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口味問題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口味問題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08 03:17  字數:2482

「袁老闆,來一份纏絲兔。」陳維大聲的喊道,就怕袁州聽不見。

「還有五分鐘營業時間結束。」陳維這樣一喊,結合前面陳維問的那些問題,袁州心裡也有了答案。

「對啊,所以還可以點餐。」陳維臉上露出笑容。

「你想配酒?」袁州直言不諱的說出陳維的目的。

「我可沒有破壞袁老闆的規矩。」陳維一咧嘴,這次直接露出一口大白牙。

「嘖,真刺眼。」袁州突然嫌棄的說道。

「袁老闆你剛剛怎麼了?」陳維不敢置信的說道。

要知道袁州雖有圓規之稱,死守規矩,對客人的禮貌卻一直是很足的,這樣明顯的嫌棄是從未有過的。

「錯覺,一份纏絲兔?」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會吧,我明明看見,袁老闆你」陳維話還沒說完,就被袁州打斷。

「還有四分鐘,營業時間馬上結束。」袁州的口氣淡定自若。

「對對,纏絲兔一份。」陳維立刻改口,確認餐點,天大地大美酒配美食最重要。

「好的,後天這個時間過來,請先付錢。」袁州應下。

「馬上,我轉賬。」陳維早就有了袁州的網上賬戶。

「謝謝,慢走。」袁州看了一眼手機提示,然後果斷的送客。

「等等,我還沒點。」這時候自覺反應迅速的烏海也反應過來了,立刻出聲。

「不好意思,現在不接受點餐。」袁州指了指時間,剛剛好營業時間結束。

「這陳維,有好事不告訴大家。」烏海氣的兩撇小鬍子都翹了起來,很是不滿。

「本店營業時間已經結束,下回請早。」袁州說完結束語,外面排隊的人也慢慢散去。

而烏海則「噠噠噠」汲著拖鞋快步向外面走,這架勢應該是去找陳維的麻煩了,袁州表示樂見其成、喜聞樂見。

「老闆,你剛剛真的說了什麼?」暮小雲見客人走光,也好奇的問道。

「沒說話,你錯覺。」袁州一臉肯定的說道。

「哦。」暮小雲是沒有看見的,但是聽見了一些聲音,不過老闆說了沒有,那應該是沒有吧?一邊走暮小雲一邊不確定的想著。

「嗯,路上注意安全。」袁州嚴肅的點頭。

「好的,再見老闆。」暮小雲打完招呼,就離開了。

晚間,袁州照例下了一碗清湯麵,吃完後剩下麵湯,準備端給那隻雜毛泰迪喝。

「吱呀」一聲擰開後門,袁州端著碗走了出去。

後門的小巷子一如既往的清冷,明亮的月光照在青石板的地上,顯得幽冷寂靜。

「噠、噠、噠」袁州聽著自己的腳步聲,不一會走到盡頭的垃圾桶邊上,雜毛泰迪依然側卧在塑料袋上。

不過現在的生活環境好了很多,上面有女孩子不穿的舊衣服,粉嫩嫩的顏色,看起來挺厚實的墊在身下,周圍還有兩隻碗,看起來一隻在用來喝水,一隻比較乾的應該吃飯的,不過裡面居然還有一些棕色的狗糧。

「你這傢伙過的不錯嘛。」袁州看了看果斷把麵湯倒在湯碗里。

泰迪的反應很是直接,還是沒有反應,葡萄般烏溜溜的眼睛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袁州,也不動彈,和每次袁州來的時候一樣。

「那天我看見你在討好別人要吃的,你要不要討好我一下,畢竟我的麵湯救了你的命。」袁州蹲下一臉認真的看著泰迪。

是的既上次之後袁州再次見過泰迪的撒嬌功夫,在一個女孩子腳下打滾,露出柔軟的肚子,那副樣子和現在的愛答不理簡直天差地別。

然而泰迪對於袁州的一長串話語表示,「本狗並聽不懂,」毫無反應的樣子。

「好吧,有時候看你聰明的不像狗,現在又覺得你就是條受傷的狗。」袁州站起身,嘟囔了一句,然後慢慢悠悠的回了自己店裡,準備酒館營業。

而雜毛泰迪照例等到袁州看不見,才直立起身悠閑的喝麵湯。

袁州每天的生活平淡而充實。

第二天中午,袁州再次讓熟客震驚了一下。

有位新客來到店內,穿著普通,帶著圓形眼鏡,留著絡腮鬍子,看起來很是粗狂的一個男人,操著一口口音濃重的普通話。

「老闆,來份牛肉,來碗飯。」男子,進來一看價目表就點了兩樣菜。

「牛肉是辣的,你吃不了,換個清淡的。」沒等暮小雲應聲,袁州突然插話。

「耶?老闆怎麼知道我吃不了辣?」絡腮鬍子的男人很是驚奇。

「一個廚師的秘密,吃點什麼。」袁州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直接問道。

「奇怪,這老闆難道認識我不成。」絡腮鬍子上上下下的打量袁州。

「先生,您重新點什麼?」暮小雲在一旁問道。

「那就蝦子和飯。」絡腮鬍子匆匆點完餐,還在糾結。

一旁的來吃炒飯的伍洲熱心的猜測道「是不是你的口音讓袁老闆猜出來了。」

「不可能,知道我哪疙瘩的口音。」絡腮鬍子直接否認。

「我不知道,但是袁老闆知道,這很正常吧。」伍洲並不生氣,而是覺得袁州聽個口音肯定沒問題。

「嘿,我這口音是楚地的,那地方就沒個不吃辣的,什麼口味蝦簡直了。」絡腮鬍子一臉後怕的說道。

「這樣說來也是,是不是袁老闆見過你,正好記得你不吃辣?」伍洲好奇的繼續猜測。

「我今天剛到這裡。」絡腮鬍子覺得這年輕人實在蠢,一臉鄙視的說道。

不過在滿是絡腮鬍子的臉上,伍洲並看不出鄙視的意思,繼續在那裡不著邊際的胡亂猜測。

這時候袁州端上餐點,絡腮鬍子才很是好奇的問道「你咋知道我吃不辣?」

「猜的。」袁州的回答簡潔明了,好似在逗人。

「這麼容易猜?」絡腮鬍子一臉疑問,倒是沒有再次發問。

好奇的伍洲還想發問,袁州卻根本沒給他機會,直接回了廚房。

巧合的是,在午餐時間快要結束的時候,袁州碰到了一個愛吃辣的,而這次袁州也很是順利的猜出了他的口味。

這下伍洲抓耳撓腮更加好奇了,不過袁州的解釋還是猜測,依然沒有給伍洲發問的機會。

學聰明的伍洲,直接把這事發到了群里。

群里瞬間開始了熱烈的討論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00709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