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酒菜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酒菜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28 09:28  字數:2621

三個小時三壺酒,所有人默然無語,看著鄭嫻。

「美女你是教古文的老師嗎?」冬冬不甘心的問道。

「難道你閑著沒事就背詩了?」廣衛極其鬱悶的說道。

「好酒全被你喝了,你是隨身帶著詩集嗎。」魏華也一臉無奈。

「不好意思,因為沒聽過郫筒酒,下午來之前做了些準備,所以就……謝謝大家的美酒。」鄭嫻一臉溫柔的笑容,真誠的謝道。

「袁老闆這是你妹妹吧,這麼坑。」陳維脫口而出的說道。

「我沒有妹妹。」袁州一臉認真的回答,直接噎住了陳維。

……

菜品的口味靠吃貨的口碑,而酒當然靠酒鬼的宣傳。

袁州小店提供極其好喝還不上頭的郫筒酒的消息,很快在酒鬼之間傳開了,慕名而來的酒客瞬間暴漲,每日五十個抽獎很快就被抽完。

「袁老闆,你這樣也太不合理了,這酒怎麼能這麼賣。」一個陳偉介紹的酒客,一臉不滿的說道。

「郫筒酒,酒量有限,限量供應。」袁州指著價目表上早就寫好的規矩說道。

「那不行,你說你只賣一種酒就算了,還不給喝飽了,這不是存心勾人嘛,不行,不行。」酒客還是不罷休,繼續質問。

「這是規矩,遵守則可喝酒,不遵守請出門,本店營業時間還未結束。」袁州一臉嚴肅,並不買賬。

「袁老闆你看你,隨便說說,別當真呀,今天都有誰抽中這不保密吧。」被抓住命脈的酒客就好像被撓了下巴的貓,乖的很。

「不保密,但我不知道。」袁州說完,轉身開始準備食客的餐點。

「呃……」酒客瞬間被噎住。

「我就說你這個辦法不行吧。」邊上的拉著被噎住的人,往袁州小店走去。

「還不是因為這袁老闆也就營業時間好說話。」酒客猶自不服氣的說道。

「說的好像其他時間你能見到袁老闆似的。」友人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哎,小袁老闆菜煮的好也就罷了,這酒也能弄好這麼好的,不服不行。」酒客嘆口氣,語氣頗有不甘。

「可不是,就是酒實在太少。」友人說著咽了咽口水,好似回憶起了郫筒酒的美味。

郫筒酒當然名不虛傳,因不易保存,極容易變味,就是這樣也引的清朝大吃貨袁枚七飲變味的郫筒酒。

要知道,袁枚這種等級的吃貨,是對吃多講究,變味的都喝了七次,可想而知。

這些個酒鬼這種反應,真的真的再正常不過了。

至於現在,酒客們以前喜歡一家古方釀酒館的好酒,隔著袁州小店幾乎是一南一北的距離,而現在方家酒館生意雖沒變差,但常來的幾個酒客最近卻很是奇怪。

比如陳維,再比如眼前這幾個正在說話的人。

「老闆來些下酒菜,打包。」

「好嘞,幾位要點什麼。」夥計有禮的問道。

「老醋花生,鹵牛肉一斤,醬鴨舌兩份,再來個海帶片,就這些。」幾人熟練的點好菜,就等著拿菜了。

「好的各位稍等,馬上就來。」夥計邊記邊說。

這時候方恆才走了出來,這幾人基本都認識,但方恆還是有禮貌的先打招呼。

「又來了,今兒個喝什麼?」方恆假做不知,幾人是來打包的,笑著問道。

「今天不在這裡喝酒,打包幾個菜。」其中抽中袁州小店一壺酒的領頭人,也不隱瞞直接說道。

這方家酒館,除了古法釀製的白酒極為出名以外,這裡的下酒菜也是一絕,而這些酒鬼吃慣了這裡的下酒菜,袁州那裡又沒有,當然寧願走遠些,來這裡買下酒菜。

「最近倒是少有看到幾位,工作忙了?」方恆笑著問道,一臉關心。

這幾人以前天天**點就來小飲一杯,這都連續五天沒來了,方恆自然要問問。

「那倒沒有,只是白酒上頭,就喝的少了。」這人眼都不眨的胡說。

「那是那是,若是對我家的酒有什麼建議,一定要說,這酒館還多虧你們。」方恆開始動之以情。

「沒有,老方的酒一直不錯,就是醉了第二天上頭。」這人想著還是說了一條。

幾人都愛喝酒,而且一喝就沒有節制,小飲一杯也基本是喝醉回家,只是取決於多醉而已,這不喝久,就有些頭疼,這也是喝酒的通病。

「說的是,不過酒館現在不是有藥酒嘛,各位少喝點也就是了。」方恆笑眯眯的推銷起了新酒。

「幾位的菜來了,一共一百六十一塊,一塊不收,整數一百六。」夥計看見老闆在這裡,說話那是又大聲又禮貌。

「好的,謝謝。」這人接過食盒,這才對方恆說道「方老闆我們這就走了。」

說完帶著人就出了方家酒館。

「看來是不好意思說。」方恆眼看著人走出門,只是笑著送客,嘴裡小聲嘀咕了句。

方恆決定換個人詢問,剛剛進來的另一人就很合適。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帶著經紀人的烏海,烏海雖然不是這裡的常客,但他經紀人卻是認識方恆的,而且關係不錯。

「家偉,怎麼有空過來,喝一杯?」方恆上前招呼。

「不了,今天陪小海來買下酒菜。」鄭家偉伸出食指一指烏海,笑著說道。

「原來這就是你口中的小海,早就聽說你了。」方恆伸手想要和烏海握個手。

「不用了,來點下酒菜就行了。」烏海皺眉,說話的口氣並不好。

「哎呀,我們都老交情了,來來來拿點你秘制的海蜇絲,我一塊帶走。」鄭家偉是知道烏海脾氣的,上前一把抓住方恆的手,帶著就走遠了幾步。

「你這主顧脾氣不小,海蜇絲沒問題,不過你這光買下酒菜可得給我個說法。」方恆並不在意,順著鄭家偉的力道遠離了烏海。

「你快點。」烏海站在大堂,沒有坐下的意思,催促了一聲。

「小海別急馬上就來,馬上就來。」鄭家偉回頭先說了聲,這才看著方恆問道「什麼意思?」

「最近像你們這樣只買下酒菜的老主顧一下子多了起來,你說說是什麼意思。」方恆和鄭家偉關係確實不錯,也就沒隱瞞直接問道。

「這事,恐怕是小海畫室對面那家小飯店搞得,最近新出了酒。」鄭家偉一邊說一邊回頭看看烏海,見他雖不耐卻沒走,就放下心。

「今天也是小海說要帶我一起嘗嘗,據說好喝的很。」鄭家偉說道這個還挺高興的。

「桃溪路那邊?」方恆疑惑的問道。

「對,就是那裡,知道原因了,快去拿菜,不然小海一會不耐煩了。」鄭家偉說完就開始催促起方恆。

「好,你家主顧一家都重要。」方恆說著就轉身開始吩咐夥計拿菜。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