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四十章 百做的米

第一百四十章 百做的米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23 04:25  字數:2554

「袁老闆?」新客人是個看起來就清純無比的******,一雙霧蒙蒙的大眼睛,看著袁州問道。

「嗯,吃什麼。」袁州點頭,然後例行詢問。

「袁老闆長的不錯。」看起來一臉清純害羞的女孩子,一開口就直接說道。

「謝謝,吃什麼。」被美女誇讚袁州心情很好。

「茶葉蛋,鳳尾蝦,米白做,就這些吧。」女孩這次很是認真的點了菜。

「好的,一共3274元整,可現金可網上,請先付錢。」袁州立刻算出價格。

女孩身體突然前傾,一下子把頭放到了長桌上,光滑漂亮的黑髮瞬間散落下來,眼神亮晶晶的說道「袁老闆,今天沒帶錢,要不我肉償,你看怎麼樣,我可是解鎖了各種姿勢,可橫可豎?」

說著還一臉認真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袁州。

「不行。」袁州心裡一緊,認真的看了看女孩,腦中閃過無數念頭,最後鎖定一個:這妹紙肯定是不想給錢。

「咦,袁老闆不喜歡我這種類型嗎?」女孩一臉疑惑。

「吃飯先付錢。」袁州腦中的想法升級為了:有刁民想騙他錢。

「袁老闆一點幽默都沒有。」女孩直起身,一臉你不解風情的模樣,和本來清純的模樣大相徑庭。

「米百做要吃什麼?」袁州不為所動。

「袁老闆肯定知道黑糖米糕吧,就那個好了。」女孩一臉狡黠的笑意,就等著袁州挫敗。

「恩,稍等。」而袁州直接應下轉身就走,看著比平時輕快一些。

「袁老闆你是單身狗吧,這樣容易進化成魔法師的。」女孩一臉惋惜的道。

「你還真對袁老闆有什麼想法?」邊上看了好一場大戲的烏海笑眯眯的問道。

「嗯哼,那當然。」女孩一手撐住下巴,一手隨意的放到桌上,輕哼一聲。

這個動作別人做來總不那麼斯文,帶著粗俗,而她配著清秀的臉頰,反而帶著洒脫自然。

「還真想?」烏海更加好奇了,竟然還有人會看上圓規?

「那當然……不可能。」女孩回頭白了烏海一眼。

烏海迷茫了,也不知道這女孩到底是幹什麼的。

說起來女孩叫姜嫦曦,早就認識袁州,當然是從朋友那裡認識的,是以袁州並不認識她,今年已經年近三十,只是看起來非常顯小而已。

她對自己感興趣的人從來不吝調戲,畢竟她是自稱「被自己前夫解鎖了很多新姿勢的失婚、失足、失老公的三失婦人」。

「袁老闆,你說說你的擇偶觀,我給你物色物色,可憐你看不上我,不然哪能輪到那些小妹妹。」姜嫦曦語氣悠然的說道。

「我看沒人看得上袁老闆。」烏海在一旁拆台。

「小鬍子,看你剛才擦筷子的姿勢,我看你也是單身吧。」姜嫦曦突然轉頭看著烏海說道。

「恩,我覺得單身很好。」烏海一臉自豪,但疑惑這和擦筷子有什麼關係?

「是挺好的,就是勞累了左手君和右手君了,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加班,可憐見的都瘦了一圈。」姜嫦曦露出神秘的笑容。

「額……」秒懂的烏海表示他只是個純情的藝術家,開口就這樣的畫風,感覺有點玩不轉。

三失婦女威力強大,直接把漢紙弄得嬌羞。

看烏海老實的偃旗息鼓,姜嫦曦開始繼續和袁州說話。

「袁老闆,其實像我這樣懂行的才有魅力。」說著眨了眨眼,一副害羞的模樣。

現在袁州算是知道自己是被調戲了,唯一的好處就是他正在做飯,而做飯的時候袁州習慣全身心投入,也就順理成章的忽視了姜嫦曦的話語。

姜嫦曦對於袁州開始就是好奇,據說是做飯的時候極其認真好看,既然這樣那她肯定是要試試的,見袁州真的不理會自己,也就不說了,認真的看著袁州開始製作米糕。

對於早就吃厭米糕的姜嫦曦來說,米白做就是為她量身定製的菜色。

黑糖米糕的做飯其實很簡單,一個是原料的選擇,袁州有系統提供的極品,第二就是做法,這點對於袁州來說也簡單。

提前浸泡好的京山橋米一小碗,混著清水,袁州拿出一個小石臼,慢慢倒進去開始研磨,細細的研磨一遍後,加入黑糖,稍稍攪拌再次倒入石臼繼續研磨。

水量適量,米漿越濃越開花,而京山橋米中含有非常多的粉質,無需另外加入麵粉就可以直接蒸制發糕。

最後下鍋之前,袁州加入酵母均勻的攪拌,緩慢的倒入圓碗中,正好八分滿,大孔蒸籠上袁州墊上一片荷葉,用牙籤在上面在戳出細細的小孔,這才把圓碗放進蒸籠,開始蒸制。

滾水大火不過十分鐘,香甜的黑糖米糕就蒸制好了。

這時候袁州的其他菜肴也一聽做好。

「請慢用。」放下手裡的托盤,袁州就幾步遠離,準備招呼別的客人。

「袁老闆,你怎麼離開的步伐特別快,我還有事請教。」姜嫦曦露齒一笑。

「什麼事。」袁州板著臉,一臉嚴肅的問道。

「這個米糕真漂亮,但太燙怎麼吃。」姜嫦曦指著碗里正正好開出六瓣的棕紅色米糕,一臉擔心的說道。

「有筷子。」袁州的回答簡潔有力。

「哦,好吧,袁老闆去忙吧。」姜嫦曦就是想看看袁州的反應,而袁州鎮定的落荒而逃,還是很下飯的。

至於邊上忍笑的烏海,肯定也是這樣覺得的。

袁州不聲不響的回到廚房,決定現在暫時不出去,等著暮小雲招呼客人,他全權負責做。

難得有女孩子頂著一張清純可人的臉,說話卻這麼不拘小節的,不過吃起飯來,動作倒是斯文秀氣。

這次的米白做就只有米、黑糖、酵母著三樣,但呈現的樣子卻好似一朵粗礦的花朵,裂成六瓣的發糕,安靜的呆在盤子里,邊上是綠色的藤蔓。

姜嫦曦用筷子一夾就夾起一小塊,手握著筷子,都能感覺到著發糕的柔軟,拿到近前一看,裡面有著細小的空氣孔。

每次吃東西之前,最先享受的肯定是眼睛,再來就是鼻子,米糕混著黑糖,兩者中和之後淡淡的香甜氣息撲鼻而來。

塞進嘴裡稍稍一咀嚼,米糕就綿軟的化開,口感細膩,又不像那種不需咀嚼的軟,還稍稍有些彈牙,順著喉嚨下去,最終留在嘴裡的卻是清淡的荷花香氣。

「袁老闆的發糕真是太好吃了,完全沒有黑糖的苦味。」姜嫦曦毫不吝嗇的誇讚。

ps:晚上還有一更,加班的菜貓有節操的保證,就是有點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