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七十五章 纏絲兔

第一百七十五章 纏絲兔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09 06:16  字數:2415

烏海對於不是和自身有關的事情,不是太好奇,問過也就算了,看見李奕隔三差五的過來,也算了解了他的意思。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陳維帶著冬子和竹子快步走進來。

「剛好還剩十分鐘。」抬起手看了看時間,陳維露出笑容。

「你說能成不。」冬子還是比較擔心陳維的主意能不能成功。

「按照袁老闆的規矩來說,應該沒問題。」竹子倒是很有信心的樣子。

「先做了再說。」陳維一錘定音的說道。

「袁老闆一份牛肉。」竹子先點了一份牛肉。

這才回頭看著冬子說道「試了就知道。」

接著幾人各自點了一盤牛肉,然後苦大仇深的瞪著面前的牛肉,就是不動筷子。

「營業時間還有五分鐘,陳維你的纏絲兔。」袁州看了一眼端坐桌前的三人,臉上帶著些無語。

「謝謝袁老闆。」陳維把注意力從盤子里的牛肉上拔出,抬頭看著袁州說道。

「不客氣。」袁州點頭。

然後陳維接過去後,三人開始對著牛肉和纏絲兔大眼瞪小眼。

「營業時間結束,明天請早。」袁州說完每日例行的話語後,陳維三人這才鬆了口氣。

「老大,我嘗一塊這兔子,還沒試過什麼滋味。」竹子最先憋不住。

「不行,早就說好的。」陳維說的時候,語氣已經不那麼嚴肅。

嘴裡包著口水,說話肯定不那麼利索。

「這香味也太勾人了,這麼多我吃一塊不影響。」竹子有理有據的說道。

「我覺得也沒問題,我們一人嘗一塊,萬一冷了不好吃。」冬子也開口幫腔。

牛肉三人都吃過,很好吃,但一碟子十二片太少,不敢動,面前的兔子卻是一碗。

玉色底的大肚碗,肚大口上面繪著一副農家炊煙圖,圖畫很是精緻,配著真正的熱氣,上面的炊煙彷彿真的升了起來。

這香味就飄散開來,在三人鼻尖縈繞不散。

「不行,說好喝酒吃,就喝酒吃。」陳維看了眼牛肉和兔子肉,還是堅持的說道。

「你這傢伙袁老闆俯身,這麼有原則。」竹子無語的說道。

「就快了。」陳維看了看時間,安慰的說道。

見陳維無論如何都不同意,三人只能再次默默的盯著面前的菜。

好在十分鐘之後,袁州終於說道「酒館開門,抽到的人可以進來了。」

「袁老闆,我這沒吃完的可以喝酒的時候一起吃吧,我可不想浪費食物。」陳維站起身,指著牆上不能浪費的規矩,很是高興的問道。

「可以。」袁州瞟了一眼根本沒動過的餐點,點頭應下。

「我就說可以,袁老闆雖說守時,但客人沒吃完他也從沒趕過客人。」陳維一臉了解的說道。

「馬上能吃,太好了。」冬子只關心,一會就可以吃的事情。

看他的樣子恨不得現在就咬一口,碗里顏色漂亮的兔肉一口。

這次有個作家抽到,這已經是他第二次抽中,他從不在袁州小店吃東西,每次都是白天過來抽獎,抽中就過來喝酒,抽不中也不會過來吃飯,從不帶下酒菜。

用他的話說就是,「美酒需要品,而不是喝。」

「袁老闆這櫻蝦牆卻是是巧奪天工,而且這蝦的粉色很是旖旎。」作家穿過櫻蝦拱門的時候,仔細觀看。

「確實漂亮,白天看著更美,店裡能看到這院子里的景色,牆裡牆外兩種風景。」另一個抽中的是吳安路。

他也是愛酒之人,為了省錢喝酒,都不怎麼來袁州小店吃飯了,就等著有錢就抽獎,然後來喝一杯。

「曲徑通幽處,庭院竹子深。」作家吟了個完全不搭界的詩,不過還挺貼合袁州酒館的。

穿過院子,幾人跟著袁州來到二樓,上面竹子林立,頭頂一個明亮的月亮,還有亮如白晝的燈光,很是雅緻。

「放這裡,放這裡。」冬子是顧不上別的,端著兩盤牛肉,一個勁的讓陳維放下手裡的兔肉。

本來冬子是要端兔肉的,但陳維出於保險起見,還是自己端上了兔肉,讓冬子端兩盤牛肉。

「馬上就能吃了,著什麼急。」陳維穩穩的放下兔肉,這才吐槽道。

「不著急,反正我要先吃一口。」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夾起一塊紅棕色的兔肉扔進自己嘴裡。

兔肉質地細嫩,味道鮮美,而且骨頭細經過袁州的炮製這骨頭都酥軟無比,這對於冬子來說簡直約等於沒有,兩口吞下。

「好吃。」冬子大聲說道。

還是竹子斯文一些,至少細細的品味了一番,兔肉在嘴裡細膩的化開,混合著美妙的香氣。

袁州所做的纏絲兔和別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纏兔子使用的乃是香茅草。

多年生香茅草剝去外部的葉片,只留根莖,利用清水煮沸燙軟後,把一支根莖細細破開成三份,再次過熱水。

這時候的香茅草已經柔軟非常,把三支編織成一支繩子。

編好後晾涼,然後用來纏緊兔子,香茅草天生帶有清新的檸檬香氣,這樣破開再編織有利於香氣的揮發,在腌制的過程中,兔肉里緩慢滲進檸檬香氣。

這樣再食用的時候兔肉帶著非常輕微的檸檬的香氣,就是這一點類似的檸檬香氣讓整個香味更加融合。

「這兔子怎麼和外面的一點不一樣。」冬子邊吃邊讚歎的說道。

「這兔子以前有個稱呼叫百味肉,現在我算是明白了。」竹子趕緊夾起一塊肉,這才說道。

「什麼意思。」冬子好奇的問道。

「你別像豬八戒吃人生果似的就明白了。」竹子沒好氣的說道。

這傢伙一邊拚命往嘴裡塞,一邊還有空說話,看那樣子,也不知道有沒有吃到味道就咽下去。

兔肉肉質細嫩,又極其容易被消化吸收,到是不用擔心他吃撐或者噎住了。

還好這纏絲兔的分量很足,應該是半隻兔子,每塊大小基本相同,擺放整齊,碗里沒有任何碎肉,切的很是完整。

停下交談,三人認真的享受著熱氣騰騰的美味兔肉。

好吃,不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