知道被打成這樣算是很嚴重的,他皺著眉頭自有一番威嚴。

「沒事,不用擔心。」男人想笑一笑卻扯到嘴角,看起來神色更加怪異了。

「不能說?」陳維皺眉,五大三粗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嚇人。

「不是,我是拳擊手,業餘的,不專業。」男人說話一頓一頓的,很是不利索,每次說話都扯著嘴角,看起來挺疼的。

「你和袁老闆很熟?」陳維更加疑惑了。

如果是拳擊手,有這樣的傷倒是能理解了,輸贏也能解釋的通,可是為什麼每次都要告訴袁州呢。

「不熟。」拳擊手有些餓了,先吃了口炒飯才回答。

「那為什麼每次都這麼說,你也不是常來。」陳維直接點出來,他不算常客。

「嗯,不常來,比賽完才來。」拳擊手放下勺子。

「那是為什麼?」陳維很想知道答案。

「袁老闆一直在,因為。」拳擊手輕聲說道。

「嗯。」陳維有些了解了。

不知不覺中,袁老闆變成了拳擊手的樹洞。

就好像,你對樹洞說個秘密,雖然不會迴音,但一定會聽。

陳維的武術不錯,對於拳擊行業也知道一些,也知道這樣業餘的打一場錢不多。

這樣也能理解,為什麼是打完才來的原因了。

回頭看了看袁州,陳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此後拳擊手還是維持著打完比賽就來袁州小店的習慣。

只是現在不用他說也有人開口問他,關於比賽的輸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