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任務難度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任務難度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20 17:58  字數:2414

拿到買賣合同的第一時間系統就已經顯示完成第一階段任務,而且默認裝修相鄰的那家店面,是以袁州並沒有管這些事情,而是一直在思考如何完成最主要的任務。

袁州仔細的想了想,如果沒有打折卡,很難再次辦到那天的盛況,對於自己的手藝袁州絕不懷疑,好吃是一回事,店裡的東西不便宜也是一回事。

環境的限制很厲害,不準自己宣傳,店內的固定食客還是少數應該還未超過兩百。

「怎麼完成比較好。」袁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言自語。

「老闆要完成什麼?」暮小雲好奇的聲音傳來。

袁州抬頭開始仔細觀察小蘿莉的臉。

看得暮小雲直往後退「老闆,怎麼了?」

小蘿莉的聲音緊繃,帶著顯而易見的緊張不安。

「好像很多人喜歡你。」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瞬間暮小雲的臉頰羞紅,升起漂亮的紅暈「老闆,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好奇。」袁州還是一臉的嚴肅,看起來不像在夸人,倒像是真的疑惑和好奇。

「大概因為我態度好?」暮小雲還算有些了解袁州,見他這麼說,就知道是真的好奇這件事。

但這種事情暮小雲也不知道怎麼說,只能模稜兩可的給個回答。

「態度嗎?」袁州想著上次微笑服務的失敗,決定換一種更讓人接受的方式。

「嗯,我知道了,小雲去忙吧。」袁州突然語氣柔和的說道。

「哦,老闆不高興了?」暮小雲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去吧。」袁州耐著性子說道。

然後暮小雲一步三回頭的,過去擦桌子,而袁州則一直柔和的看著暮小雲,結果就是暮小雲再也不敢回頭看袁州到底如何了。

「你好,請問今天吃什麼?」袁州客氣有禮的詢問剛剛進門的凌宏。

「我去,你還沒正常?」凌宏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請問吃什麼?」袁州還是口氣溫和的問著,並不動氣的樣子。

「可怕,袁老闆你到底怎麼了」凌宏看著袁州雖然臉上還是刻板的樣子,但語氣卻溫和無比,忍不住抖了抖雞皮疙瘩。

「請問吃什麼?」袁州就快忍不住了,但想著任務,還是壓下了,依舊口氣溫和的說道。

「求正常,袁老闆你這樣我們方。」章魚也忍不住吐槽了。

然後袁州不說話了,還是暮小雲見機過來開始招呼。

「呼,這樣不說話的袁老闆還是習慣一些。」凌宏鬆了口氣。

正在做飯的袁州聞言頓了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開始製作餐點。

「肯定是這些傢伙不懂。」袁州心裡很是篤定的說道。

接下來的畫面基本不忍直視,袁州還學會了越挫越勇,對下一個進來的繼續口氣溫和周到,成功的嚇壞每個進來的食客。

就在暮小雲都忍不住的時候,烏海過來了。

「你好,請問您今天吃什麼?」袁州依舊我行我素。

「你吃錯藥了?」烏海皺眉,上下打量了一番,語氣肯定的說道。

「呃」袁州這下是真的卡殼了,畢竟沒人這麼直接,雖然都是這麼想的。

「什麼意思?」袁州臉色更加嚴肅。

「你看你臉色不好,病了吃錯藥了?」烏海口氣認真的說道。

「沒生病。」袁州臉上更差。

「很沒說服力。」烏海根本不信。

「我以前有個朋友感冒,醫生開了三天感冒藥,他想快點好,就一口氣全吃了,然後睡了兩天,你」烏海邊說邊懷疑地看著袁州。

「我沒生病,更沒有吃藥。」袁州口氣堅定的說道。

「那你怎麼了?」烏海還是將信將疑的問道。

「沒事,吃什麼。」袁州不著痕迹的深吸一口氣,然後問道。

「哦,沒事就好,吃飯,金陵草和雞爪。」烏海見袁州真的沒事,也就放心的開始點餐。

因為袁州特別反常的關係,這一天的生意不止沒有超過打折日,反而還遜於平常。

「看來這個任務真的不那麼簡單。」袁州躺在床上仔細的思考。

打折那天,有很多是被人請客第一次來的人,還有很多一個月才會來一次,甚至兩個月才來的人,這一部分客人雖說很想吃美食,但生活顯然更加重要。

「我能查詢現在小店的人氣嗎?」袁州突然問道。

系統現字:「可以。」

店內人氣:14000

「這是準確數據?」

系統現字:「這是對宿主店內了解的人群,至於其他沒有任何幫助。」

「還真是直接。」袁州無語的攤手。

「看來需要增加名氣,以現在這個客戶基數是沒辦法完成任務了。」袁州認真的想著。

如果名氣增加以基數來增加現有的用餐人數,這樣的方法還是比較靠譜的。

自認為想到好辦法的袁州,心滿意足的睡著了,至於怎麼完成明天再說就好。

第二天,袁州開始了繼續磨練雕工的事情。

陽光灑在身上,為袁州的身影鍍上了一層金邊,看著非常溫暖,連手上的蘿卜都泛起了金色。

「老闆,這是什麼?」暮小雲很喜歡袁州雕花時候的認真,是以沒有立刻離開。

「金絲菊。」袁州小心的分割出一絲絲的花瓣,眼都不眨的說道。

「是那個爭似黃花得天巧,織成紋綹不須機的那個金絲菊嗎?」暮小雲直接說了一句詩句,用來形容袁州手上的菊花。

那一根根細白柔嫩的樣子,讓人懷疑它下一刻就會斷裂,而袁州卻拿著刻刀在上面熟料的飛舞,優美如畫。

「嗯,是那個,你喜歡?」袁州終於完成,抬頭看著暮小雲,把手上的菊花放到旁邊的架子上。

「嗯,我能要一朵嗎?」暮小雲眼都不眨的看著架子上形態各異的菊花,小心翼翼的說道。

「可以,自己選。」袁州現在的技藝已經大成,並不介意這些成品被人帶走。

「謝謝老闆。」暮小雲高興的選擇了剛剛袁州的雕刻。

看著暮小雲這麼高興的模樣,袁州覺得自己想到了好主意,也許可以這樣做未完待續。

...