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五十三章 稀飯和粥

第一百五十三章 稀飯和粥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28 20:59  字數:2448

方恆親自吩咐,下面夥計的速度是很快的,不一會就打包好幾份特色下酒菜,用陶瓷飯盒裝好。

「拿走。」方恆一把遞過飯盒,一臉嫌棄。

「謝謝。」鄭家偉笑著道謝,接過飯盒就要離開。

「等等,那個小店東西真的好吃?」方恆謹慎的問道。

「怎麼,你好奇了?」鄭家偉看方恆的樣子,調侃道。

「嗯,問問。」方恆也不避諱直接承認。

「肯定好吃,至少對小海的胃口,他現在把那裡當食堂了。」鄭家偉說起這個又好氣又好笑。

「這樣,那你走吧,再見。」方恆沉吟一番,開始送客。

「真是和小海一樣,用完就扔。」鄭家偉抱怨了一句,這才回到烏海身邊帶人離開。

……

「袁老闆,你的米百做既然能釀酒那我要一碗白粥。」這是正值晚間營業時間,一個客人這樣說道。

「粥不屬於米百做,請換一樣。」袁州認真的說道。

「好吧,那就白米飯,再來一份金陵草。」最後客人選擇了白米飯。

不一會袁州就端上了客人的餐點,小心的放到桌上「請用。」

「袁老闆,我又來了,要不要猜猜我今天點什麼?」姜嫦曦穿著白襯衣牛仔褲,青春的就像大學生,哪裡有三失婦人的樣子。

「不猜。」袁州一口拒絕。

姜嫦曦自從上次吃過黑糖米糕後就愛上了,各種出米百做的難題給袁州。

一天總要來一次,每次都是米百做,還都稀奇古怪的,有什麼煎米餅,大米糕,大米千層糕之類的,不勝枚舉,這樣的做法不用猜也知道她今天點什麼,然而袁州並不想說。

「哎呀,袁老闆是昨晚用的精力過多嗎,這麼明顯的答案都說不出來。」姜嫦曦一臉可惜的看著袁州。

這樣說話的原因也是袁州不想猜測的理由,這傢伙每次一來都要說些莫明奇妙的話。

「吃什麼?」袁州對著姜嫦曦的臉色只有嚴肅。

「袁老闆你這樣會嚇壞我的,溫柔一點問,我就說啦。」姜嫦曦不會放過每一個可以調戲的機會。

「後面的客人請問吃什麼?」袁州直接無視姜嫦曦的要求,詢問後面的客人。

「行了,不逗你了,我要粥。」姜嫦曦笑著點了,最正常的米百做。

「粥不在百做之內。」袁州臉上帶出一點得意的神色,很淡幾乎看不出來。

「為什麼不算?粥只需要米和水就行了,沒有任何輔料。」姜嫦曦有些驚訝。

「粥不在百做之內,請從重新點。」袁州並沒有解釋的意思。

「好,不願意做,那你等著,我先找找。」姜嫦曦說著一下子坐下,拿出手機開始百度。

袁州並不理會姜嫦曦,看著後面排隊的人,一臉詢問的模樣。

「老闆,他是蛋炒飯套餐。」暮小雲及時的在一旁說道。

「稍等。」袁州轉身回到廚房。

姜嫦曦纖細漂亮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快速的滑動,不一會就找出了她想要的東西。

等到袁州端上蛋炒飯套餐時,姜嫦曦一臉自信的開口「袁老闆,那我要米百做中稀飯一份。」

「好的,稍等。」袁州點頭應下。

「等下,這恐怕不對吧。」剛剛點粥被拒絕的客人,正好吃完。

本來聽見有人和自己點一樣的被拒絕還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現在卻就剩不滿了。

「什麼事。」這種事情袁州都不會讓暮小雲來處理,親自問道。

「袁老闆這樣做恐怕不合規矩,也破壞你圓規的名聲。」客人臉色不太好,語氣倒還一般。

「直接說。」袁州一臉淡定。

這時候等候的人也開始議論紛紛。

「袁老闆怎麼回事?這粥和稀飯不就是一回事。」有人不解的說道。

「可不是,難道因為稱呼不同?」也有人好奇是不是稱呼的問題。

「什麼不同,不就是一個字和兩個字的區別。」語氣相當不屑一顧,就等著看好戲的人。

「不是這個區別,從字形結構來說,粥這個字更加古老,而稀飯這個說法是比較近的。」接著這人還說了許多稀飯的典故,胡了剛剛說一個字兩個字區別的人一臉

「我猜是做法不一樣吧。」食客還是很信任袁州的名聲的,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過還是想要聽袁州的解釋才行。

「等著看袁老闆不就行了。」等待的人自然想看熱鬧。

「剛剛我點粥,袁老闆說粥不在米百做之內,但是這位女士點卻被接受了,這是什麼意思?」客人一下子點出姜嫦曦。

「因為你點的粥,她點的稀飯,還有什麼問題。」袁州口氣平淡,直接說出區別。

「粥和稀飯不就是一種東西,為什麼她可以,我就不行。」客人還是一臉糾結。

「不是一種東西。」袁州一臉嚴肅的糾正。

「說法不一樣而已,有什麼區別。」客人的語氣很是執著。

「算了,我來解釋吧。」姜嫦曦看了半天戲,還是決定親自上陣。

「袁老闆不要太感謝我喲,快去給我做吃的就好。」解釋之前,姜嫦曦還不忘調侃袁州一把。

「其實粥和稀飯確實不是一回事。」姜嫦曦見袁州真的轉身回廚房後,才轉頭對著客人說道。

「為什麼不是一回事。」客人雙手抱胸,一副不信的樣子。

「你想點的是白粥對吧。」姜嫦曦先確定基調。

「對,這就不違背米百做的規矩。」客人還是很遵守袁州小店規矩的。

「但是白粥是青州省漢族傳統食俗,青州粥中將沒有放佐料的粥就稱為白粥,這個沒錯吧。」姜嫦曦說話很喜歡吊人胃口。

「對,所以我認為粥屬於米百做。」客人一臉堅定。

「不屬於,因為白粥的熬制和稀飯手法上的區別我就不細說了。」姜嫦曦青春可人的樣子說話卻很有說服力。

「重點是什麼?」客人和圍觀的都被吊的很是好奇。

按理來說除了這些區別就沒有區別了,怎麼看樣子還有什麼重大區別似得。

「因為熬粥需要上湯熬制,而稀飯不用。」姜嫦曦說出了兩者最大的區別。

「上湯,熬粥還需要這個?」客人一臉懵逼,第一次知道白粥和稀飯不是一回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