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下酒菜與時間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下酒菜與時間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08 03:17  字數:2526

出新菜的第一天晚上,陳維帶著兩個兄弟高高興興的來了,今天可是他自己抽到了郫筒酒一壺,對於他這種抽獎重來不中的人來說,簡直是踩了加強版的才有的運氣。

「袁老闆,我們三個人,來三疊牛肉,然後一壺酒。」陳維大高個子,想著馬上有酒有肉的悠閑時光,很是高興,咧著嘴大聲的說道。

「夜間不提供菜品。」袁州停下,轉頭看著陳維,一臉認真的說道。

「不是吧?牛肉明明是下酒菜。」陳維高興的神色瞬間變成了不敢置信。

「可做下酒菜,但夜間營業並不提供。」袁州先是肯定了陳維話,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

「袁老闆,我覺得你在逗我。」陳維直起身,站在袁州面前,好似一頭髮怒的棕熊。

「這是規矩。」袁州直接無視,指著牆上寫著的夜間不提供菜品的字樣。

「你這老闆,怎麼有生意不做。」陳維的兄弟之一,冬子看不下去了,出聲不解的問道。

「小店有小店的規矩。」袁州定下的規矩,不管是系統定的,還是自己定的,他都沒有打破的打算,至少現在是不會提供菜品的。

「你們我們哥幾個,就通融一次,這規矩還不是都你自己定的。」冬子可沒有固守規矩的習慣。

「規矩不能破,酒還喝嗎。」袁州的語氣平鋪直敘。

「我現在知道這傢伙是為什麼來這裡喝酒了,都一樣是個牛脾氣。」冬子無奈的聳肩,錘了陳維一把。

「我跟袁老闆還差得遠,他是圓規。」陳維也沒好氣的說道。

晚間幾人就著花生米,小口的喝著郫筒酒,兄弟幾個聊著天,間或和新來喝酒的交談一番。

而袁州一如既往的坐在櫃檯裡面,有時聽聽酒客的趣事,大部分時間在玩單機遊戲。

「有好酒,卻沒有佳肴,真是不痛快。」冬子突然豪氣的灌下小半杯酒,吐槽道。

「可不是,陳維你就沒辦法?」另一個兄弟,朝著袁州那邊比劃,意思能不能有別的辦法。

「這傢伙比我還守規矩,我有什麼辦法。」陳維搖頭,喝一下口酒壓壓驚。

「你也知道你太守規矩了?」冬子忍不住翻了大白眼。

「現在是說我的時候嗎。」陳維看來冬子一眼,不滿的說道。

「對對,我可是還想嘗嘗那燈影牛肉配這好酒呢。」另一個兄弟打圓場,打的駕輕就熟,看起來經常做這樣的事情。

「等我想想。」說著陳維又喝了半杯酒,還很是自覺的再次倒了一杯。

「我說你想辦法就想辦法,老倒酒幹什麼。」冬子一把按住酒壺。

「就是就是,陳維你想辦法,這酒可就剩一口了。」另一個兄弟也幫冬子了。

「著思考問題哪能不喝酒,不喝怎麼想得出辦法。」陳維理直氣壯的開始在酒壺上較勁。

「酒喝多了暈,那怎麼想得出辦法,你先想,我和竹子慢慢喝著等你。」冬子使勁不讓陳維抽走酒壺。

「是兄弟的就放開,我這還沒喝幾口。」陳維虎著臉,嚴肅的看著酒壺。

「兄弟是一回事,酒是另一回事,說好的分著喝。」冬子分毫不讓。

「沒錯,這樣大家把自己的酒都倒自己杯子里。」被叫竹子的男人,提議道。

「那行,按竹子說的辦,竹子倒酒。」冬子和陳維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說道。

「沒問題,我來。」竹子說著拿起酒壺在三人各不相同的杯子里倒入等量的酒。

這才平息了,陳維也能好好想了。

這不沒多久,他就想到了辦法,「後天多帶些人早點抽中酒,到時候包你們有菜吃。」

「確定?」冬子半信半疑。

「這麼快就想到了?」竹子也有些疑惑。

「放心,沒問題。」陳維一副他辦事,大家放心的模樣。

第二日晚間。

陳維在營業時間快要結束的時候再次到來。

一進來坐在位置上,掏出小本子和一直水筆放到一旁,然後開始詢問袁州。

「袁老闆,你那個纏絲兔需要製作多久?」陳維狀似好奇的問道。

「37個小時。」袁州有問必答。

「都是現做嗎?」陳維再次問道。

「是的,現做。」袁州的纏絲兔都是做好之後就售賣,然後再次製作,不存在久放的問題。

「現在有現成的纏絲兔嗎?」陳維試探性的問道。

「不好意思,已經賣完了。」袁州皺眉,完全不知道這傢伙怎麼突然變成了十萬個為什麼。

「那袁老闆今晚準備做嗎?」陳維說道這句話的時候,明顯興奮了許多。

「恩,準備做。」袁州的回答還是很簡短。

「好的我明白了,謝謝袁老闆。」陳維心滿意足的說道。

袁州轉身離去,準備剛剛客人的點餐去了。

當然心裡還是覺得陳維今天應該是腦袋被打出毛病了,變成了問題少男,想到少男這個形容詞,袁州禁不住自己惡寒了一把。

陳維五大三粗的樣子實在稱不上是少男。

烏海進門的時候就看見袁州還是認真的在準備餐點,而陳維卻坐在椅子上,認認真真的伏案寫著什麼,一邊寫,一邊嘴裡還念念有詞,關鍵時刻還停下來皺眉想了想。

看上去是在考慮什麼重要的事情。

「拿著小本子在記什麼,神神叨叨的。」烏海做到陳維邊上。

「你不懂,大事情。」陳維抬頭不滿的看了烏海一眼,很是嫌棄的說道。

「不得了,你還有什麼大事,腦子裡都是肌肉。」烏海的嘴不光叼,還很毒,不然怎麼會經常把他的經紀人鄭家偉罵哭。

「懶得和你計較,下次玩遊戲再說。」陳維和烏海在袁州小店喝過幾回酒,烏海基本每次都輸,是以陳維根本不懼他。

「那是巧合,你這肌肉也就是做體力活厲害。」烏海毫不示弱。

「別吵,都算亂了。」陳維看了看小本上的東西,開始細細的重頭算起。

「你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烏海伸頭一看,上面又是時間,又是天數,還有人數的,看起來簡直是莫名其妙。

「看不懂很正常,你都看懂了還了得。」好一會陳維算明白了,這才回答。

說完不顧烏海的反應,看了看時間,營業時間還有五分鐘結束,這個時候是最後的點餐時間。

「袁老闆,來一份纏絲兔。」陳維大聲的喊道,就怕袁州聽不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