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六十四章 米花糖

第一百六十四章 米花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10-03 19:18  字數:2493

孫明做的一切,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因為這時候姜嫦曦再次來到了店裡,而且就在大中午的時候。

「袁老闆,我又來了。」姜嫦曦笑眯眯的走進來。

這時候的小店還沒幾個人,食客都在認真的品嘗美味。

「請問吃什麼?」袁州一如既往的客氣。

「哎,袁老闆總是對我這麼冷淡。」姜嫦曦開啟日常調戲,

「嗯。」袁州點頭,等著她點餐。

「袁老闆你這樣會越來越不可愛的。」姜嫦曦煞有介事的說道。

這次袁州直接不回答了,他一個大男人只需要帥氣就好,不需要可愛,他是一隻帥氣的單身狗。

「米花糖,米百做的米花糖。」姜嫦曦的調侃總是適可而止的,這不就說出了想要點餐的東西。

「可以,明天同樣的時間。」袁州點頭應下,照例這樣說道。

「那我今天吃什麼呢。」姜嫦曦沒想到這也要明天。

「隨便。」袁州示意隨便點餐。

「我還是想吃米百做,要不米飯小丸子?」姜嫦曦想了半天,還是喜歡米百做,既可以為難袁州,自己又喜歡。

「請看後面。」袁州伸手示意牆上的規矩。

每人每次每頓餐點只能點一次。

「可是我剛剛點的是米花糖,而現在是米飯小丸子。」姜嫦曦如此說道。

「都是米百做。」袁州一針見血。

「這麼說來,袁老闆你早上賣的蛋烘糕都可以點兩種口味,這不是就違背你自己的規矩嗎。」姜嫦曦一臉狡黠的笑意,語氣肯定的說道。

「牛肉醬和藍莓醬屬於特色碟盤二十二和十三號。」袁州一臉淡定,不為所動的說道。

「袁老闆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姜嫦曦無語凝噎,默默的離開。

還好姜嫦曦早就習慣袁州的坑,第二天中午照常來到袁州小店等吃米花糖。

米花糖是姜嫦曦小時候難得的零食,那時候的米花糖和現在的很不一樣,爆米花的人不收錢,都是兩斤米換一斤爆米花。

至於米花糖當然要貴些,三斤才換一斤,還要自己提供白糖,人家才給做,而常常來的爆米花的人多,做米花糖的將人少,每次一來那熬糖的香氣整個村都能聞到。

是以姜嫦曦點的這道米花糖就是米做的。

早餐的營業時間結束後,袁州在就開始準備米花糖的製作。

袁州自然是知道大米花糖的,巧合的是袁州小時候最愛吃爆米花,當然是大米做的那種。

「系統,有粳米嗎?」袁州想了想問到。

系統現字:「已放置。」

「那就好。」袁州點頭,從柜子里拿出粳米,大約半斤的樣子。

粳米的種植歷史非常長,距今6900餘年,產地基本都在東北,但袁州選擇的這種出自蘇杭,那裡被譽為魚米之鄉。

出產的晚粳圓米,呈半透明的白色,腹白小,硬質粒多,品質非常好,還帶著魚米之鄉特有的米香味,而且煮飯的話粘性油性均大,柔軟可口。

這種米粒用來作為米花糖的主料最好不過。

拿米的時候袁州帶上了薄薄的手套,以免弄髒米粒,畢竟這個米粒可是不能洗的。

袁州採用的是原始的爆米花機器,這個機器最是考驗人的手藝,需要極高的熟練度和對溫度的把控才行,不然爆出來的米花,根本沒熟就丟人了。

手搖式的機器發出輕微的「吱呀」聲,袁州屏氣凝神,細細的觀察判斷爐膛裡面的溫度。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袁州突然開口「能消除聲音嗎?」

系統現字:「此種手搖式機器利用巨大的空氣壓力進行爆破,不能消除聲音,不過宿主可開啟隔離。」

「那就讓外面聽不見就行了。」袁州想要消音的目的就是不想讓人聽見,店裡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音,解釋太麻煩。

準備完畢袁州開始進行米花的開蓋。

「砰」的一聲,裡面白白胖胖的米花就準確的落入了連接的布袋。

袁州露出一絲懷念的微笑,這樣的聲音真的少有聽見了。

系統準備的東西自然是一應俱全的,一個小小的木盒子,用來定型米花糖,一把堅硬的配套竹刀用來切割。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熬糖。

熬糖有分水熬和油熬,水熬出的糖漿,操作簡單,容易做出,但色澤不透亮,味道也稍稍有點區別,不那麼融合。

而油就不同了,熬制起來難以控制火候,變成焦糖可不是袁州需要的,但味道甜蜜綿軟,入口順滑,色澤洪亮。

袁州自然選擇使用油熬制,鍋里加入一些食用油,然後倒入綿白糖開始進行熬制,竹勺在鍋里緩慢的攪拌,白糖慢慢化開,糖的香氣也緩緩的散發出來。

等到白糖全部化開,熬煮到帶著微微黃色的時候袁州關火,拿起還帶著溫熱米花倒進大鍋里,快速的攪拌均勻,再次倒進竹盒子里進行壓制定型。

「嘩啦」一下竹刀刮開多餘的糖漿,平整之後的米花糖混著熱氣散發出香味,袁州放到一旁進行晾涼。

擦了擦汗,袁州拉開大門,暮小雲旁邊已經站著姜嫦曦了。

「袁老闆剛剛肯定在做米花糖。」姜嫦曦瓊鼻一嗅一嗅的,明顯在聞糖的香氣。

「嗯,馬上就好。」袁州點頭。

「好期待,那我等著。」姜嫦曦真的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開始等著。

作為三失婦人,難得如此乖巧安靜。

袁州也不管她,自顧自的拿起已經不那麼燙,但還綿軟的整塊米花糖盒子,直接倒在墊著竹墊的琉璃台上,拿起鋒利的竹刀開始切割。

這東西過硬不好切,過軟也不好切。

「好香,好想吃。」姜嫦曦站起身,整個上身撲在長桌上,動作極其不雅。

「口水。」袁州帶著口罩聲音有點悶悶的,但還是能聽出說的什麼。

姜嫦曦還不在意的抹嘴,發現沒有也不在意,就一個勁的盯著袁州切米花糖。

「遠一點,口水會滴進來。」袁州這次把話說明白了,然而這也只是讓她稍稍收斂而已。

面前這塊兩厘米厚,二十五厘米寬的米花糖現在才佔據了她所有的心神。

米花糖表面一層亮麗的暖黃色,裡面包裹著白白的大米花,一粒粒排列整齊,散發誘人的香味,香甜的氣息讓人一下子回到小時候,滿嘴包著口水,期待匠人做好的瞬間。

好想吃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