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三十六章 買店

第一百三十六章 買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22 07:06  字數:2491

袁州小店中,袁州還在忙著想自己的任務如何完成,那邊卻有人惦記他了。

不招人妒,是庸才。

不被人惦,是凡人。

袁州即不是庸才,也不是凡人,他是財迷。

「小光,你給我看看那個什麼袁州小店什麼來歷。」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穿著顯眼的白色西裝,長相英俊,一雙墨黑的眉毛很是顯眼的男人,拿著手機說道。

「什麼事。」電話那頭傳來悶悶的聲音,一聽就是沒睡醒。

「小光你怎麼還在睡覺。」男人皺眉,有些不滿。

「謝學思,這個時間我每天都在睡覺。」

被叫小光的男人,脾氣也不小,直接開吼。

「王豐光!你這麼玩下去遲早玩死自己。」謝學思站起身,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語氣肯定的說道。

「行了,你別管,什麼事。」

王豐光,總算從被子里掙脫出來,穿著睡衣,光著腳在屋裡走來走去。

「查查桃溪路那片的袁州小店什麼來歷。」謝學思果然不再問,直接說出目的。

「哦,一小時後給你。」然後那邊傳來電話忙音,謝學思皺眉看著手上的電話。

做回自己的位置上,手指輕輕的敲擊實木桌面,發出「篤篤篤」的聲音,桌面上攤開的文件是這個月的營業報告。

下降的不多,但也不少,是以謝學思招來了經理詢問,這才知道了事情的起因。

是的,謝學思就是人間食話的老闆,當然這只是父親手裡其中一家飯店而已,現在還是歷練階段,只是歷練階段也不能自己一接管業績就下降。

「袁州。」謝學思看著企劃書上面的方案,念叨。

現在酒店有兩種主張,一種直接收購,另一種是邀請良才。

謝學思考慮的就是選擇哪一種,而王豐光就負責幫忙他查找身份,這樣的廚藝總有師傅傳承吧,從上往下,還是畢竟好打通關係的。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袁州今天算是體會了這一把感覺。

時至午餐的最後時間,店內客人也極少,就剩幾個常來的老顧客。

「聽說袁老闆最近吃飯送花?」烏海揶揄的笑道。

「嗯,沒你的份。」袁州點頭,隨後補充的說道。

「哈哈,就說烏大哥你沒福氣,我已經拿到咯。」漫漫一臉得意。

「袁老闆你什麼意思,為什麼沒我的份。」烏海話剛剛說出口,店裡突然響起極其古老的『鈴鈴鈴』聲。

「不好意思,我的電話。」袁州道歉,直接掛了電話,並沒有接。

「沒關係,你接吧。」幾位熟客當即表示不介意。

「不用,還有五分鐘,過後我再打過去。」袁州更不在意的說道。

「呃……」這一下瞬間噎住了幾位食客。

幾人很是習慣的瞬間無視袁州,自顧自的聊天。

直到五分鐘過去,客人離去,袁州才照著回撥過去。

「喂,袁老闆,不好意思,那店鋪我想收回,你看?」電話一接通,那邊就給了袁州一個壞消息,這家鋪子正是系統正在裝修的那家,準備用作夜間營業的店鋪。

「為什麼?」袁州並擔心,他們的合約都簽了好幾天,今天才說這些根本不可能。

「是這樣的,我也不瞞你,有人想買,我想賣,我把租金和轉讓費退還給你怎麼樣?」那邊語氣還是很客氣的,有些不好意思,坦蕩的說出自己的目的。

「不行,我已經在裝修了。」袁州一口回絕。

「那邊出價很高,這才幾天袁老闆這麼著急。」這口氣是擺明不信。

「這樣,我也買下,你說多少錢。」袁州想了想他早前就應該買下,現在也就不會有這樣的麻煩了。

「真的?那就感謝袁老闆了,我就知道袁老闆是做大生意的人,不在乎這點小錢。」

這口氣立刻變得諂媚,還不斷的誇了幾句。

「不用多說了,下午三點,那邊的水益茶樓見,你記得帶起證件。」

袁州的口氣很是不客氣,直接說出時間地點。

「沒問題。」那邊口氣爽快的同意了。

見算是解決,袁州想了想也約了另一家說要買下店面,一勞永逸總是好的。

剛剛掛了電話的男人卻喜滋滋的,頗為得意的回頭說道。

「怎麼樣老婆,我是不是很厲害,這就把那破店賣了。」

「不怎麼樣,還不是我聰明,趕去看了是誰租了咋的鋪子,那鋪子都五個月沒租出去了。」女人上前拿過手機開始翻找。

「你看看這排隊的,要不是我們現在日子舒服,說不得我也得去搶槍生意。」

女人翻到相冊,拿出袁州店門口大排長龍的照片,嘖嘖有聲的說道。

「可不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說的那麼好吃。」男人小聲的嘀咕。

「嘀咕什麼呢,賣了就好,得賣貴點,不然咋就賣別人,我看他怎麼辦。」女人一臉精明得意,轉頭又仔細的叮囑道。

「知道,你放心吧,剛剛他都說好了,這個數。」豎起手指,男人得意的說道。

「那就好,這就可以買套房,以後有著落了。」

然後兩人喜不自禁的開始規劃買哪邊的房子,一會說添點錢買市中心,一會又說買個郊區,總之兩人就看想從袁州那裡撈一筆回來。

而袁州對於這樣的突然情況又怎麼可能不調查一番就莽莽撞撞的,一頭衝上去呢。

關於錢的事情,袁州都很謹慎,用錢是一回事,被人訛又是另一回事情。

「掙錢很辛苦的。」袁州一邊打聽具體情況一邊心裡想到。

而那邊王豐光的調查也出來了。

發過來了,你自己看一下,順便說一下沒什麼特別的,特別的大約是他的祖先?豐收

王豐光直接在郵件前附上了調侃的話語,看起來是起床氣過了。

改天一起吃飯。學海無涯

謝學思順手打出,然後開始瀏覽資料。

現在謝學思手裡的資料恐怕比袁州自己的都詳細,基本能找到的記錄都在上面。

包括他已經過世的父母的。

上面清楚的記錄著袁州的生平,關鍵的廚藝這件事情倒是記錄的比較少。

『在三星級後廚擔任雜工,具體廚藝天賦不詳,沒有拜師記錄,開店後好評度極高,現在名氣不高。』

看著這段評價謝學思,習慣性的開始敲擊桌面,這是他思考的習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